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缘起法

 
 
 

日志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记5  

2013-04-05 08:56:40|  分类: 金刚经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般若是观慧与实相相应慧说,可有二义:(1)证真实以脱生死:一切众生,因不见性空如实相,所以依缘起因果而成为杂染的流转。要解脱生死,必由空无我慧为方便。这慧观,或名正见,或名正观,或名正思,或名毗钵舍那,或名般若。从有漏的闻思修慧,引发能所不二的般若,才能离烦恼而得解脱。解脱道的观慧,唯一是空无我慧,所以说:离三解脱门,无道无果”。】般若的第一个作用是证真实以脱生死,这是指自利方面。众生因为不见万法性空的真实相,于是在幻相中,起了执着、染着、颠倒,起了贪痴而造业,这就是生死的因,必然产生了生死的果所以,依这样的缘起因果而成为杂染的流转,这个轮回叫杂染的流转。杂染在哪里?不见空性,不见性空的如实相,也就是不了解一切法的真相。所以,要解脱生死必须由空无我慧为方便,也就是说,要了解诸法的空相,必须是空无我慧,依空无我慧为我们下手的方便,没有这个方便,你就不可能达到真正的究竟解脱。简单地讲,修行如果没有空无我慧(般若的空慧),那就根本不可能解脱唯有这一条路,没有第二条路!这个慧观或名正见,或名正思维,或名毗钵舍那,或名般若。佛法常常讲要先得正知正见,这个正见就是缘起正见,也是般若的正见,也就是与空相应的正见,般若的空慧才叫正见哦!不是说站在某一宗某一派某一观念说,你听我的,这个就是正知正见。佛法中真正的正见就是般若就是空慧,所以叫做正见缘起或正观缘起。或名正思维,就是八正道的正见后面的正思维正见后面才有正思维,如果没有正见,有没有正思维因为有了正见,才能够依这个正见而思维才叫正思维。所以不了解缘起就没有正见,没有正见就没有正思维,所以般若一定要从缘起的正见下手,原因就在这里。或名毗钵舍那,这是观察观照的法门。这六个名字虽然不同,但内容是一致的,也就是都是空无我慧的般若。我们要从有漏的闻思修慧引发能所不二的般若,才能离烦恼而得解脱。凡夫还没有得正见以前所透过的修行次第就是闻思修。要常常亲近善士、多闻熏习,这就是闻慧,加上思维观照,然后去实证修行,过程就是这样子。我们还没有得般若正见以前都是有漏的观念,不是无漏的。但是不透过这个有漏的思维、观行下手,就不可能悟到所谓不二的般若。我们多闻熏习听了这个正见的法,然后要从哪里去观察?就在我们的身心中,在接触的人、事、物环境万法中去观察。虽然是有漏的世界,有漏的思维,但是就在这个地方去观察、明白它,而不是离开有漏的一切,进入一个什么无为法,就是要在有漏的万法中去观察,才能引发不二的般若,也才能真正地解脱。所以解脱道的慧观(观慧),唯一的是空无我慧,这一点很重要!从凡夫到解脱叫解脱道(般若道),解脱道就是自利的方便,唯一的条件就是空无我慧。这一点一定要明白哦!什么叫空无我慧?大乘是一个“空”字,小乘就是“无我”其实空与无我是一样的,合起来就叫空无我慧,就是般若。离开这个,没有解脱哦!没有第二条路哦!我一直强调这一点。你们慢慢地听下去,当你们了解了空义、无我义的内容,也了解缘起的内容后,从而建立起来的智慧就是空无我慧。真正能解脱生死的只有这个空无我慧,没有第二个门路,所以说离三解脱门,无道无果。什么是三解脱门?空、无相、无愿,这个叫三解脱门空解脱门,无相解脱门,无愿解脱门过去师父讲的解脱之道里面都讲过。那么,空解脱门是什么?第一步从无常下手去观察,就了解它的无实性、无我。无相解脱门是什么?如果对万法还有一点点的执着,就要观一切法的如幻非实缘起的如幻非实,离一切相,这个叫无相解脱门。无愿解脱门是什么?如果还有思维的功能,还有微细的那个我执,就要修无愿解脱门。这是比较有次第性的深入,而都是从空无我慧下手的,所以离开这三解脱门无道无果,没有修行的道路可以走,也没有四果可以证,三解脱门没有离开空无我慧。佛法中有很多修行的法门,大家都知道三解脱门,但是三解脱门的基础建立在哪里?就是空无我慧啊!就是要了解明白缘起的正见所以这个缘起的正见是何等重要!这是从自利的证真实解脱生死这个角度来讲的。

