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缘起法

 
 
 

日志

 
 

《心经讲义》第五集  

2011-09-28 07:04:38|  分类: 心经讲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集

谈到布施,要知道“无相”布施才会成为波罗蜜。在布施的时候,如果还在自我的观念里面:我在做善事,我在布施,我能施,我多么的有功德!这样的观念,还是没有离开我执。虽然有做布施的行为,但那个叫有为,也就是有漏的功德。如何才能成为波罗蜜?波罗蜜就是到解脱的彼岸,那是要破我执的。所以,在布施的时候要“三轮体空,”就是布施的“我”不可得;布施的“对象”不可得;布施的“物品”也是不可得。因为都是因缘所生法,无常故。没有一个永恒的我,也没有一个永恒的众生,只是因缘条件的聚合而无自性,无实性。当能够这样体会的时候,才能真正的布施不着相,这个才能跟波罗蜜相应。

如果在布施过程中,认为我很伟大,我很有才能,我很有钱;我能够帮你,你是我所帮助者,我还有东西给你,我还有钱财来辅助你。这样的布施三轮都不空:我不空,布施的对象不空,布施的财物或者是金钱不空,这样还是在实有的执着里面。这种布施只能得人天的福报。因果自有其必然性,布施必得福报,这个是必然的。但是这个跟解脱生死烦恼还是两回事,像我们铺路、筑路、行善、救济,绝对是有福德福报,是人天的福报。解脱的波罗蜜是到彼岸,目的是不再轮回生死,那布施就要三轮体空,就要懂得缘起法的空义、无自性!才不会执着在有一个能布施的我,所布施的对象,跟所布施的法或者是钱财。一执着了,我执就破不了,这样就不叫波罗蜜。

这里讲的重点是般若波罗蜜。所以,既然是用智慧,一定要观察一切法的无自性、空,才能够真正的不执着在有我、有对象、有物质。这样的布施才叫波罗蜜。所以布施人人都会做,大施、小施、到最后真的能无相布施,才能完成波罗蜜。所以,不是说修行的人就不要布施了,吝啬怎么会解脱,我执怎么破?日本人把这个“我”叫私,我觉得他们这个字的意思很不错。我就是私,所以六度第一个就是布施,最能展现无我的精神,最能和波罗密相应,把我布施出去,智慧就开始成就了。

世间有的人不了解出家人:都叫大家布施,不就是要钱、要大家供养?那就错了!这对于佛法住世与佛法流布,是相依相缘的条件,出家人用不了多少钱,还是用在弘法和利益众生上面的。明白这一部分是最主要的,是我们才能真正的跟法相应而得解脱,才能真正的无我,才能破我执。也就能无私,无私就是无我,这个地方知道了意义也很重要。

“二、不应该做的决定不做,应该做的努力去做,这就是佛说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导师这里讲得很简单:不应该做的决定不做,应该做的决定勇敢地去做。这句话太平凡了,小学生也会讲。问题是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不应该做的?我们持戒,为什么首先要持五戒?因为这是最根本、最重要的重戒!即戒杀、盗、淫、妄、酒。这些会带来我们的业力,也是轮回与沉沦的条件、痛苦烦恼的因缘。这五戒如果能够坚持而不去犯,就会没有那些痛苦与生死轮回的条件跟因缘,我们就会离苦了。

佛法讲起来很平凡,很单纯。消除了生死轮回造业的因,不就解决了问题吗?而人类最大的罪业,就是杀业!从我们自己身心的感受去了解就知道:譬如今天稍微碰伤,或者是刀伤或者碰破一点皮的伤害,我们就很苦。如果今天能够用自身的体会跟感受,去自他替换,去了知众生跟我们一样,你还忍心伤害吗?一点小小的伤,甚至一句不中听的话、诽谤的话、批评的话、你就会难过,会受不了,发狂都有可能。想想看:今天如果有一个人的力量比我们大,我们抵抗不了,然后要杀、要剐,只能任人摆布,你会感觉怎么样?极大的恐惧、极大的怨恨!是不是这样?今天去杀害众生的生命,这些众生是谁来当的?今天你生为人,就永远是人吗?这些被杀害的众生永远是众生吗?我们不要忘记,生命的轮回是在六道里来来去去,随着业力而转的!这一生我们跟众生结恶缘,对其捕、杀、吃肉、取皮,种种的迫害。我们自己觉得享福、自在,但是给众生带来多少痛苦跟恐惧?我们不知道在造业,还振振有词:众生本来就是被吃的!

