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缘起法

 
 
 

日志

 
 

释迦世尊的一生  

2011-02-25 10:54:48|  分类: 教理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宫降生
       释尊降生于东北印度之喜马拉雅山麓,那是一个小国,释迦族就是此国的主人。那是一个当时残存的贵族共和国之一,由居于罗泊提河东北,面积约三百二十平方里之处,分有十个小城邦,再从这十城之中选出一位最有势力的城主,作为他们的王,迦毗罗卫城的净饭王,就是他们当时的共和国的领袖,释尊悉达多(一切义成)便是净饭王的太子。迦毗罗卫的今址,是在尼泊尔国境内的毕拍罗婆地方。

       释尊之母摩诃摩耶夫人,是天臂城主之女,也是释迦族中的十个城邦之一,所以这两城之间,保持有传统的姻亲关系。摩耶夫人将要分娩之前,依时俗返回娘家生产,但在半途于进入她父王的别宫—蓝毗尼园休息之时,即在一棵无忧树下,释尊降临了人间。
  尚未成佛的佛陀,照例称为菩萨。菩萨降生七日,摩耶夫人病逝,嗣后即由同时嫁给净饭王的摩耶之妹,摩诃波闍波提夫人,担起抚养菩萨的重任。
  释尊七八岁时,从跋陀罗尼婆罗门,受学梵书等六十种书,又从武师学习诸般武艺。十四岁出城郊游,见了病人、老人、死人、沙门,而兴世间无常之感,并启出家修道之念。十六岁时,父王忧虑太子出家,故设三时殿,广聚采女,期以五欲牵住太子的出家之心。十九岁,纳天臂城主之女耶输陀罗为妃,生一子叫做罗睺罗。
  据十二游行经说,太子有三夫人,一瞿夷、二耶惟檀、三鹿野。耶惟檀即是罗睺罗之母耶输陀罗。
  又根据《说一切有部律》破僧事卷三,也说悉达多太子有三妃子,一为耶输陀罗,二为乔比迦,三为鹿王。同书卷四又说:“尔时菩萨在于宫中,嬉戏之处,私自念言:我今有三夫人及六万采女,若不与其为俗乐者,恐诸外人云我不是丈夫,我今当与耶输陀罗共为娱乐,其耶输陀罗因即有娠。”(大正藏二十四册一一五页)。一般传说释尊指腹生子,若以人间的佛陀而言,宁信上说,较为合理。
  出家修行
       不论净饭王用尽一切方法,豪华的宫庭,五欲的迷醉,都不能留住太子的心,终于,在一天夜里,当大家都在梦中的时候,太子起身,看了他那正在酣睡中的妃子及爱子最后一眼之后,便唤醒他的驭者车匿,跨上马背,悄悄地离开了王宫,离开了迦毗罗卫城。拂晓时分,到了罗摩村,自己剃除了鬓发,披上了袈裟,现了沙门相,并遣车匿回城代向他父王报告他已出家的消息。
  首先到了毗舍离城的跋伽婆仙人的苦行林,次至王舍城的阿罗逻迦蓝仙人处,及郁陀迦罗摩子仙人处,求学解脱之道,但他们所示者,或以苦行或以修定,而以生天为目的,所以当释尊领教之后,均不能使他心服,便到伽耶城之南的优娄频罗村的苦行林去。不过,王舍城的两位仙人是有名于当时的数论派之先驱,以‘非想非非想处定’为其解脱境,后来佛教即以‘非想非非想处定’为世间的最高定,可见该二仙人给予佛教的影响了。
  释尊未行苦行之先,止于王舍城外槃荼山之林中,因至王舍城乞食而为摩羯陀国的频毗娑罗王所见,并力劝他返俗,愿分其国之一半与释尊并治,但被释尊谢却了,王随即要求释尊,若成佛道,愿先见度。接着,释尊便与五位由他父王派来的侍者,进入苦行林,与那些外道沙门的苦行者为伍,因此也使他得了“沙门瞿昙”的称号。