2)导万行以入智海:大乘般若的妙用,不仅为个人的生死解脱,而重在利他的万行。一般人修布施、持戒等,只能感人天善报,不能得解脱,不能积集为成佛的资粮。声闻行者解脱了生死,又缺乏利济众生的大行。菩萨综合了智行与悲行,以空慧得解脱;而即以大悲为本的无所得为大方便,策导万行,普度众生,以此万行的因,庄严无上的佛果。要般若通达法性空,方能摄导所修的大行而成佛。这二种中,证真实以脱生死,是三乘般若所共的;导万行以入智海,是菩萨般若的不共妙用。】般若的第二个作用是“导万行以入智海”。入智海就是圆满菩萨行,这是从利他的角度来看的。没有般若就根本不可能解脱自度;同样的,没有般若又如何引导、利益一切众生?所以自利利他都一样需要般若。大乘般若的妙用,不仅为个人的生死解脱而重在利他的万行。一般人修布施,持戒等等,只有感人天善报,不能得解脱,不能积集为成佛的资粮。六度万行的前五度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最后才是般若。前五度没有般若,所以只有感人天善报,这个要注意!不可能解脱,也不能积集为成佛的资粮。现在很多人都讲:我们修善去利益众生,去布施,不犯戒,至少可以积集资粮。我告诉你:其实真正成佛的资粮没有离开般若的,一定要明白哦!所以大乘的六度万行有一句话:“五度如盲”,就是说:六度的前五度好像瞎子一样,如果没有般若作为引导去修行的话,就像瞎子一样,是不能成就的。六度万行里面的般若是眼目,没有眼睛就没有办法走路,方向分不清楚,路也走错了,所以六度一定要以般若为导,不然的话,五度为盲,他感得的就是人天善报而已。今天讲般若经,要建立的就是般若的正见内容,我们从这里就知道,这个有多重要!一般人不知道啊:我们到哪里去做功德,去布施,把自己的戒守得清净,由戒生定,由定发慧。不见得!戒能够增上定,定能增上般若而不一定是“等于”哦,这一定要明白!“增上”就是有帮助,持戒、布施都有它功德、福德,但是不等于般若慧。修慧有修慧的次第内容,所以解脱道,开般若智慧是第一的,这个是最重要的。不是只有前面的布施、持戒,这一点一定要明白啊!但并不是叫你不要布施,不要持戒哦,是说布施、持戒一定要般若来作为引导,一定要加上般若智慧时,它的功效才能真正达到生死解脱,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学到缘起的正见,没有般若为导的话,只能感得人天善报,这一点一定要明白哦!而不是叫你不要作,不是叫你不要布施,不要持戒有般若为导,还是要有前五度让我们去实践,这个就是相依相缘、相辅相成。只有智慧,什么都不干,什么都不动,那就变成狂慧,那是没有用的。所以六度是要前后配合的:缺少般若你不能解脱;缺少前五度,你也不能成就般若的菩萨行的内容,也没有办法积聚成佛的资粮,所以六度要平衡,是相依相缘的。那么,声闻的行者是解脱了生死,但是又缺乏利济众生的大行。他是悟到无常无我无我就是般若慧但是这个般若由于缺少大悲,所以不够圆满。菩萨综合了智行与悲行,以空慧得解脱。菩萨不但得了解脱的空慧,他还有大悲心,还有大悲行,所以依空慧得解脱,而大悲为本的无所得为大方便,策导万行,普度众生,以此万行的因,庄严无上佛果。所以成佛,当然是走菩萨道,这个不是只有解脱道。依大悲为本的无所得,怎么样才是无所得?如果没有空慧,能不能做到无所得?一定会有所得的啦!所以真正的空慧,就是依无所得而为方便,这样去策导万行,利益众生,才能够不退转无怨。如果还有一点点执着,还有一点点实有的感觉,这个菩萨行要走下去是相当困难的,所以空慧非常重要!