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缘起法

 
 
 

日志

 
 

《心经讲义》第十二集  

2011-10-12 20:08:10|  分类: 心经讲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二集

为了对治他,所以大乘经特详法空。

我们学佛修行,建立了正见,一破了我执,法执也就不存在了。大乘佛法的修持,反而从广观万法着手,以此来破除法空。这是用于对治我空法有的执着。佛法流传到部派佛教以后,这种三世实有,或者是‘过未无体、现在实有’的思想,总是要留下一点‘有’,而不能尽除,所以大乘佛法后来的发展,为了要破除这种法有的思想,采用广观万法,对一一法的观察中,知道法的无自性,以此来破除法空的执着。然后,再回过头来了解法空与我空一样,是一切法本来性空。这样又有人在法空上一直探讨,但是我空不破,还是不能解脱,所以《般若经》中虽然广观万法,最后还得回过头来破我执。这是因为在佛法的流转中,有人执着我空法有,如果不是这样,大乘佛法不需要这么辛苦。

罗什法师答慧远法师书,曾谈到此义。所以学者应当了知空──即无常无我涅盘,是佛法中的最高真理,应遍观一切法空。

有关法空,鸠摩罗什法师在答复慧远法师的问题里面,就谈到这个重点。我们修行的人,一定要先了解空义,含盖了无常、无我、涅槃,也是佛法中最高的真理。这个最高真理就是要遍观一切法空,明白了这些内涵,大小乘就不需要争论了。但是,如果只注重外在的广观万法,没有回到破我执的根本上来,也会出问题。

但博观必须反约,要在妄执根本、生死根本的我执中,深观而彻底通达无性。

通过广观万法,知道外在的一切万法都是无自性、非实、虽有如幻,真切地明白以后,最后还是要回到根本上来。回过头来,在我们妄执的根本、生死的根本——我执中去深观,作很深切的观察,彻底的明白一切法,包括自己内在的我执最深层的地方,要彻底的通达其无自性。即使我们要学观照、学禅观,也离不开这个根本,观察是不是真的无自性,是不是真的无我,是不是真的无常。重点就在要发现是真的无自性。如果是外道的思想,他们恰好反过来,在上帝的思想,老母的思想,本体的思想,自性的思想里思惟。他们要找的、要看的是自性,不生不灭的、永恒的、那个叫我的存在,那这样深观的结果刚好相反。所以我常说,由于知见上的不同,对于空义的解释就不同,修行的深观所缘就不同,导致的结果真的是天地悬隔,所达到的目标就完全相反。

这是我体会最深的地方。我们以前都在传统佛法的观念里面,所谓的学佛修行,其目的就是要找到不生不灭的自性。可是找了几十年都找不到,找不到心不能安,开悟见法和解脱更不知为何事。现在才知道,找不到是对的,“本来无一物”,找到的一定是想象的产物。这句话看起来很轻松,可其中的奥妙,我搞了二十年才知道。这个真相特别对现在的学佛者,是极其重要的,开悟见道,凡圣之别,尽在于此。为什么‘觅心了不可得,一切法不可得’才可以解脱。如果是站在自性见的立场,这样的怎么找都找不到一个自性,怎么能安心?实际上本来就不存在,找不到不就是真相吗!这个地方的微细处太重要了,知见和理念上的这么一点点不同的,给哦人们所修行的方法、所用功的内涵、所缘境就完全不同,那么效果就绝对不一样。

到这个时候,我们再看禅宗里面一些禅师开悟的时候讲的话,就会会心的一笑:“原来师父的鼻子是向下的。”太好笑了,哪一个人的鼻子不是向下的。可常人总是离开这些常见与能观察的对相,去找一个虚无缥缈而不可知的现象,这样的修行什么时候能体证,什么时候能悟道,什么时候能解脱?人们总是在幻想一个形而上的存在,而那个形而上是不可知不可知,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见不可见的,如这样的不可知、不可说、不可见,不是更茫然了,什么时候能知、能见、能了解鼻子是向下的。但是鼻子会坏,人人都一样,就是这么平凡。‘冬天过去了,春天就会来,’本来就是这样的。