好,我们换一个角度看:假如在某一个环境里,人活在那个环境,动物比人还强,来杀害你,它来吃你,你也认为是应该的吗?这样的自他互换,逆向思惟,就可以感受到众生的苦。我们本来就这样苦,众生还要被我们杀害,所以更苦。所有的动物里面,最恐怖的是人类。想想看:如果我们自己不超越出来,说人类为万物之灵,‘灵’在哪里呢?灵在自私的灵呢,还是那种能超越无私的灵呢?这里要认识清楚,就知道为什么要持戒!能够把最根本的、最大的错误认清而不犯,也就是减去了我们生死痛苦烦恼的原因。

有的人不了解,以为束缚太多,不好守而不敢去受戒;还有的以为没有受戒还好,你受戒犯了,要罪加一等的。但是不受戒的人犯罪就没罪吗?反而因为你不受,更容易纵容自己,落于习性相应而不知警觉,那造业的机会更多!随时都在造业。今天我们愿意受戒,是以这样的戒律来自我规范,随时都要想办法守戒,尽量避免而不犯。这样的话,当我们碰到那种造恶因缘的时候,才有警觉与抵抗的觉心。受戒是在保护我们,我们竟然不知道,还怕受戒,怕受戒律戒条的束缚。以为受了戒怎么可以忍受!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不自由。不知道那一种自由,恰恰就是随顺习性的意思,随顺我们恶业的习性,这样你说我们要往哪道去?

一个真正的佛弟子,一定要勇敢的去受戒,那是为自己,也为众生,大家才能圆满。应该清楚,今天受戒不是为了束缚大家,而是要帮助大家减少造业的条件因缘,你才有机会慢慢地跟真理相应而解脱。大家如果明白了,就知道原来戒不是特意在规范我们,而是在帮助我们,防止造业无边,才可能避免轮回相续。

我常常讲:佛菩萨多么慈悲,他们时时都在关爱我们,时时都在帮助我们如何出离苦海。问题是我们不愿意把手伸上去,让他把我们拉上去。反而会找理由自我解释:我的环境不允许啦,我的事业放不下啦,种种条件限制,没有办法啦。我是很想守戒,但是因为条件不允许,就会找很多借口。其实修行是什么?修行就是难行能行!人家做不到的我能做,人家没办法行的我有办法行,这才了不起,这才叫丈夫啊!用世俗的理论或杂事情来为自己辩解,耽误的还是自己。

今天学习佛法,要开发的是我们的智慧,我们才知道什么事该行,什么叫不应该行。所以这里讲得很简单:应该做的决定去做,不该做的决定不做。看似很简单,其实要做到谈何容易。该不该做是凭什么来决定的?今天我们没有学法,没有正知见,你学的是那些世俗的传统观念,怎么能够跟真理相应而解脱呢?我们上课能带来我们正确的观念,才有智慧去抉择。不要看这个“戒”字很简单,不容易啊!就我个人来讲,就深深觉得真的是不容易。即使我们很用心地守戒了,习性还是很深很强,难以转化。那想想看:这样用心都这么难,不用心的人,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解除痛苦烦恼?大家学了佛法,建立了正知见以后,一定要好好地把佛法的戒律深入研究一下。清楚戒律真的在帮助我们,让我们超凡入圣,不要让我们做生死轮回的众生,重点也是在这里。

“例如在消极方面,制止残杀生命的恶行,积极方面,更去做救济保护生命的善行。”

修行的人还有积极与消极之分的,也就是说修行的方法与悟道的深广有一点差别。所谓消极的人,关注的是自己的问题解决就好,不去关怀别人。那积极的呢,知道要解除自己内在的自性见很困难、清除习性很不容易,于是就靠着自己的善行,靠着自己对众生的慈悲和关怀,去淡化自己内在的执着。也就是说:从利他中去完成自我的超越。谈到大乘佛法,这一点非常重要。戒律我们不容易守持,确实难以做到,因为习性深固难除,单靠自己艰苦的克制,靠与外境隔绝而自闭,解决的还是部分而已。如果能够以广大的愿行去利益众生,那种自我保护、自我的执着,真的在利他的体会中很容易淡化。