不是真正的空慧,就不可能无所得,那既然不能无所得,你要去利益众生,是一定会退转的:众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每一个都要如你的愿,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只有以无所得的般若空慧才能在万行中不退转,也在万行的因上,庄严无上佛果,就在这里积集了成佛的资粮,未来才能真正的成就而得佛果。所以要般若通达法性空,方能摄导所修的大行而成佛。真正的般若就是了达诸法实相的智慧,所以一定要通达法性空,了达一切法无自性,万法本自空寂,这样才能摄导所修的菩萨大行,才能达到真正成佛。这两种中,证真实以脱生死,是三乘般若所共的。什么是三乘?声闻、缘觉、菩萨。三乘圣者都已经解脱生死了,而所共证的、体会的都是这个般若,所以叫做三乘所共,在这个角度是一样的。就是说,在自利的方面,不管声闻学者、辟支佛或者是菩萨,自己要真正解脱生死,非证入这个般若不可,这三乘圣者的解脱都一样的都是证入这个般若。但是,如果要导万行入智海这一方面,只有菩萨的般若的不共妙用。只有大悲心才能导六度万行以入智海所以,般若道跟菩萨道不同就在这里:般若道是三乘共证的,菩萨道只有菩萨才有。解脱自利的部分三乘是一样的,叫三乘所共;要度尽众生的只有菩萨道,只有菩萨才有,这个不一样(不共)就在这里。再总结一下般若的用途:第一先用来自利,先自己能够悟入一切法的法性空寂的真实相,而达到解脱的目的;然后应用这个般若为方便来引导众生,庄严佛果。所以这个般若的作用第一是可以自利,第二可以利他。

(四)般若属谁? 约实相般若说,这是三乘所共证的,即属于三乘圣者。约观慧般若说,如约解脱生死说,般若即通于三乘。所以经中说:欲学声闻地,当应闻般若波罗。欲学辟支佛地,应闻般若波罗。欲学菩萨地,亦当应闻般若波罗蜜”。但佛说般若波罗,实为教化菩萨,即属于菩萨。如本经说: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解深密经》也说:第二时教惟为发趣修大乘者说。不过,佛说般若,虽说但为菩萨,而也有二乘在座旁听。经说:要得二乘果,必须学般若,这固然是三乘同入一法性,也即是解脱生死的不二门——空无我慧然也就是密化二乘,使他们听闻大乘胜法,久久熏习成熟,即可宣告汝等所行是菩萨道,而回心向大了。所以般若是通教三乘,但为菩萨”。】解脱生死是三乘圣者所共的,所以这里就说,你要学声闻地,学辟支佛,学菩萨都学般若波罗。但是,佛陀讲般若波罗时,他的真正目的是要教化菩萨。讲般若经典时是对菩萨众讲的,也是属于对一般的大众而讲的,但是虽然是教化菩萨,也密化二乘。因为佛陀不管走到哪里说法,很多弟子都跟在旁边听。即使今天讲的经,表面上是对大家讲,是为了度化菩萨的大众,而其实骨子里密化声闻、二乘人。如本经说: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解深密经》也说:第二时教惟为发趣修大乘者说。经说:要得二乘果,必须学般若,这固然是三乘同入一法性,也即是解脱生死的不二门——空无我慧。然也就是密化二乘,使他们听闻大乘胜法,久久熏习成熟,即可宣告汝等所行是菩萨道,而回心向大了。虽然今天是对菩萨讲,但是他有密化二乘人的功效,他们在旁边听这个大乘佛法,久久熏习慢慢就会成熟了,等他成熟时,就可以宣说汝等所行是菩萨道,从而回心向大。他的目的也是把小乘的声闻慢慢地转化成为大乘,所以般若是通教三乘,但为菩萨。般若经典是通于三乘的,但是真正的目的是在菩萨这一边。

【从前,成论大乘师说:般若是通教不够深刻;唯识大乘师说:般若但为菩萨不够普遍。总之,照他们看,般若是不究竟,又不好,又不好,这可说是般若甚深,诸多留难!哪里知道般若通教三乘,但为菩萨,深广无碍,如日正中!这所以般若于一切大乘经中,独名为大!】导师在这里是批评过去的成论和唯识,过去的这些论师的观念,有时在他们的判教里面,认为般若是藏、通、别、圆的通教,这样还不够深,没有到圆教的程度;从唯识学的角度来看,般若只为菩萨,它还没有普遍,没有为一切众生,为一切的三乘圣者都讲。照他们这样看来般若是不究竟的,“通”也不好,“但”又不好,这可说是诸多留难啊!导师说,你们批评般若不够深,不够普遍,其实是你们的认识根本不够而引起的“诸多留难”哪!哪里知道般若通教三乘,但为菩萨,深广无碍,如日正中!哪里知道真正的般若其实是三共有的,都通的。只是你不明白它的既深广而无碍,它如日正中,就好中午时的日光正普照一切一样。这所以般若于一切大乘经中,独名为大!真正的大乘经(摩诃就是大)就是般若,一般的论师们如果不明白、不清楚、不够透的话,就会有多多的批评留难。