修行或叫修炼,在人们的观念里,总想学一些超常的,不要生灭的,不会无常的,永恒自在不变的能力或者存在。但是,自然规律不可变更和抗拒,不要春去秋来,不要由孩子变青年、变中年、变老年,可能吗?有生的不要灭,存在的求永恒,是认识误区;如果是修行的人求这些,那叫荒谬。很早以前,我曾讲了一句话,有人听了害怕得不行,不敢学佛法了。我说,我们学佛的人,不是求不会死或不要死,而是学了以后,明白了人生宇宙的真相,就会欢欢喜喜的去死啦!有人听了受不了,苦着脸:“呸呸呸,不吉利”。把耳朵捂起来不要听。这只是讲老实话而已。却这样确实让人受不了,因为一般人心里总在祈求吉利,平安的,吉祥的,我讲的意思当然没人愿意听,听了反而起障碍。

真话没人愿意听,可是自古以来没人可以生而不灭,永远活着不会死的,如有必是神话。人世间的不安心、恐惧,是因为我执。真的破了我执,能如实地知道生灭是必然的,是法尔如是的,是宇宙的真理法则,就不再恐惧了。这个时候才是真的自在和安然。学佛是为了解脱,解脱者自在了不会再有恐惧。当我们了解真相的时候,就知道所谓的见法,就在一切现象的当下就是,这是法尔如是的。这样我们就会面对,我们会接受,就会活在法尔如是的现象中,而自在、安然、幸福,不再执着,对万法就会不迎不拒、不取不舍,不会再起心动念而造业,不会贪爱而黏着了,这个就是真相。

这根本的我执破除了,其他的一切错误也就可以破除以及渐渐破除了。

为什么说我执没有了,其他错误就可以破除,或者是渐渐破除?譬如见法的人,有的直接就证阿罗汉,有的人顿超八地菩萨位,这真的是我执破烦恼断,当然这是及少数。如果是见道位,或者是见法初果,我执破了,但习性还有,用功加行自然会断。这就是为什么见道的人或证初果的人,假以时日必定迈向涅槃。证初果的最多人天七次往返,必证阿罗汉;二果人天一往返;三果不来,在五不还天就可以证阿罗汉。所以见法是修行的根本。

譬喻伐一棵树,见法的时候就是把那个树的根斩断,快的水分当下枯竭,习性烦恼很快就断,而证阿罗汉果。但是证初果就不一样,还要假以时日,水分和营养慢慢不会再继续,过一段时间还是会枯萎。所以见法最要紧,只要见法,行者的生死就有量,虽然还有一点习性没有完全断尽,但是根已斩断了,树必会枯萎,行者将来必定成就。这里讲的渐渐破除,就是指还没有证到四果,还没有证到八地菩萨位,但我执破,生死根已经断,烦恼必定会消除,只是时间而已。我们到这里就知道了,修行破我执而见法有多重要,这是生死的根先断,即使还有一点习性也没有关系,不要怕。

修学佛法,应先从舍离我执──悟入即空的无我入手。 

修行在哪里下手,先要舍离我执,就是下手处。舍离我执的当下,悟入的就是空性。这个空,是与无我相应的空。导师这短短几句话,把佛法的根本、因缘、条件、方法,都讲得很清楚。有时候我们看《般若心经》才二百多字,解释起来不得了,含盖一切法。现在还没有讲到经文,只是在经题上先作些悬论,解释经题,就已经把法的内容、本质、次第、条件等,都差不多讲清楚了。可见导师的功力,非一般人所能极。我们现在把这些理论明白了,然后讲到经文的时候,就知道短短的经文在讲什么,很容易就明白。

前面解释经题,其实已经将一经的法要都含盖在内。解释经文的时候只是分析文句的内涵而已。现在讲般若波罗蜜,先从波罗蜜讲,然后加上般若,最后将全经含盖起来,即《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波罗蜜多,是度一切苦厄;般若,是解除苦痛的主要方法;此经就是显示这出苦主要方法的精要。心,可以有多种的解释,然此处取心要、精要的意思。 

波罗蜜,意为解脱了到彼岸,就度脱一切痛苦、烦恼。般若是到彼岸主要的方法,也就是最重要的条件。那么这个《心经》的心,这里的解释是心要的意思,即很重要、重点的意思。从文字上看,一般会解释为身心的心,其实这里指《大般若经》的‘心要’,是指本经极重要和极精义的意思,即我们要度生死轮回的苦海到彼岸,需要般若的智慧,才能达到目的。最主要的心要就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所要展现的内容。般若是了解真相实相的智慧,也就是缘起空慧。

佛法有五乘的差别,五乘都是佛法,究竟那些是最主要的呢?

