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缘起法

 
 
 

日志

 
 

《中观今论》讲记51  

2014-11-25 14:39:24|  分类: 中观今论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横竖单复:

这是从不同的角度,自他空有,再来是横跟竖还有一个单跟复。

古三论学者每说横竖,横是相对的,依彼而有此,依此而有彼的;竖是绝对的,超越而泯绝一切的。

三论宗常常比喻横的跟竖的,就是相对的有黑暗就有光明,所以说依彼而有此,依此而有彼这个叫相对的就是讲缘起的一切万法(现象)。那么竖是绝对的,超越而泯绝一切是讲无为法空性)。

佛说世俗有而胜义空,名之为空,空还是世俗的假名,是与「有」相对而安立的。然佛说空教的本义,是使众生于世俗而离一切妄执,泯除一切戏论,因离执而体证泯绝一切的如如。

从三论宗的立场来讲佛法说二谛,一个世俗有,一个胜义空。说它名字叫空,其实世俗假名安立的,也就是跟“有”相对才安立的。佛为什么要讲空义?他的真正本怀是什么?就是要使众生在世俗的一切法里面去离开一切妄执,泯除一切戏论。众生在实有感里才造业执着、生死轮回、痛苦不已,要让我们看清真相,离开世俗实有的执着,离开一切妄想执着,当你了解这一切都是戏论而非实离开这个执着,体证空——一切法如如,那不就解脱了吗?

在这个意义上,空的了义与不了义,是可以抉择的。

如果站在这个立场,你也可以去抉择说空的不同方法,哪一个是了义,哪一个是不了义让我们离开颠倒执着而悟实相,让我们止息贪嗔痴烦恼而解脱如果认为离开这个以外有一个实有的空存在,或者是超越现象以外有一个实体的存在,我请问,你能离开执着吗?你能息灭贪嗔痴烦恼吗?因为那个是求不得的所以要站在这个立场我也常常用这一点来跟人家互相讨论很多人谈了很多法,很玄,很高,很超越,讲得形而上的。问题是你学了这个法,贪嗔痴有没有止息?对你的烦恼有没有止息的作用我常常用最后这一招来跟人家讨论这个问题你讲空,认为现象当下的真相本来就是空,你依据这样的理论能不能达到受用?你认为离开这个现象以外有一个空,有一个实在的形而上的空性,你依据这样的理论,能不能达到解脱自在?这个要反观所以我常常讲,不管学哪一宗哪一派我都不反对你学什么超越的理论,我都不反对你要学外道的理论我也不反对但是要注意一点,我们学佛的目的是什么?我们贪嗔痴不息烦恼不尽,生死解脱是无望,对生死的疑惑是永远没有了期的你要这样子,学再超越的理论对你有没有帮助?佛说空教的本义是要使众生在世俗的一切法上而离一切妄执,泯除一切戏论,就在一切法的当下一切万法的现象中去了解真相,于世俗而离一切妄执。这句话很重要!才能够当下体证法空性而得解脱。这个才是根本最重要的本义。所以要先站在这个意义上,就能够真正的去抉择空是了义还是不了义,你讲的空是哪一种空不然的话,就算你很会谈,谈得很玄很高,你的学问很好,有用吗?这个就是抉择的地方

龙树菩萨说∶「诸佛说空法,为离诸见故」。离一切妄见,即是要学者泯绝一切,就是空相也不可耽着。

那这样子空相怎么会是实有?龙树菩萨已经点出重点!说空的用意是什么?是要让众生离开一切的实有诸见!一切的见都在实有里面,说空就在破除实有,让我们离开一切实有的妄见,泯绝看破一切,了解真相,不再执着这个空是在破有而已怎么会是实有呢!所以连空都不能执着。就应病药的药一样,病好了,药也没有了,不要把那个药当作实在的。

若有空相现前,执有空相可取,这不是佛陀说「空」的本义。

这句话太重要了!如果定,会有很多境界,包括身心脱落,一切空相现前,就如唯识讲的,能所俱寂,一切法不现这个是什么?这种现出来的空相以为是实在的,就执着在这个空相上,这样子就不是佛陀说空的本义了。所以我以前就讲过现象的相是相,身心脱落的定境也是相,那个叫心相,心里现出来的空寂的相还是相,如果你把那个出来空寂的相当作是法性是实在的空相,那你就执着在空性上了。导师是没有境界的境界,为什么讲这句话,很重要!真的明白一切万法了,毕竟空而宛然有,宛然有毕竟空。不是离开空另外产生一切相,也不是离开现象另外有一个空,注意呀!我们修行的过程,身心的凝聚身心脱落是必然的,只要你真正的用心一定会有这样的体验。我们看太虚大师的自传,或者导师介绍的这个里面都有谈到,他阅大藏经就好几次身心脱落凝然不现是不是那种体验对他很重要但是如果纯粹站在法上来谈,执着这个还是有问题的。我们只要有学禅定的,多多少少都会有这些体验,有的是时间比较长,有的时间比较短,有的常常有,有的偶尔一次,都会多多少少有这个体验但是如果把这个体验当作就是了,那问题就大了。所以我为什么一直强调,不是定就能够开智慧解脱