【般若属于菩萨,为什么不属于?约般若唯一而贯彻始终说,如来当然也有般若。不过,佛说般若,重在实相慧离言发悟,策导万行。般若以行为宗,所以与侧重境相而严密分析,侧重果德而拟议圆融者不同。】般若“以行为宗”,“行”就是实践——度生,利益众生的菩萨道是在我们的行为,在我们利生的这个修行的过程中“侧重境相而严密分析”,这是在讲唯识学,它注意的是一切法相,严密地从境相上、理论上分析这一切法是属于什么。但是般若是以行为宗的,是要用我们的身心去实践的,这与唯识家的境相严密分析是不同的“侧重果德而拟议圆融者”,这是在讲真常系的思想:他们都要最高的佛果作为他的最高原则,而把一切法浓缩在一起,以为很圆融,讲最高的境界。导师指出这是完全不一样的哦!真正的般若是在策导万行,重在实相慧,离言发悟,以行为宗的!所以修行不是在唱高调,不是在分析理论,是开发我们的实相慧,就是建立般若空慧。然后在我们的生活中,在生命过程中,去行,去修,去利益众生行六度万行,在这个实践中去体悟的。与侧重事相的分析,或者用一个最高佛果的这个德行来作为我们的标准都不同。在最高中,你怎么做得到?怎么去体会呢?不一样的地方就在这里。所以真正的般若是在实践哦!般若是属于菩萨的,菩萨重在利他,导万行入智海,修行的是六度万行,只有菩萨在这一方面,才能够产生真正的大用。

【三波罗:梵语波罗,译为到彼岸,简译为度。到彼岸,是说修行而能从此到彼,不是说已经到了。所以,重在从此到彼的行法。凡可由之而出生死到菩提的,都可以称为波罗经中或说六波罗。或说十波罗但真实的波罗唯是般若,其他都是假名波罗。因为没有空慧策导,布施等不成为波罗了。声闻乘法,能度生死河到涅岸,为什么不名波罗因为波罗又有事究竟的意义,所以要能究尽诸法实相,圆成自利利他的一切功德,才名为波罗声闻的三无漏学,不能究竟,所以不名为波罗。】注意听!这里很重要!“到彼岸”不是我从这里已经到了那里,而是从这里到那里这个过程中的行法。大乘佛法里面有十波罗的讲法,也有六波罗的讲法,六度就是六波罗。只有般若才是真正的波罗,其他只是假名施设而已,不是真正的波罗,由于跟波罗有关,所以也把它讲成是波罗。但是在六度万行中,如果没有般若空慧来策导,前面的布施等五度等就不能成为波罗了。比如什么叫布施的三轮体空?没有一个布施的我,没有受我布施的人,也没有我布施的实有东西,这就是讲三轮都是空的意思——施者、受施者、物,这都是无实性的。般若空慧才体会得到这个空,因为缘起故!布施的我是缘起,受施者也是缘起,布施的物也是缘起,皆无实性。当你体会到这样的布施,三轮都是空无实性的,就不会执着,不会产生实有感,不会在那个所谓的果(功德)产生更多的执着。所以,布施如果没有般若为导就会执着在有为相上,变成有为法,那就只能产生善报福报而不能解脱。但是如果有了般若空慧就能三轮体空,三轮体空的布施才叫做波罗。因为布施而达到一切法空——无我,所以就解脱了。没有般若波罗,没有空慧策导,布施就不能成为波罗,而只能成为福德善报。“事究竟”,也就是一切的事事物物,我们的所作所为都要圆满,都要究竟。要究诸法实相,就是要圆满成就自利利他的一切法,就叫事究竟。如果我们自己成就了,没有发悲心,不能去利益众生,不能行六度,这样在事相上还不够圆满,就不叫事究竟,所以波罗还有事究竟的这层意义。一般的声闻是解脱生死了,但还不够圆满,所以声闻的戒定慧三无漏学,不能究竟,因而不名为波罗从这里就知道,在修菩萨道的圆满的过程里,波罗就是在讲从此到彼的这个行相,我们要在这个地方着手,这里很重要,大家要注意!