  经过六年的苦行生活,仅以野生的麻米为食,日限一麻一米,以延续生命。结果,形体枯瘦如干柴,尚未见到成道的消息,始知光用苦行,不是办法,便放弃苦行,至尼连禅河沐浴,并受牧女的乳糜之供,调养身体,以恢复健康,再到附近的毕钵罗树下,以吉祥草,敷金刚座,东向跏趺而坐,端身正念,发大誓愿:“我今若不证,无上大菩提,宁可碎此身,终不起此座。”静心默照,思惟拔除人间之苦的解脱之道。
  可是,当释尊放弃了以功利观念的苦行方法来求取解脱道之后,换用了出世间的立场、超越一切的态度、观察万法生灭的原理之际,原先伴了他六年的五位侍者,竞以为太子退了道心,便舍离而去了。
  成等正觉
       释尊出家,经六年苦行,然后成道,这是共通之说,至于出家及成道的年岁,却有异说多起。古德多采用十九岁出家,二十五岁成道之说。近人则多采用二十九岁出家、三十五岁成道之说。此等异说纷起之原因,乃在初期佛教不用文字记录,但借师师相承,以口传口,时间愈久,分派愈繁,误传就难免了,特别是印度民族,虽勤于思惟,却疏于年月史事的厘订。实则,纵然是以史闻名的我国,对于孔子、老子、庄子的年月,也未弄清;西洋人对于耶稣的生月日,至今也不曾确定。此可谓是东西中外,无独而有偶了。
  释尊以大悲大智的襟怀,奋勇精进的精神,在树下宴坐了四十九日,克服了内外的魔障,遂于二月八日之夜,明星将升之际,悟透了‘一切法无非是缘起,缘起的一切法,毕竟是无我’的道理,于是:“生知生见,定道品法,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中阿含经第五十六罗摩经)。朗然圆悟,成等正觉,自觉、觉他、觉圆,所以自称为无上的佛陀。归依他的弟子们,则称佛陀为世尊、释迦牟尼,“牟尼”是圣者、证得寂默(了诸种烦恼之)法的圣者,本为印度对于内外道仙人的通称,即是久在山林修心学道的人,皆可称为牟尼,释迦族出身的圣者,故称释迦牟尼。
  成道后的释尊,喜悦无量,即在四七日间,于附近树下,自己受用解脱之乐。
  第一七日,在菩提树下。就是那棵毕钵罗树之下,因佛在此树下成道,而被叫做菩提树了。
  第二七日,在阿逾波罗树下。此期有魔王波旬来请佛入灭而未果。
  第三七日,在目真邻陀树下,遇暴风雨,目真邻陀龙见,而以身护佛。此龙即受归依,乃为旁生中的第一弟子。
  第四七日,在罗闍耶恒那树下。有二商主,一名提谓,一名婆梨迦,道经佛处,以麨蜜供佛,并归依佛、法而去。此二人乃为最早的优婆塞(亲近而奉事三宝的净信男)。
       转法轮
  释尊在树下自受其证悟的法悦之后,决意教化众生,先向波罗奈斯城的鹿野苑(现名萨尔奈德)行去,因为他知道,先前伴侍了他六年的五侍者,舍离释尊之后,就到了那里,佛陀为了报答他们,所以先要度他们。那五位侍者,就是后来最有名的五比丘:阿若憍陈如、跋提、婆沙波、摩诃男、阿说示。
  这是释尊成道之后的初转法轮,向五比丘说了佛陀亲证的妙法。他们闻法之后,随即证了小乘解脱的罗汉果。
  法轮,可译为正法之轮,这是将佛法比作转轮圣王轮宝。宝王出世,轮宝自现,轮宝引导轮王转向四天下,诸小国王无不心悦诚服,兵不血刃而统一天下,实行仁政。这是印度人向往天下太平的传说。同时,轮为兵器之一,亦以破敌为主、释尊则用其所证的正法之轮,公布天下,利益群生,破碎异论邪说,所以取喻称为法轮。
  法轮的内容,即是释尊成等正觉时所得的成果。推动宏扬释尊亲证的正法,便是转法轮。
  正法是什么?根据原始圣典阿含经而言,佛陀最初说法,是四圣谛、八正道,后来的大小乘经律论的内容,也都是由四圣谛、八正道的开展而来。