所以,这里谈到积极的与消极的问题,我觉得行大乘菩萨道的人,更要从积极的这一部分去关怀众生、去利益众生。虽然自己还做不到,但只要去做也会把它做好的。在做的、行的过程中去体会、去超越,才有机会悟道。不然我们定会找很多很多的借口不去做,其实这只有一个因缘,就是自我保护。自我保护的结果,就是我执不能破,我执不能破,怎么能解脱?永远都在众生的习性里面!所以这个六度,每一度都非常重要,透过这样六度,我们才有真正超越,而有到彼岸的机会,这个行是很重要。

“三、忍辱,正名为忍,彻底解除人生的苦痛,须要极大的坚忍才能成功。有此坚忍,不怕困难,忍受逼害,冲破险阻,才能勇往直前地去做自他俱利的事。”

坚忍,这是意志的问题。一般的这个“忍”字,都会解释成“忍耐”。其实,这个是有层次的,我们还在凡夫位还没有得法、见法。碰到不喜欢的、碰到逆境时,很自然的就会抗拒,不然就是逃避。修养好一点的就忍耐,而这个“忍耐”是有一点不得已的意味。但是,真正学法的人就不同:有了正见、体会了法的空义,证入了缘起法的空性,就有了般若的智慧,遇到逆境就不是用忍耐。一个人的造作是常恒、永远不变的吗?是真实的吗?你的那个感受,也不是真的不变、永恒的!从任何一个角度,以智慧的体会,就不会被那个声音——几句话而影响;不会被那些环境的造作、无知的行为展现、外在压力的逼迫而无法承受,不会的,已经了知这些都是如幻的!

有了缘起正见,有了般若空慧,对事物的观察与判断就不会困惑。因为了解了真相,不会痛苦的忍耐。为什么阿罗汉是身苦心不苦?他们对身体所遭受的痛苦感觉,与我们的感觉一样!对环境的感受,身体所产生的变化,感觉都还在。但是他们心为什么不苦?解脱与超越就是在这个地方!见法的人面对不如意境况无需忍耐的。他看到了法的真相,就不会用强忍的、不得已的忍耐;或者是没有办法抗拒而委屈退避,毫无办法的那种逆来顺受,都不是。他了解真相是明智的,根本不需要忍,这个时候叫无生忍。

所以我们学法的人刚开始还没有见法、没有得法,确实需要有坚强的意志,碰到逆境,听到不中听的话,碰到种种不如意的事,还没有见法以前,确实需要去忍耐、去承受。如果我们知道了一切所发生的,都不是没有原因的,既然有原因,你就能面对和承受,也不会觉得有很重大的压力。承认逆境是事实,承认它是你所造业因缘的展现,那就该勇敢地面对。这时你的承担力也不一样了。忍,绝对不是像哈巴狗似的,无奈地委屈求全的那种忍辱。有了缘起正见,能了解自己,能了解众生,能了解一切法的因缘,就会勇敢地面对跟承受,勇于承担,这才是真正的忍辱。

这就涉及到我们意志力的问题:你对法体会得愈深,在认知上肯定的意志会更坚强,无所畏惧。所作所为即使会有损失,即使会有不利,也愿意去做,那个是忍辱带来的力量。我们现在一般的惯性,只要对我不利的、会损失的,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承担。承担不了就逃避,就抗拒,或者不愿意接受。为了要解除我执,为了要断我们生死的根,这个地方就要注意:别人不能忍受的,我能面对、能超越;别人不愿意承担的,我来做,这个就不简单了。

修行在哪里超越?我们前面讲过了,就在困难和逆境中!别人逃避的事情,讨厌和恐惧的环境,我们愿意来承担,这就是超越处。成佛、成菩萨,在哪里成佛?在哪里成菩萨?这不就是我们成就的机会吗?如果连逆境都没有,我们永远只是在安逸的、自我保护的顺境中才能活得自在,那你永远是凡夫一个!哪里有超越的机会,哪里有悟道和解脱的机会!所以,有忍辱的环境,就有面对那些逆境与痛苦的机会,要把握这难得的机缘,用以对治我们染着极深的我执我见。如果能够这样忍辱,就会变成积极的利他的动力,不会只是无奈的求全。