【四、经:梵语修多罗,译为经。本义是线,线有贯穿、摄持不散失的作用。如来随机说法,后由结集者把编集起来,佛法才能流传到现在;如线的贯不散一样,所以名为经。金刚般若波罗,有两系解说不同:(一)玄奘等传说:般若是能断的智慧,金刚如所断的烦恼。烦恼的微细分,到成佛方能断,深细难断,如金刚的难于破坏一样,所以,译为能断金刚(的)般若。(二)罗什下的传说:金刚比喻般若。般若能破坏一切戏论妄执,不为妄执所坏;的坚、明、利,如金刚一样。然金刚本有两类:一是能破一切而不为一切所坏的,一是虽坚强难破而还是可以坏的,已如前面所说。所以,或以金刚喻般若,或以金刚喻烦恼,此两说都是可通的。不过,切实的说,应该以金刚喻般若。考无的《金刚经论》说:(一)如金刚杵的初后阔,中则狭:这是以金刚喻信行地、净心地、及如来地的智体的。(二)金刚有遮邪显正二义,不但比喻所遣的邪行,他也是细牢的——细者智因故,牢者不可坏故,比喻坚实深细的智因——实相。无并没有金刚必喻烦恼的意义,所以法相学者译为能断金刚般若,值得怀疑!至少,这不是梵本的原始意义。】佛陀的时代,他看到什么因缘,什么对象,就说什么样的法。后来这些弟子们在结集时,才把所有说过的这些教法编集起来,就像用线贯穿一样,才能流传,这个比喻就好像用线把花穿起来一样,所以叫经,让它不会散失。关于本经的经名有两系解说不同,重点就是唯识与中观:玄奘他们的讲法,把般若当作能断除烦恼的智慧,金刚就是它所断的烦恼。也就是说,烦恼非常的深细难断如金刚,但是般若能断它所以,般若代表智慧,而金刚代表烦恼。而鸠摩罗什把金刚比喻成般若,金刚本身非常利、明、快,而般若有这个功效,所以般若就是金刚的意思。但金刚本有两类:一是能破一切而不为一切所坏的,一是虽坚强难破而还是可以坏的,已如前面所说。用羊角可以把金刚钻打坏,这种是能坏的,还有一种是不会坏的。无是唯识系的大论师,在无菩萨写的《金刚经论》里,没有把烦恼比作金刚的这个比喻。所以法相学者译为能断金刚般若,这一点可能不太正确,值得怀疑,至少这不是梵本的原始意义。

般若有两类:一、拙慧:这是偏于事相的分析,这是杂染的,这是清净的;这是应灭除的,这是应证得的;要破除妄,才能证得真净。这如冶金的,要炼去渣滓,方能得纯净的黄金。二、巧慧,这是从一切法本性中去融一切,观烦恼业苦当体即空,直显诸法实相,实无少法可破,也别无少法可得,一切不坏不失如有神通的,点石可以成。又如求水,拙慧者非凿开冰层,从冰下去求水不可;而巧慧者知道冰即是水,一经般若烈火,冰都是水了。所以,巧慧者的深观,法法都性空本净,法法不生不灭如涅槃,法法即实相,从没有减什么增什么。这不增不减不失不坏慧,即金刚般若。】这个般若的比喻很重要!一定要明白大乘佛法对于般若的比喻——拙慧和巧慧。拙慧的意思是指都注重在事相上,以为有个杂染的,有个清净的,要去掉杂染才能够恢复清净,要灭除某某事相、某某东西,烦恼贪痴种种的颠倒。要破除一切的杂染妄相才能得到真正的清净,这个观念,就好黄金还在矿里面,把它炼到去除了沙石渣,炼到纯净的时候变成纯黄金一样,这个叫拙慧,很笨拙,不是真正的般若智慧。而巧慧呢,是从一切法本性中去融一切,观烦恼业苦当体即空,直显诸法实相,实无少法可破,也别无少法可得,一切“不坏不失”。又如求水,拙慧者非凿开冰层,从冰下去求水不可;而巧慧者知道冰即是水,一经般若烈火,冰都是水了。这里很重要!大乘真正的深观般若慧,确实是这样的。比如,在南极或北极都是冰天雪地,要喝水就要把冰凿开,但有的冰很厚几十尺,那很伤脑筋的。如果真正有智慧的人知道冰就是水,把冰融化就是水了,何必还要凿开这个冰?那好深好难才取到这个水来用啊,其实冰的本身就是水。这个意义很重要!今天学了般若缘起空慧,明白了以后,尤其对在世俗里修行的人非常重要为什么要在这里谈这个拙慧与巧慧的问题?