  在未介绍正法的内容之前,先应明白佛陀说法的目的。佛陀的教化,是在使得人人能与佛陀一般地同得解脱,不在增加世界及人生的理论,而来满足人们对于科学及哲学的兴趣。此可参阅中阿含经六〇·二二一的箭喻经。
  可是,佛陀也不要求人们对他作盲目的崇拜,也不以麻醉式的安慰作为信仰的寄托。佛陀既是实际的宗教家,也是极富于批判精神的思想家,但他重视实际的伦理生活,反对空谈的玄理,凡无助于解脱之实现者,均不为佛陀所注意。
  佛陀考察的对象,无疑的是整个宇宙,可是,佛陀最大的努力,是在对于人生的成立及其活动而加以说明,若离人生本位而考察世界,那不是佛的本怀。
  因为佛陀化世的宗旨,是在使得有情众生达成解脱的愿望。换言之,佛法是以有情众生(主要是人生)为中心,若离有情众生的着眼而考察佛法,必会导致误解。佛陀所证悟的四圣谛、八正道,便是为人生的解脱而施设。
  四圣谛
       佛初说法,称为三转四谛法轮,现在分述如下:
  甲、四谛:
  (一)苦谛:人生如苦海,苦的内容有七种—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
  (二)集谛:集是苦的原因,由烦恼而造业,由造业而招感苦的果报。
  (三)灭谛:灭是解脱苦果的可能,明了集谛之理,断除烦恼之业,即可解脱众苦。
  (四)道谛:道是灭苦的方法,修持八正道,即可灭除众苦而获涅槃解脱之果。
  乙、三转四谛:
  (一)示转:说明此是苦、此是集、此是灭、此是道。
  (二)劝转:说明苦应知、集应断、灭应证、道应修。
  (三)证转:说明苦者我已知、集者我已断、灭者我已证、道者我已修。
  这是佛陀初转法轮的一个纲要。对于苦、集二谛的解释,是缘生法,也就是十二因缘法。
  十二因缘
       十二因缘,乃是从佛陀的大悲智海中所流露出来的一种独特的“创造论”,神教的信仰者无不假借宇宙是来自神的创造,佛陀则以十二因缘说明宇宙的根源。
  现在先介绍十二因缘的释义如下:
  一、无明:即是无智慧,是贪欲嗔恨愚痴等的烦恼,也是种种蠢动心里的迷惑之源。
  二、行:即是前生造作的善恶诸业—身心的行为。
  三、识:即是由过去世的业力,感受果报之初起妄念而托母胎,投为今生的神识。
  四、名色:即是入胎后胎儿的身心状态。
  五、六入:即是在胎中长成的眼、耳、鼻、舌、身、意等六种感觉器官—六根。
  六、触:即是出胎后,自己的六根与外在的色、声、香、味、触、法等尘相对接触。
  七、受:即是由接触外境所感知的苦及乐的心境。
  八、爱:即是厌苦欣乐而贪染财、色、名、食、睡等五欲的心理活动。
  九、取:即是因欲爱旺盛而对于贪染诸境起取心。
  十、有:即是由于今生造作了有漏之因,要导致感受未来世的生死之果。
  十一、生:即是因今生造作的业种,所感受来生的色、受、想、行、识的五蕴之身。
  十二。老死:来生既有了五蕴假名之身的出生,必将衰老而至死亡。
  由十二因缘,说明了人生的由来和生命的流转,自前生、今生而到后生之间的因果关系,即称为三世两重因果。但在此十二因缘的轮回还生,又可用惑、业、苦的三连锁来说明它。
  惑业苦
       由于无始以来的无明之惑的蠢动,所以造作了前生的善恶诸业;由于前生的善恶诸业的引导,所以感得了今生的苦受之果;又由于今生的继续因惑而造作诸业,所以要感受来生的生死之果。这就是十二因缘生死流转的连锁法则。以十二因缘分配惑、业、苦三类的隶属关系如下:
  一、惑:过去世的无明,现在世的爱及取。
  二、业:过去世的行,现在世的有。