“上面所说的施、戒、忍,着重在我们行为的改善。”

上面所说的六波罗蜜的前三个,施、戒、忍主要是在改善我们的行为。也就是从行为下手,怎么去实践,怎么在利他中成就自己。

“四、精进,对于善的事情,不怕任何困难,抱定决心去作,才能有所成就;懒惰懈怠是什麽事也不会成功的。严肃的、坚强的、向上的、百折不回的勇气与决心,即是精进。”

学法,如果对于解脱,对于超越生死是有帮助的,我们要把握。譬如说:在座来听课的虽然有这么多人,但并不是每一个人的观念、知见是完全一致的,认识上还有差异。有的听了课回去会复习、会很用功,在日常的事情做完之外会把握时间,知道怎样用功、精进、甚至禅思;怎样把这个法体会好,怎样融入自己的生命;也有的人听说这个师父讲得还不错,他来看看和听听,听了回去还是我行我素,没有精进力;有的人来上课听法,他自己周围的环境变了,非要他去参预那些与学法不相干的事情,没有办法来上课,也就只好随波逐流去了;而有的人就不一样,将生活与学法安排得很妥当:学法是第一位,其他是第二、第三位,他会排除一切困难,一定会来上课。因为他知道学法太重要了,这关系到未来解脱跟我们的慧命。他会把主次分得很清楚的,这跟精进力有关。

当然,这还是站在个人的利益上讲精进,如果发了菩萨的心,他不会老想到自己的利益,而会时时想到众生的利益:我今天不学,怎么利益众生?不但自己不能改善,也不能帮助所有的众生。要行菩萨道,先要充实自己,要广学多闻,就能帮助更多的人。发心不是只为自己,还为广大的大众,这个就是菩萨的发心。有这样发心的人,那精进力就更大,自己再受苦、再难,也会生出克服困难的决心和动力。

学法的动机不一样,精进力就不一样。动机正确精进力就会生来,在困难中愈挫愈勇,就会从失败中、从挫折中提取经验,增强在法上认知的智慧,更能有机会来想办法超越困难。每一次的挫折、每一次的失败就是我们的资粮。这样的人是不怕挫折的,会愈困难愈有力量,精神越好。这是学习的好机会,也是超越的机会,还会怕困难吗?怕逆境吗?逆境困难正好在成就我们。明白的人,精进力就很强,决不会懈怠。一个对自己负责任的人,真的对众生愿意付出,那个责任心也能使他不会懈怠,不会因放纵而自我安慰,更不会自我欺骗,自己找很多理由为自己辩解而不精进,那个害的都是自己。

这样,在法上有了认知,建立起了正见,当有正确观念的时候,自然不会懈怠了。我的个人经验也是这样,在年轻的时候常思考一个问题:我事业做得再好,比王永庆还成就,事业很成功,家庭也很圆满,孩子也很不错,身体都很健康,福禄寿都有了,但是,譬如我现在一百岁了,现在要面对死亡了,那该怎么面对这个问题?这些成就所留下来的名与利,与生命意义的关系到底有多大、多深?当我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一有探讨生命意义的念头,这一生就改变了。我知道生命不是只有这样子,应该还有另外的意义存在。怎样去探索这个意义?怎样超越人生烦恼的束缚?生死问题怎么解决?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从那个时候开始开悟第一,其他事业第二,家庭第三,就这样编排了。

从那以后,真理法则的探讨跟觉悟,是我生命中第一紧要的事。所以,几十年来我不会因为很多挫折、很多困难而退心,这个就是观念的问题,动机的问题。我年轻时,看到我们很苦,众生都很苦,于是发了很大的愿,探求怎样解决这个问题,由于发心正确,动机纯正,就带给我很大的精进力。所以我对大家的鼓励是:我们可以失败,但是不能失意,不能意志消沉啊!失败了可以再来,从失败中可以学习经验,再重新振作,那这个精进力就有了,动力就有了。不会被失败打倒了。人生要从苦难中去磨练,从失败中去学习。要真心地感谢这些因缘,没有这些因缘,我们要成就还很难呢。明白了我们今天所有的一切所为,不但为自己,还得为众生,才能够生起勇猛的精进力,那个动力源泉就会源源不绝。这一生我们有了宏大的愿力,这一生如不成就,来生绝对再来!有这样坚强的毅力,我们见法开悟才有行菩萨道的本钱。