佛法在利世中,有浅深的方便,即人乘、天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由于众生的根性不同,为了适应这些众生,所以有些方便的施设,设有五乘的分别。导师的意思是要让我们明白,虽然五乘都是佛法,但其中有究竟的、有方便的。

佛为一些根机浅的,但教他受持三归,奉守五戒,乃至教他修四禅、四无色等定,这是世间的人、天乘法。

佛陀对那些根机浅的,还没有善根发露的讲人天法。利用这个因缘,明白佛法的五乘次第,什么是方便法,什么是究竟法?这个问题搞不清楚,容易把方便当究竟,只在一些形式上下工夫,而忽视了真正究竟能解脱的方法。这里就讲,所谓方便法,即对那些根性比较粗,善根比较浅的众生,先要用三归来摄受,希望能守五戒。五戒是佛法的根本戒,做人一个人的根本先持好,进一步可教其禅修,修四禅八定。到这里为止的内容与方法,叫作人天法,是与外道的共法。所以要注意,佛法的某一部分内容跟外道的法,是有相同的作用。

比如说我们归依了三宝,守了根本的五戒,就断绝了下三恶道的因缘条件。行者即使没有解脱,来生还可以来人间学佛修行。这叫守五戒不失人身,三恶道不会下去;如修了四禅八定,达到跟四禅天境界相应的层次,将来死后就是往生这个天界,这叫天法。我们要明白,学佛为什么要先三归五戒,就是先保住我们不失人身,人身真的难得。在这世界上,有情的生命我们看得到的有多少,不可能统计到。人类不过六十亿,如蚂蚁就不知道有多少,同样是有情,要得到人的这个身体极不容易。从整个有情的数量来看、来比较,就知道人身真的难得,何况还有地狱、还有饿鬼道。世间称畜生、饿鬼、地狱叫三恶道,我们保住了人身的资格,就是要三归,奉行五戒,就不会犯严重的错误,就没有去三恶道的因缘。也自然能保住人身,至少还能来人间,还有机会来修行。如果得到的是四禅八定的天法,没有解脱的话,死了就是往生天道。天道有天报,去享天福的,也是很享乐的。但问题是只要是有业有报,总还是有时间性,修到四无色天,天报时间很长很长,就算八万大劫,当这些天报享尽了,定力消失了,还是一样轮回!

我们说天法不究竟,不是说它不好。有的众生在天界享天福,如大自在天,大梵天之类,天报时间很长,生在那边的众生以为自己真的是永恒的,他们就误解这个境界是究竟的,是永恒的地方。其实在佛法看来那不是永恒的,再长的时间都有尽。我们常常譬喻,人天的所谓时间,是人们的感觉跟着日出日落,和地球的自转与公转来确立。譬如说弥勒内院,人间的时间跟那边的时间比较,他们那边一天一夜,而人间是四百年,其他更高的天那时间就更长了。一种流传的说法,下一劫弥勤菩萨要来人间成佛,是在什么时候?假如在兜率天寿命是四千岁,那边的一天一夜是人间的四百年,那兜率天的四千岁于人间是五十六万亿年!(还有个传言,有说弥勒佛已经来人间了,白莲教是这样讲了,该他们来掌天盘了,他们为了私利,大概连时间都不会算……)