过去传统的佛法或者一般的理论,说到修行就要去掉杂染去掉污秽去掉不净,我们才能清净。认为我们有一个杂染的污秽的心,去掉以后就能够显出一个真心,真心被那个污染的心盖住了。我们大概有两个心,去掉那个肮脏的、颠倒的,就会显出这个真正的真心来,才能够证菩提。但是真正的般若的空慧巧慧是什么?烦恼即菩提!注意听哦!烦恼是不用断,不用去的哦,这一点你们要明白。这个凿冰取水与冰即是水的比喻非常好,巧慧和拙慧的不同就在这里!你们说,今天要修行,我们有无始以来的业障、烦恼、颠倒,那个业好像有须弥山那么,乌压压的,连光线都看不到,我们怎么修?那我如果问你:它有多少?住在哪里?不知道。烦恼是怎么起来的?不知道。那怎么去烦恼业力?我们每天不是都在说要去烦恼去杂染要修行要证菩提吗?其实菩提(解)和烦恼(缚)是两件事:有烦恼就没有菩提,有菩提就没有烦恼,两个仇人二件事,这个是不能共同存在的东西。同时存在即相违,前后存在又不相及。但是从巧慧来说:冰就是水。这个道理为什么能成立呢?因为从般若的空慧,从缘起的正见,从深观中可以体会到这一点。比如说:讲到观照、观察,我们要去的东西是什么?有没有?在哪里?有多少?叫你们观察,没有一个观察到它住在哪里?不知道它有多少?只知道“我们的业很深很重,无始以来的那个业不得了,如须弥山”。真的吗?它是怎么样形成的?住在哪里?有多少?你都不知道。那我请问你:怎样去掉我们的业?比如讲,你们过去修到现在,不管你们修几年,你们原来一共有多少业?修去了多少?现在还剩下多少?你们知道吗?我想没有一个人知道的。我请问你,那怎么修?我一共有多个业?不知道。我已经修行了多久,去掉了多少?不知道。剩下多少?不知道。我请问你:如果业是真的话,你们到底在怎么样修行?所以我常常讲;我们一般讲修行,都讲对治。我有烦恼,我有痛苦,我有什么障碍,我有什么东西,我要怎样去对治。我请问你,好比刑事案有小偷或犯法的人,如果不知道小偷是谁,有多少,他有什么装备,住在哪里?那你怎么抓?你总不能每天在大街小巷喊:“我要抓犯人,你们哪一个是犯人”?那是抓不到的。回过头来,我再请问你:我们修行怎么修?要修掉什么东西?它住在哪里?它有多少?我们都不知道啊!所以我常常讲一句很不客气的话,我们都说在修行,其实真的是在修行吗?我们都在断烦恼,但是明白原来一共是多少?断了多少?剩下多少?都不知道。我讲一句不客气的话,是不是在打糊涂仗啊?从军事兵法来讲,知知彼,方能百战百胜,那我请问你:既不知,又不知彼,修行怎么修?知己,就是知道我这个人有什么能耐;知彼就是我知道它的烦恼在哪里,有多少嘛。可是如果都不知道,那我请问你:每天到底在修什么?怎么样才叫修行?每天只会崇拜啊,只会迷信,只会靠他力,只会在那里糊里糊涂地的当哈巴狗,寄托来生。我请问你:这个叫修行吗?注意呀,我今天讲这个是很重要的!我们每天都在讲修行,到底在修什么行?没有一个知道,从头到尾都在打糊涂仗!不相信你们反省一下:你们修了多少?去掉多少?剩下多少?都不知道。怎么办呢?我等哪一天修到了,才知道。那我请问你:今天你要去一个地方,如果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中间要坐什么车,过几个站,这一些都不知道,那要怎么去?修行也是一样啊!我们要修掉什么?不知道。我们要去掉什么?不知道然后剩下多少?不知道。我还要用多久去修行?还是不知道。这不是糊里糊涂是什么?这个不叫修行啊!没有智慧啊!这个叫无明!与无明相应的修行永远是无明哦!注意听哦!我讲这些话不是戏论哦!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啊!听懂的人就要反省:我们今天根据什么而修行?有没有真正的正见?有没有观照的方法?