大乘佛法讲的是菩萨道,学佛要明白如何行菩萨道。我们发的愿,是久远地在人间来救度众生。在生死轮回中来来去去是要有本钱的,不然怎么能自在地来去?如一般人讲的隔阴之迷,是很恐怖的!我们如何才不会被迷?但是,真正有这种大愿力、大精进力的人,生死又奈我何!不入生死海又怎么救度众生?要有这样的气魄!我们要勤奋学法,不断充实自己,提升自己的条件,才有资格说要来就来。要来要有条件,任何事物是没有无因生的,不是嘴巴上讲要来就能来,西方或内院快去快回没有那么简单!首先法要学的是正确知见,正见要建立得稳固,再来就是六度万行,真正实在的去实践,不断充实我们的内在条件,才敢说要来就来,不然凭什么来?来是一定来,却不知道到哪一道去了。所以要有严肃的、坚强的、向上的、百折不回的勇气与决心,这即是精进。其实,知与行息息相关,知见建立得正确和牢固,后面的行就容易多了;知见建立得不正确或不稳固,后面这些条件要具足就很难。

“五、禅定,禅华语静虑,即精神的安定与集中的境界。”

一般人,每时每刻都在惯性中、习性中思想纷飞,无时不刻不在胡思乱想,心是非常的散乱。知见不清净,定力就很弱,容易随着环境而变化,会随外面的因缘去攀缘,心灵就外放、执着了。但是如果有禅定,情况就不一样,禅定的解释就是静虑,静——就是心能安静、安定下来;虑——就是思惟,宁静的、深入的思惟。散乱心要进入专精的思惟不容易,尤其是要观察自己比较深细的意识形态,没有一些定力,那就更难了。没有相当的宁静,我们就没有办法发现心灵深处极微细的波动。所以,这个禅定力能够帮助我们心灵的集中,观察力才能够深透微细的烦恼,这样才能了解我们的内在,清楚心灵深处有多么深刻的奥妙与变化。

“世间欲爱与知见的扩张,是多少与此内心的散乱有关。”

在可能得的利益中,我们会让自己的欲望扩展,会让知见跟外面错误的讯息结合,这是跟我们的散乱心有关系的。如果心是宁静的,是专注的、是内敛的,就不容易受外面环境的影响,欲爱与贪染,也不会让其随时扩张。导师这里讲的,指出痛苦原因的重点。人们为什么贪染,染习会那么重?是跟散乱的心有关系的。心一直外放、攀缘,外面非常非常多的事事相相,每天被它搞得团团转,随着因缘转,随着环境跑,人们的实际情况就是这样。而宁静的心、专注的心,就不容易被外在的环境所左右。

“古人说∶「制心一处,无事不办」,这就是说∶由于禅定的力量,可以控制自己的内心。”

禅定,也就是训练心灵,产生心灵自制的力量,增强自我控制的力量。所以,禅定的训练对降伏烦恼的心、攀缘的心、杂乱的心,是有帮助的。在修行中为了要改善我们的观念、心灵,禅定是必要的,是修慧的根本条件之一,对我们慧观有极大的帮助。虽然禅定不一定等于慧,但是对慧的修习有增上的作用。

“这确是体验真理,发生智慧必须的特殊训练。”

禅定训练是必须的!要改善观念跟行为,开发我们的智慧,让杂染和散乱心能够降伏下来,一定要透过禅修的训练,因为透过观照的智慧,才能够有机会跟真理相应。散乱心是不可能发觉真相的,修禅定的人,要明白禅定的意义跟它的作用,不能执着在禅定上,很多人修禅定,如果跟外道的知见相应的话,就会执着在神通啦,感应啦,身体的变化啦,特殊的喜乐啦,就会执着在禅境上而成病,这样又变成染着跟障碍。一定要明白禅定的训练,只是工具、助缘,而不是目的。不是禅定就一定能开发智慧,不是禅定就一定有神通才解脱,这里不要误解。