我们主要明白这些都属于人天法,如果学法只学到这种程度,还是与外道所共的人天法。也就是说,其他宗教也能修到这个程度。譬如基督教,也提倡布施、救济、博爱等,有很多善法,也讲爱、讲关怀、讲付出,跟佛教的善法一致。再譬如婆罗门教或者印度的很多宗教,其禅定功夫一流,开发神通的也有,有一本书叫《大师在喜玛拉雅山》,内容讲他们修行的境界与神通都很厉害,一般人看到就非常向往。但是,在佛法来讲这个还是人天共法,不是究竟的,不会执着。但是如果我们对这些不了解,看到有神通的就追随,如果真正有神通去信他还好,现在在社会上真的有神通的有几个,现在有分身术的又开馆了,以前要见他一面要一千万,现在是‘不作怪没人拜’,可见现在社会缺少正知正见。我常常讲,我们学这些法,虽然没法保证每个人都证阿罗汉,都证到八地菩萨,至少我们把佛法的正知正见,散布到了人间,使大家普遍知道缘起正见,至少不会被“怪力乱神”所惑,不会被迷信欺骗。所以我们是正见的佛弟子,只要正确的知见建立好,至少我们在人间可以不惑,不会随波逐流、不会被骗得团团转。

又印度人一向着重山林的生活,偏于自了,佛为适应这一类的根机,为说声闻、缘觉乘法,使从持戒修定发慧的过程,解脱一己的生死苦痛。

印度当时人的习性:那个时候的宗教界,他们的前半生,五十岁以前就在人间,五十岁以后都要归隐山林。这一种倾向是为了修禅定,他们修行求解脱,都是这种观念。但那个时候他们都偏于解决自己的问题,求得自己的解脱。为了适应当时这样的根性,佛陀就讲声闻法跟缘觉法。这样让他们也一样的从持戒、修定、慢慢的开发智慧。从这个过程里面去解脱他们个人的生死苦痛。

这些,都不是究竟的佛法,不是契合佛陀本怀的佛法。唯有菩萨行的大乘法,才是佛法中最究竟的心要。

导师其实就点出来了,这只是方便适应众生的需求而使用的善巧方便。

佛陀教人修禅定、修善法,虽然可以透过这个过程,慢慢的开发智慧,也许有一天开悟见法,可以证到阿罗汉,可以了脱个人生死而得解脱。但是,如果学佛修行只以此为目的,以导师的看法,这还不符合佛陀真正慈悲的本怀。我们不是每一个人自了就好,因为从缘起论的角度,一切法是相依相缘的,只有自了,这个人间还不圆满。

从这些法的抉择过程,可以发现一个问题:导师虽然极力贬破一些大乘的流变与偏颇处,而回归到佛法的根本义上来,但是他并不是执着于此;他只是以这个根本,来破除大乘的流变部分,同时也抉择到了佛陀真正的本怀,就是菩萨道。这才是佛法的根本与究竟义。我们过去在上“契理契机的人间佛教”,就已经讲过了,导师真正的胸怀还是在弘扬大乘的思想,回归到菩萨道的根本,大乘的意义在利他,而不只是自了。真正的菩萨道是缘苦众生,不忍众生苦,不忍圣教衰。众生没有解脱,菩萨心里不会自在安然,而缘苦众生,显露出不离开众生的悲心。所以导师也会批评我们大乘佛法中,有一些是偏于急证的、自了的,那根本不是菩萨行的终极意义。

大乘法可以从三个意义去了解∶

现在要讲的就是大乘三要,以前上过课的学员就知道大乘三要的内容。佛法真正讲大乘,不能离开这三个最重要的根本条件。

一、菩提心,菩提心即以长期修集福德智慧,乃至成最后圆满的遍正觉,为修学佛法的崇高目标,坚定信愿以求其实现。

第一,就是发菩提心。这里意思是说,佛陀是最圆满的,即是福慧具足而圆满。也就是说,大乘佛法认为佛陀跟阿罗汉有一点不同。佛陀是究竟的,圆满的,是福慧具足的;而阿罗汉还有余惑,还不够清净,不够圆满。但是,南传的佛法认为,阿罗汉跟佛陀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我们要修学佛法,一定要先确立究竟目标,如果只是自了,那就会只体证到那个境界就停止不前了。