因为所执的空相,是落于相对的,碍于寂灭的。

那个空相跟一切现象就是相对的现象是有,空相是没有现象,那这个有跟没有是相对的是碍于寂灭的,空相还是相,不是真正的寂灭。真正的寂灭在哪里?繁星灿烂处,一念未生时什么叫繁星灿烂处?一切法的生灭动态中,不是离开这个另外有一个灭一个法生起然后消灭,这个灭跟本来寂灭的灭一样不一样?我们讲法性本自空寂,本来就灭,不是一个法现起消失了叫灭我一再的点这个重点,但是要体会不容易呀!为什么如实观照不对治,你们慢慢就了解了。

佛说空教的真义,是了义的,但在有空可见可取的根机前,不解空义,空于众生成为不了义了。

本来佛说的这个空的教义是绝对了义的,问题就是我们学法的弟子观念上认为有一个可空有一个空性,或者是什么实在的可以见可以取的,因为这种根性的人根本不了解真正的空义,于是这样彻底了义的空义就被认为是不了义了。

所以龙树菩萨也有破空的地方,

执着实有空可见的这种众生,龙树也有破他的方法

如说∶「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

    这个就是在破执着空义空相的人,说空相只是对治了众生在实际的无自性中执着实有,为了破除才用空来破有,那空还是妙药好,这个有破掉了,你反而执着有一个实在的空相所以说问题就来了,空可以破有,那你执着空要怎么办没有药了。你总不能用有来破空吧用有破空又回到原点了。所以龙树就讲用空来破有是应病药的善巧。你把空当为实在的,他说诸佛所不化,连佛都没有办法度化你所以为什么我们过去有一些观念说:“宁愿执有如须弥,不可执空如子”为什么?因为有里面还有药可救,执着在空见里连救你的药都没有了

龙树所弹斥的空,因一般人以为有空可空,而执空为实体的,或执空碍有而都无的,这即不是佛说空的本义了。

这个就归纳出来了不管是龙树菩萨在破斥的这个空,还是一般人认为有实在的空可空,或者把空当作能妨碍有的或者是把空当作什么都没有的这么多种都不是佛陀说空的本义!那我们就知道了,唯一的是从一切法当体无自性,当体即空,空不碍有,有不碍空,这个才是中观正义,也是佛陀说空的本义!

所以青目说∶「空亦复空,但引导众生假名说」。

所以《阿含经》讲,然后空空——空亦复空的意思,连空都要放下,不要以为那个空是实在的所以空也要破掉,不能执着在实在的空相里面所以空亦复空是引导众生说的,也是假名说,不是实有的空

如落于相对的,执有空体可取,那空即与有无的无相同。

如果不了解空只是对治的妙药,反而执着有实体的空,那就变成跟有无的无一样了

所以龙树菩萨说∶「毕竟空中,有无俱寂」

真正进入毕竟空不会落在实有实无

佛说空是离一切见而超越妄执戏论的。从离一切妄执而不落相对说∶一切不可得,这即是了义空。

我们都在戏论分别里面,佛说空是为了让我们离开一切的执着邪见超越,离开这些虚妄又不落入相对的观念才告诉我们说:空是一切不可得!这个讲法才是真正的了义空

如此,可知空的本义,应是言依假名而意在超越的,即是竖的。

横的是讲世俗的相对,竖其实就是空的本义了,言依假名而意在超越,言依假名,就是拿来当作药而真正的用意是在超越,把病治好这个就是竖的直接透彻的。

若滞于相待的,依言执相的,那「胜义空」即不成其为胜义,空即是横的了。

如果不了解这个究竟义,还在相对的观念,依这个假名言而产生了执着,那么你所执着的那个胜义空就不是胜义了,你讲的那个空反而是横的,是相对的不了义了。

「教申二谛,宗归一实」∶

所以讲世俗讲胜义,最后只是要达到真正的一实相印——毕竟空而已。

即依言说明二谛,

假借世俗与胜义的言教来讲二谛,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而佛意在即俗以入真,不能执真而为俗。