如果没有正见,不知道解脱的内涵,不知道涅槃的真义,把很多身心的特殊体验:什么见光见影啦,或觉得跟万物一体、跟虚空合一啦,以为那个就是开悟解脱了,这都有问题的,错认的后果就严重了。一般人没有佛法的正见,在社会上很容易受那种“怪力乱神”的迷惑,以为某某人有禅定功夫、有神通就去崇拜,以为能解决所有困难。这个就是对正见不了解,不知道禅定的真正作用,跟智慧的开发和解脱、涅槃的内涵,到底是哪里不同,一般人是没有办法抉择的。而且禅定的训练,是针对我们心灵的一种特殊训练,其目的是让我们攀缘烦乱的心能宁静下来,才能够向内作比较深细的观察,目的是让我们体悟内在的实相。一定要明白禅定只是这样的功能。

同时也要知道佛法跟外道的不同处,重点的差别也是在这里。印度很多的宗教,重视的就是四禅八定。他们可以入深定,可以开发神通,可以预知过去与未来,可以了解人的内心,一般人就把这个当作是究竟。但是,在佛法来讲这个跟解脱毫不相干。单单一个身体的变化,从粗糙的心到轻安的心,到全身喜乐,感觉那个舒畅,靠这个吸引人,很容易让人染着,产生迷信与向往。因为这种舒服,这种舒畅,是世间所有的欲望都不能比的,就容易产生所谓的“味定,”一种对于禅定滋味的染着。在《阿含经》中,佛陀就谈到这个问题,包括我们佛教的人,知见上懂得缘起法,加上禅定的修持,是不是因为这样就一定解脱而趋入涅槃呢?佛陀说还不一定,如果在四禅八定的体验中,还有所染着的话,那是不能解脱的,这个地方很重要。

其实,关于禅定的问题,要深细地明白每一个次第,每一个内容,以及禅定跟解脱的关系,就可以写一大本书,就要讲几个月,因为内容繁多,太复杂了。这里只是提示一下重点,将来我们有专门的禅修课程,才深入地去了解这些内容,大家才有办法真正地了解禅修的功能和方法,明白它的目的在哪里,怎样才能避免误入歧路,这个都有专门的内涵。这里就只提醒大家注意一个重点,禅定的重要是帮助我们身心的宁静下来训练,才有办法作深观,比较深的观照才能发现深层意识里面的问题,也才能容易跟空相应,跟法相应。我们就明白了,在六波罗蜜中,禅定是必要的,也是极重要的。

“但这不过把我们的精神集中起来便于管理而已,一旦出了禅定的心境,依旧要纷散混乱起来。”

先让我们认识禅定的重要,然后又叫我们不要执着。只是使我们的身心容易宁静、集中,容易管理,不会散乱。心象野马到处跑,要管理就难了,把它关一个笼子里面,就容易管理。

在修禅定的时候,因为禅定的定力让身心能够宁静集中。但是出了定,又会回复到原来的样子,散乱心又来了,因为观念没有改变。我已经讲了:禅定是我们的意识作用,让心灵定下来、集中起来便于管理,甚至入深定的时候,使意识的作用不起。意识没有起作用,就没有分别,没有分别就没有种种的攀缘,散乱的障碍就没有了。但是出定后呢,又恢复意识的作用,由于观念没有改变,意识形态里面的软件没有改变,出来以后的分别意识,还是跟原来一样。我就常常讲,如果定是修来的,那个定就是有为的,有出有入是生灭法。入是定,那出有没有定?如果出没有定,那这个入要来干什么?如果出入都是定,那叫常定。没有出入,所以真正的定,是了解真相以后,不再颠倒执着,才是真正的定。意识形态没有改变,思惟模式没有改变,用压抑来束缚意识,让它不动,却不可能永远在定中啊!如果一辈子几十年都在定中,不可能的。那终究还是要出定,一出定,又跟原来的思惟模式是一样的,那这样禅定的功能就了解了:原来只是帮助我们心不散乱,并不能使我们内在的知见改变,没那功能和效果。我们刚刚已经讲过了,真正要改变的,是我们的观念,纠正知见的错误,而不是束缚我们的身心,不要它动而已。