  三、苦:现在世的识、名色、六入、触、受,未来世的生及老死。
  十二因缘的说明,目的是在使人明了四圣谛中的苦集二谛的内容,人生是苦海,此苦由何而来?是由无明乃至老死的三世因果而来,既已知苦,以及知苦之集(由来),接着就当设法断绝这一苦海的根由,断此苦根的方法,便是修行八正道。
  八正道
       八正道分是四圣谛中的道谛,它们的内容如下:
  一、正见:即是正确的见解。何为正见?则应以三法印来鉴定,什么叫做三法印,到下面再介绍。
  二、正思惟:即是以正见为基础,而来思量熟虑此正见的内容,这是“意”业的实践工夫。
  三、正语:基于正确的意念,表达于“口”业的实践工夫,不得对人妄言欺骗、绮语淫词、两舌挑拨、恶口骂辱,而且要作善言劝勉、爱语安慰。
  四、正业:即是正当的身业,不作杀生、偷盗、淫乱、麻醉物等的恶业。配合意语二业,即是“身语意”的三业清净。
  五、正命:即是正当的谋生方法,除了不作恶业,更应以正当职业,谋取生活所须。不得以江湖术数等的伎俩,骗取不义之财。
  六、正精进:即是策励自己,努力于道业。恶之尚有未断者,立即求其断,善之有未修者,立即求其修,未起之恶令不起,已修之善令增长。
  七、正念:既已有了策励精进之心,即应摄心制心,以不净观等的方法,使心住于一境,不起物我之思。
  八、正定:循着前面的七阶段来修持,必可进入四禅八定,最后再以空慧之力,进入灭受想定,便是涅槃的解脱境界。
  由八正道,开演出三十七道品,又归纳演化为六波罗密多(六度),但其均属于戒、定、慧的三无漏学的范围。
  戒定慧
       我们从杂阿含经见到八正道,从长阿含经见到三十七道品,从增一阿含经见到了六度,这是渐次发展的历程。现存汉译的增一阿含经,出自大众都,由大众部而传出了大乘思想。所以修道的内容随着时代而渐次开张,唯其基本原则,皆不出乎戒定慧的要求。
  惑业苦的三连锁,是生死门的定律。戒定慧的三无漏学 ,乃是解脱门的定律。戒定慧的相互关系,也是连锁形的或称是螺旋形的。由持戒清净之后,修禅才能得正定;由正定的定力,可以产生无漏的慧力;再由慧力来指导持戒。唯有借着空慧或无漏慧的正见,持戒才会恰如其分,修禅才不致歧入魔境。
  正见的最先确立,是靠佛陀所示的三法印。
  三法印
       三法印,即用三句话来印证诸法,合乎这三句话的标准,便印可它是合于佛法的正见,否则便是魔外偏妄的邪见。在阿含经中,有很多这样的问答:
  佛陀问比丘:“五蕴等是无常否?”
  比丘答云:“是无常。”
  佛陀又问:“无常是苦否?”
  比丘答云:“是苦。”
  佛陀再问:“若是无常、苦,变易法,是我我所否?”
  比丘答:“非我我所。”
  佛陀随即开示:就是如此的观察五蕴(有漏法),乃是无常的、无我的,当下即是解脱(涅槃)。用三句话来标明,便是:
  一、诸行无常。
  二、诸法无我。
  三、涅槃寂静。
  什么叫做五蕴,诸法又是什么?这是为了便于对三法印的解释,而将生死门中的有漏法,分别用五蕴之名来予以说明。
  五蕴
       凡夫均以为世间是永恒常住的,身心是我及我所保有的,在此既见为常、又执为我的情形下,就要为着“我”而追求快乐、逃避苦难,追求名利、逃避毁损。实际上,世间之物,无一刹那不在变易,我人的身心也无一刹那不在变易,所以是无常的;再大的欢乐和名利,世间却无不散的筵席、无不凋的花朵、无不死的人!所以,好戏收场,终必是苦;既是无常又是苦,又到何处去找真实的我,以及永恒的我所有的精神和物质呢?