如果我们修行能以圆满的佛果为目标,就不会求急证了,会圆满一切,广集福慧。慧是开发智慧而解脱的;福是资粮,没有圆满的资粮,要开发智慧其实还是很难的。所以,大乘佛法鼓励从菩萨行中达到福慧圆满,达到成佛的圆满,即福德智慧圆满的遍正觉,要以这样崇高的目标作为我们修学佛法的理想。这叫发菩提心,是大乘佛法的重点。

二、大悲心,菩提心是从大悲心生起的,大悲心是对于人世间一切苦痛的同情,想施以救济,使世间得到部分的与究竟圆满的解脱自在。

说实在的,如果说有人一切都很圆满,很自在了,但看看周围的人,包括身边的和社会上的一切众生都很苦,那你一个人的自在真的叫自在吗?再说,一个人已经超越了痛苦烦恼,人间的种种障碍就不会障碍你了,还会执着在怕被染着吗?所以,解脱者在这样的环境和情况下,会生起悲心是很自然的,那是很自然从内心流露的关怀和同情。由于无我的缘故,才能产生这种真正的悲心,无私利他的心,所以菩萨一定要缘苦众生才是真菩萨。

我们学佛修行,是从众生而觉悟的,就知道众生的苦与我们的苦是一样的;自己解脱了,面对众生的苦,心里会生出悲悯。人同此心,情同此理,更何况是学佛修行,慈悲为本的解脱者。譬如现实中,不要讲众生,就讲自己的家人,比较亲近的人我们还有执着;你自己学佛了,很自在了,但看到你的同伴,看到你的父母,看到你的子女等等,他们还在痛苦烦恼之中,你能真的自在吗。再譬如,母亲对孩子的爱和关怀是无私的,连世间的亲情都如此,我们能自己自在就好吗?如果子女不自在,父母不自在,亲戚朋友不自在,你能自在吗?扩充到整个人类,整个有情,道理都一样。菩萨的悲心是无私和广大,只有体证了无我的人,才能发出利他和救度的悲心,那是自然流露的。

有情── 人是互相依待而存在的,

在社会活动和日常生活中,每一个人都感觉自己很伟大、很有才能……,沾沾自喜而藐视他人,造恶业无限。譬如:我一个月可以赚多少钱;我吃香喝辣会享受,身体特棒不怕折腾。但是,如果没有其他条件,一个人再能干,能挖平多大的山?人的行住坐卧,哪一法不是靠众生相依相缘而成就的?吃的稻子是农民种,烧饭要燃料,工人来开采;还有运输要车子,住宿要房子……。人在世间得靠很多条件才能生存和维持,哪里能够独自存在! 

如他人不能脱离苦痛,即等于自己的缺陷,所以大乘要以利他的大悲行,完成自我的净化。

我们能够无私,才能真无我。坦白地讲:只要还在事事物物面前有自我保护,还有私心和私欲,根本谈不上破我执。我执不淡、不破,怎么说得上修行和迈向解脱。学佛要度众生,要关怀众生,其实这中间主要还是在度自己。在利他中有机会破除我执与我见,淡化自我的占有和对‘自我’的保护观念。无始来自性见的破除,只有在行中、在利他中才能真正的完成。所以我常常讲一件事:我们有一些人在谈法论道的时候,都在谈很高的境界和很高的道行,什么天上地下,东方西方,玄妙莫测,鬼怪神通;但是在平常的日常生活中,表现出来却是自私自利,我慢贡高,自以为是,顽冥不灵,这种人真的会解脱吗?如果自以为功德很大,自以为比别人优越,这种人的我执我见能破吗?我们学法为什么要六度万行?其实是在借助六度这样的因缘,当你真的做到了,就是破我执的时候,也是真正成就的时候。

所以,学佛修行,不在地位或世智高低;优越条件多少;可以做多少功德。要明白在世间修行,我执没有破以前,只要有利益的事物,我们还是想占有,承担责任还是少少的好,这就是我执!处处都在自我保护,怕吃亏,……,还有的认为这世界离了我怎么可以!这样的人时时处处都是在我执的范围里。说实在的,我们修行,理论很容易了解,但不是只有理论的明白,不是只有拜拜、求求、做做功德就能解脱成佛。佛法的理论懂了,一定要去实践,要用生命去体证,才能破我执,才能成就。学佛修行,为什么说自古以来“修道者如牛毛,成道者如牛角”?毛跟角的比例你们自己算算。这就是知与行的不统一,不协调,把知道佛法内容也当作我执我见来对待,缺的是行和用生命去体证,做不到付出、牺牲和舍。我常常讲,佛陀之所以能成道,很简单,他作到了舍,他放弃了人间的占有,这是修行的第一步。