了解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就知道:禅定对开发智慧是助缘,而不能执着在禅定上。禅定的功能会开发神通,神通有了以后,我执会更大更重。譬如,说大梵天,大梵天的天子和大梵天的生命,时间是非常的长,以地球的时间来讲,不知道几万劫。他生存就觉得永远存在,不像我们,生命几十年就死了。他生存的时间太长久了,还以为他真的就不生不灭的。其实,真正的天寿都有尽的,尽的时候烦恼又恢复了,原来的苦恼又出来了。为什么说天界是不究竟的?而很多外道由于禅定功夫,他没有解脱,当他死了以后,就是受那个禅定的果报而往生天界,所谓的四空天,或者四禅天。我们说天有二十八天,就是随着心灵体验的层次不同,此生死了以后,就往生受那个果报。修禅定能生天是没有错,但是佛法认为这个不是究竟的,真正的解脱不是往生哪里,往生哪个地方还有时尽的时候,还是要轮回。

佛法讲的究竟解脱,“究竟”两个字就是达到真正的解脱涅槃,不再受生死轮回,这个就是跟外道不同的地方,大家要明白这个根本,明白这个道理。那么我们学佛的目的、方向、方法就有抉择。不会盲目的听说某某人有神通,某某人有境界,有禅定功夫,知道过去未来,还会治病什么样的,以为他就是解脱者。解脱的内涵与这些完全是两回事,如果有正确的知见,心里明白的人,就不会受这些“怪力乱神”的引诱。现在讲法的,真正讲真话,真正讲真理的,不搞名利的,到底有几个?看看我们现在的社会中,宗教的形态,有几个在讲正见?又有多少人是在利用众生的愚痴以“怪力乱神”惑众!为什么他们的生意那么好?是在附和众生,满足人们的欲望。因为众生总是在我执中,总是在贪欲中,以为这样可以帮助他们,可以得到什么好处,对他们的欲望是相互满足的,人人需要,人人欢喜。而我们今天讲的佛法正见,要守戒!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都不符合我执的要求。还要布施,还要忍辱,还要修禅定,光打坐腿就痛得要命,又难又苦!那是过程,那个痛的过程过去以后,带来的舒服,那是无限的享受。从这里看,单单这个肉体上的享受,就超越人间的欲望满足了。这些都需要下功夫,而且跟我们原来的习性是相反的,所以大家都不喜欢。

为了我们自己的慧命,为了众生,为了佛法,今天没有抉择到正见,我们怎么勇敢地面对现实?怎样超越人间的这些束缚?愈明白的人,就会感到佛法的伟大。佛法正见的重要,不是泛泛而论,不是随便迷信、崇拜、信仰,不是在搞那个!要真下功夫的,要充实自己,要学习,要精进的。目的就在于要去掉我执、去掉贪欲。大家要明白,跟我们的欲望相背、心里起矛盾的时候,就要想到这个问题,就不会气馁,不会随顺习性犯错。

“所以上面的五种波罗蜜多,对于苦痛根源的爱见,还是不能彻底解决的。”

导师讲到这里,就要指出重点了。

我们能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即使这五个重点都做到了,对于内心深层的我执与爱染,特别是这个自性见,还是没有办法彻底清净,这五点只是助缘而已。大家想想看:为什么第六的“般若”才最重要?如果没有般若的空慧,我见是破不了的!没办法彻底去掉我执,斩除生死之根的。佛法的特质就在最后这个波罗蜜——般若,前面的五度与外道共见。所有的宗教与其它修行的外道,也一样有这五种特质。佛法和他们的差别在哪里?就在最后这个般若!是不与外道共的,这是佛法特有,外道是没有的。也正因为最后这个般若,我们才能真正的解脱和超越。其他的宗教都讲博爱、讲利他、讲救济,行善和爱语。前五度叫“与世共”或者“与外道共”法,都是属于人天法。

如果讲到佛法的五乘,就是人天法的基础条件。你将来要来人间做人,或者是要生天,去享福自在,就要把这五度完成。再来看缘觉,辟支弗,或者是菩萨到成佛,开悟与解脱靠的就是这个般若,般若才是与世不共的。下面讲到般若,大家更要用心。因为这是佛法的特质,是与世不共的根本地方。把握这一点才能真正的究竟解脱,到彼岸靠的是般若。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