  佛教即借用五蕴来分析此精神和物质。五蕴即是:
  一、色蕴:即是人类的生理和外在的物理;即是由人的眼、耳、鼻、舌、身,及其所对的色、声、香、味、触。所以,色蕴含摄一切物质,包含了形色、彩色、极微色(如电子、原子)、迥远色(如远距离的星球)。
  二、受蕴:以领纳为其功用,近于感觉的状态。
  三、想蕴:以取像为其功用,近于知觉及想像作用。
  四、行蕴:有迁流及造作的功用,含有时间、空间、思想、行为的状态;即是对于外境,生起贪嗔等善恶功能的心理活动。
  五、识蕴:以分辨为功用,近于知识之义;以眼、耳、鼻、舌、身、意,为其所依而称为六识身,负责对于物境的了解分别和记忆等作用,也就是心的本体之异名。
  五蕴即是物与心的配合。第一色蕴是物理和生理的分析,后四蕴是心理的分析。以物理、生理、心理的分析,即说明了人生界及宇宙界的一切现象,无一不是无常的、无我的、苦的。若能证得此中道理,正作如是观察之时,即是涅槃境界。
  众生的流转生死,是由于十二因缘的因缘促成;众生的身心世界,是由于五蕴的因缘假合。离了十二因缘,没有生死流转;离了五蕴假名,没有身心世界。生死也好,身心也好,无非是因缘所生的,暂有幻现的虚妄法。如何勘破它?请用三法印。如何断绝它?请修八正道。
       教团及行化
       释尊在鹿野苑度了憍陈如等五比丘,自此即有了教主、教法、教团的(佛、法、僧)三宝具足。接着又度了耶舍及其亲友数十人;满慈子、大迦旃延、婆毗耶等,亦舍外道法而进入佛法。他们都成了离欲的阿罗汉。
  在鹿野苑度过第一个雨季的安居生活,释尊便嘱咐弟子们各各游化人间,宏扬佛陀的教义,乃至要弟子们不应两个人同走一条路。佛陀自己也单独去到优娄频罗聚落,化度了事火外道优娄频罗迦叶和他的两个弟弟那提迦叶、伽耶迦叶,以及他们三人的弟子共一千人。
  释尊为了履行成道之后去度频毗娑罗王的诺言,便率领迦叶三兄弟及其弟子们到了王舍城。国王亲率臣民迎于郊外,见到闻名于当时的迦叶三兄弟,均已成了佛的弟子,信心益加恳切,闻法之下,即得法眼净(见道)。另有迦陀长者将他在王舍城外的竹园施佛,王即为佛陀在此园中建造精舍,这是第一所大规模的佛教道场。
  佛陀成道第四年,六师外道之一的诡辩派的名匠舍利弗偶而在路上听到阿说示向他说了两句:“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便于言下得法眼净,这是佛陀的根本教义,无怪舍利弗急忙把这从未听过的妙法,转告了他的同门知友大目犍连,于是,各率弟子共二百五十人,诣佛出家,证罗汉果。
  又有摩诃迦叶,早已出家修厌离行,素为摩羯陀国的国人宗仰,他自己也说:“若不值佛,亦当独觉”(增一阿含一二·六),但他在王舍城多子塔前遇到了佛陀,相形之下,自觉渺小,便回心进入了释尊的法海。
  佛经中常见的“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大阿罗汉”的教团,到此便已形成。
  佛陀成道第五年,即受到拘萨罗国首都舍卫城的礼请,那就是须达多长者以重价购了一座祇树给孤独园奉施佛陀,作为弘法的中心。
  同年,释尊也应父王之召,回到祖国迦毗罗卫省亲,父王预建精舍于尼拘律园,以接待释尊。这次回国的场面很庄严,弟子们也都随从而来,释尊为父王说法,净饭王即在听法之际得法眼净,宫人也多受了戒法,并度了异母弟(摩诃波闍波提所生的)难陀,以及佛陀的亲子罗睺罗出家。这次回国一共住了七天,便辞别父王返至王舍城,但却在释尊的座下,因此而增加了许多由释迦王族来出家的弟子们。其中著名的,就有阿那律、阿难、金毗罗、提婆达多等的追踪而至,为王子们理发的贱民优波离,亦于此时赶来出家,并且得到佛陀的特别优遇,让他出家,在诸王子之先,一则为表佛法的平等,一则为抑制诸王子的骄傲的习气。
  后世传称的佛陀的十大弟子,除了须菩提似乎出家较迟而外,到此为止,其他的九位,均已出现了。
  佛陀的僧团
       僧团就是僧伽,当五比丘得度时,僧伽即已成立,但是,佛教的僧伽虽以比丘为中心,它的内容却含有七众。
  由于频毗娑罗王的归依佛教。在家的男女信徒即日渐增加。由于少年罗睺罗的出家,僧中即有了沙弥。由于摩诃波闍波提以及释种五百女子的出家,便有了比丘尼。由于女子之中尚有未成年的,便增加了沙弥尼。又有一些曾经嫁了丈夫却不知是否受孕便来出家的女子,不久生了孩子,招致俗人的诽谤,便设置了一个为时两年式叉摩那,以验有孕无孕。顺着次序等位来说,佛教的僧团就有了如下的七众:
  一、比丘
  二、比丘尼
  三、式叉摩那
  四、沙弥
  五、沙弥尼
  六、优婆塞
  七、优婆夷
  到佛灭之时,佛为七众弟子们,均已完成了戒律的制定,通常所谓比丘二百五十戒;比丘尼五百戒;式叉摩那六法;沙弥及沙弥尼十戒;优婆塞及优婆夷(即是在家的男女弟子)有三归五戒。七众的界别,即是根据所受持的戒法而定。
  佛陀的传记
       自释尊成道第六年后,即没有详细的年月及活动的地点可考,仅从有限的资料中,得知其历年的雨安居处。因为在佛陀的传记文学,例如:方广大庄严经、佛本行集经、佛所行集经、过去现在因果经、本生经等的记述,皆叙述到佛成道数年即行终止,未有一种能串佛陀一生事迹的传记可稽。
  今谨依据“僧伽罗刹所集经”卷下,列记佛陀历年雨安居的所在如下:
  第一年在波罗奈国。第二、三、四年在王舍城附近的灵鹫山顶。第五年在毗舍离。第六年在摩拘罗山(即王舍城附近的山)。第七年在三十三天(即上忉利天为母说法)。第八、十一、十三年在鬼神界(憍赏弥国之一部,即是婆祇国的恐怖林)。第九年在拘苦毗国。第十年在枝提山中。 第十二年在摩伽陀闲居处。第十四年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第十五、十六年在迦毗罗卫国。第十七、十八、二十年在罗阅城(王舍城)。第十九、二十一年在拓梨山(舍卫城附近)。往后则又在鬼神界四回,舍卫城十九回,最后第四十五年则在跋祇境界的毗将村安居。
  释尊晚年,不太顺意。在王舍城方面,由提婆达多要求释尊将领导僧团的权力交卸给他,未能如愿,即蓄意掀起反佛害佛的风潮,并且以神通的变化和极端的苦行作号召,争取到了阿闍世王的拥护,所以佛陀在最后十多年,宁愿久留舍卫城而不去王舍城。
  可是,在舍卫城方面,到最后也不安宁,南面的阿闍世王幽禁谋杀了父王频毗娑罗而做了摩羯陀国的第六代王,北面的拘萨罗国舍卫城的琉璃王子,也在佛陀入灭之前不多几年,驱逐了他的父亲波斯匿王,夺得了王位,举大军袭击了佛陀的祖国迦毗罗卫,那是一次灭族灭城的大屠杀,释迦族人几乎因此绝种。
  虽然,经过教内的分裂及祖国的灭亡之后,提婆达多死了,琉璃王被阿闍世王击败,拘萨罗国归入了摩羯陀国的版图,阿闍世王也皈依了佛陀。但是,释尊在数十年来的苦行、风霜、奔走、教化之后,他的五蕴色身,也在垂垂地老了。
  最后的遗教
       经过四十五年的化度,终于,佛陀自知舍寿的时间快要到了,但他仍要把握最后的时光。首先召集了全体比丘们在毗舍离的大林精舍会齐,作了最后一次重要的教诲。接着便从毗舍离城,向拘尸那城,一程一程地步行而去,经过每一个村落,都停下脚来休息,利用休息的时间,向村民说法,最后到了拘尸那城外的娑罗树林,释尊就选择了在这样一个僻野的小国家野外的树林中,作为他入灭的处所。
  释尊在阿难铺好的僧伽梨(大衣)上,右胁卧下时,已经疲倦不堪,但当一位叫作须跋陀罗的外道,要求阿难准许他晋见佛陀时,佛陀竟又强打起精神接见了他,并使他成了佛陀最后得度的弟子。
  当佛陀即将舍寿之前,又对比丘们作了最后的教诫:“是故比丘,无为放逸,我以不放逸故,自致正觉。无量众善,亦由不放逸得。一切万物,无常存者。此是如来末后所说。”(长阿含经第二,“游行经”)。在《遗教经》中则说:“汝等比丘,常当一心,勤求出道,一切世间动不动法,皆是败坏不安之相……是我最后之所教诲。”这是最最感人的情景了。正像一位伟大的慈母,即将远行之际,唯恐幼稚的儿女们,不知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所以叮咛又叮咛,叮咛又叮咛。
  释尊成道以来,调护众生,善尽教化,不论处于何种环境之下,总是温和宽大,持之中道,他没有说过一句出之于激越的话语,也没有过一个诉之于情绪的动作。在他充满了悲闷之心的襟怀之中,同时也蕴蓄着无限的智慧之光,所以他不论处理什么问题,无一不是衡之于理性的考察。因此,佛陀是众生的慈父,也是人天的导师,佛之为佛者,其在于此。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