我们在家人学佛修行,在一切万缘中就可以见法悟道,这没有错。但是,如果私心和我执不除不破,不可能悟道见法。这个地方最重要的内容,其实什么都不用舍,只要把“我”布施出去就好了。无始劫以来,人们一直在保护的这个我和自性见,真的把它布施出去了,就没事了(解脱了)。

三、般若慧,有了崇高的理想,伟大的同情,还要有了达真理的智慧,才能完成圆满的人生──成佛。以此三种而行六波罗蜜多,是大乘佛法的特质。

大乘佛法三要最重要的条件,就是菩提心,大悲愿,性空慧。我们要学大乘佛法,这三个条件不明白、不具足,所修的绝对不是大乘法。

修学般若波罗蜜多,就是在具足性空慧,有了性空慧才能圆满大悲心、菩提心,如果缺少性空慧,就不能破我执,不能离我慢,所发的菩提心就难与佛义完全契合,同样的悲心也发不出来。所以三要的内容是相依相缘,缺一不可。我们学法的过程,是通过闻思修,即先听闻正法,慢慢了解了佛法大义,性空慧具足了,在体证的过程中了解了实相,这个时候的悲心,才是胜义悲心,菩提心才是胜义菩提心。所谓的转凡入圣,所思所行,在世俗而远离世俗了。此时,才是真正达到了菩提心的成就。    可见在大乘三要中,性空慧是根本,没有性空慧,前面的两个根本不能成就。这十年来我一直要上课,就是在建立正见,成就性空慧。我常常讲,你们一次听不懂我讲三次,三次听不懂我讲十次。再不懂我讲一百次。我总要让大家明白性空慧的重要性,这也是唯一的方便。正知见不建立起来,性空慧就达不到,性空慧达不到,悲心就有问题,菩提心要圆满更难,正见是开发般若的前提。

般若波罗蜜多,即大乘六波罗蜜多的别名,

真正的般若波罗蜜多,是大乘的六波罗蜜多的别名。大乘的六度,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跟般若,合起来就是六度,而且以般若为导。常说的每完成一度,即登一地,六度全完成了,就是七地的大菩萨。真正的波罗蜜多就是从六度中去完成的! 

所以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可解说为大乘心,大乘法即佛法的心要。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短短的文字,其内涵非常的深广。这就是真正大乘的心,也是大乘法最重要的心法重点。这短短的二百多字,如果真的能明白、能了解,把这些内容都清楚的了达了,我们就比较容易能发起大乘心来,因为重要的心要都在这里,二百多字含盖整个佛法。

然大乘中法门很多,在很多的大乘法门中,般若波罗蜜多又算是主要中之最主要了。

没有这个般若波罗蜜多,其他法门修行难以成就,因为会执着在有所得。比如外道修行,也是积极行持前五度,也讲究布施,持戒,忍辱,也修禅定,也特精进,但是没有般若。所以,学佛没有般若,观念跟外道会混在一起,变成修人天法,不能究竟解脱。

因为修学大乘的菩萨行,无论是利济他人或是净化自己,都需要般若的智慧来领导──不是说只要般若。

用智慧来引导修行,这样方向、路途、方法和目标就不会错了。没有般若就像没有眼目,容易落入外道的邪见。我们修菩萨行,利济自己或是利益他人,一定要有般若来领导。但也不是说只要般若,五度也得勤修,不可荒废。 

布施乃至禅定,世间外道也有,算不得是佛法中的特法。

布施等五度外道也有,所以不是佛法中最重要、最特别的。只有在般若的引导下,布施等才能变成波罗蜜——到彼岸,般若的重要大家就知道了。如果有般若没有前五度,没办法展现般若。所以,五度跟般若是相依相缘而相成的,不能偏废。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