有没有在我们的身心中找出真正烦恼、颠倒生死的根本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没有,怎么对治?怎么修行?其实这里是有巧慧的:今天上课讲般若经,那么这个般若到底是什么呢?有这个般若就能发觉诸法实相啊!知道什么是烦恼,知道是什么原因而起的,怎样起,怎样灭,它有多少,能断不能断,能除不能除,一目了然的把它看穿,这个叫做般若的空慧,就是实相的智慧,今天要学的就是这个。这是一个根本的东西,根本的法就在这里,这个能解决了,所有的法都解决,所有的障碍都解决,解脱就在这里。注意听哦!今天为什么要强调这些?是要加强你们的信心,明白我们过去的修行是盲目的,不是真的在修行,因为没有正见故,没有般若故,所以今天讲《金刚经》,就是开发这个智慧,没有这个智慧,只能盲修瞎练而已。这句话不是戏论,是真的。这个巧慧是从一切法本性中去融一切。一切法的本性包括色心二法,心灵作用叫心法(受、想、行、识),这一切法都要去观察。重点尤其是在心法:观烦恼业苦当体即空。这句话非常重要!我们的烦恼、障碍、贪痴,都要把它“看”清楚,这个看清楚就是观察它有没有实性,它住在哪里?烦恼也是缘起的,也是有因有缘才促成的。十二支缘起里讲我们的从名色到六入,从六入到触,然后才产生受。我们有没有发觉这个过程?眼触色,产生识,就起了苦受乐受(耳闻声产生的受也是一样),这个因缘的过程一定要明白,注意听哦!缘起的就是空,所以如何去观察烦恼业力(烦恼也是一切法的法)的无实性,也就是了解它的空性,观烦恼业苦当体即空,直显诸法实相。从缘起的角度去看,一切法都是“法法缘起,念念不住”,哪里有少法可得?这就是诸法的实相。但是我们都执着在实有,注意听!就在这里哦!烦恼到底有没有实性?我们都以为它是实有的,却没有办法了解它有多少。所以,如果了解诸法实相,实无少法可破,还要什么东西去破?现在讲一个公案,也许大家比较快领会:二祖参达摩说:我的心不安。达摩说:将心拿来,我为你安。二祖说:觅心了不可得。达摩说:我为安心竟”。这个公案是在讲什么?要体会哦!如果心是实有可得的,那就可以去动摇、变化以及有安不安的问题。如果心不可得,那我请问你:烦恼可得吗?所以为什么要直从一切法(包括色心二法)去体悟它的实相?实相是什么?缘起空啊!要注意无实性,所以这个巧慧就是巧妙的智慧哦!大乘的空慧就在这里哦!从一切法本性中去观察它,一切法当体即空。所以诸法的实相是本自寂灭,就是寂灭性,注意听哦!如果了解诸法的无实性,那么又有什么法可得!所以叫不坏不失。般若心经讲“不垢不净,不生不灭,不增不减”,就是站在诸法空性上而说的。要知道诸法空性,就要从缘起无实性下手,破除了实有感自性见,这个巧慧者的深观是法法都性空本净,哪里污染得了!法法不生不灭如涅槃,法法即实相,从没有增什么减什么,这个不增不减不失不坏慧,即金刚般若。所以,真正的金刚般若就是大乘空慧,一定要明白哦!你们想想看:如果没有这个真正的深观慧观,如何解脱?我们说“烦恼无边”,既然无边还能怎么度?无边就度不了;烦恼本空就能度!为什么?连度都不用度,法法本净,不增不减,要注意!但是坦白讲,这个讲起来很容易,听起来很欢喜,要悟入却不容易但是不是不可能哦!注意听!我一直强调:“缘起”这两个字,值得用你们一生的生命和所有的财产投进去把它搞清楚都值得!我讲这句话是绝对负责的,真的!“缘起”看起来只是两个字而已,但是它却代表了整个佛法的真正精神意义所在。你不要看轻这两个字,佛陀曾经呵斥阿难:你不要以为它很简单,缘起是甚深复甚深!这两个字你把它好好研究,把它搞透了,就解脱了。这哪是我们人间的寿命财产什么东西能够比拟的!所以这个金刚般若非常重要,它是唯一的解脱之路啊!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