讲二谛其实是方便说了,用世俗的名言让我们了解,即依据世俗的一切让我们进入真相或者真义,所以我们不能真而——真正的目的真相没有达到反而执着在俗里面。

于空而有此横竖的差别,这全由于学者的领悟不同。

真正的空义有竖的跟横的吗?真正的空义是一切法毕竟空,哪里有横的跟竖的为什么会讲横的跟竖的?因为学法的人体会不同,各家之言就出来了,本来是没有这个问题的

单复:约二谛说,与上面的横竖有关。

导师用不同的角度来谈二谛把过去的理论都出来,让我们看清楚,真是不容易啊!这里讲的单复跟前面的横竖有相关的关系。

世俗有、胜义空是二谛。有人不了解胜义空的意义,从相对义去理解空义,不能依空得解,反而因空成病,这需要不同的教说了。

单是什么意思?直接的一条路,当下就明空义解决了。那么,有一些人对于胜义空不反而落在相对的观念里,不但不能从空义得解脱,反而执空成病对这种人,是不是要另外一层再来破他第一层破了,你还有执着,再用第二层破。只一层直接入叫单因为你又执着用另外一层再破,这个叫复这个复不是只有两个,因为后面还有到四重二谛,连破四层。比如说,第一层“有”,我用空来破你执着空,那第二层就是非空非有了好,你又执着在有一个实在的非空非有,那怎么办非非空,非非有,就一直非下去了你一执着他后面再破一执着,他再破所以三论宗有四重二谛,你每一次体会里面,因为有很多境界,我们超越了世俗的境界,进入一个空相的境界,或者是一个虚无缥缈、很棒很棒的那种感觉,包括禅定的境界都是,你是执着有境界,他就再破一层一层的破,破到最后让你完全的了解空义是什么这个不得已一破,再破,三破,四破,这个叫复单是直接的,第一层就够了对于不能了解真正空义又执着在空相的人,他第二次再破,所以才需要不同的教说。

如说∶有与空都是世俗,非有非空才是胜义,这是复二谛。

有人破了有,但是执着空好,再来破这个空。再进一层有、空都是世俗的,非有非空才是胜义,这样就进一层了,这个叫复二谛。

但非有非空的「非」,也是泯绝超越的意思,也即是空的正义。

还是在讲空,只是破第二层执着的空还是本来的空

这不过是说∶以空为空的空,是与有相对的,绝待是不落于有空——非有非空的。

还是要让他知道,“空”落在相对是不对的,应该要绝对才对,所以非有非空

说法虽不同,实际仍不出二谛的含义。

这里又引申了一个问题我现在作比喻,大家注意听!为了要知道这个是如幻的,我们说非有非有是什么意思?就在讲空那我现在说非非有,那是什么?本来是非有现在是非非有,前面一个是否定的意思又否定非有那就是破了执着非有的人那如果再进一步,非非非有,又变成什么我们会被这个文字搞混其实我告诉你,都一样,你面加一百个非,其实都不离开有跟空,就是这样子而已他只是强调一直在破其实都不离开一个根本,所以不要被这个搞混了人家说有,你说非有他说非有,再来非非有;然后再来一个非非非有我告诉你,你会被这个搞混,对不对?其实很简单,你们回到原点来就好,怎么讲都不离开有、非有,就是这样子而已

有人以为于有空之外,另有一非有非空,

是不是又执着了为了破有会执着空,不得已讲非有非空好,现在又有人以为有跟空以外另外还有个非有非空的东西出来了。

不能理解即有空而超越的泯寂妄执,仍从横的去了解,故进而更说∶有空与非有非空,都是世俗,非有、非空、非非有非非空,才是胜义,

讲非有非空是在破对空有的执着么好,今天这个药变成病,那怎么办要破这个认为实有非有非空的观念,所以进一步说非有非空还是世俗,不是真正的胜义了,真正的胜义是什么?是非有非空,非非有非非空进一步再破

这是复中之复,也可说圆——具足。

复上加复,也可说圆——具足。大乘佛法讲圆教圆法,大概都在这里,提升到一个更高更高的否定的那个境界,认为那是最圆满的。

其实,这与说有空二谛的「胜义空」,意义还是没有什么不同。

是不是还是在显胜义空性而已但是对那些执着的人,有破的功能其实根本理论是完全一样的。

所以三论宗说∶凡言语所表诠的,心行所缘虑的,都是世俗,

你讲得出来的法,不管你怎么讲,你心里还能够有所缘感受得到的,心还能思维得到的,能够接触得到的,都是世俗。

唯有「心行语言断」的,方名为胜义。

这个就直接最干脆了,你能语言表达的心所缘相的还能心所体会感觉的那个都不是了所以我们讲心行要断灭方名为胜义。

这样,三论宗所说的四重二谛,实只是一重二谛,

他只是一直破一直破我看那个方东美教授谈《华严经》,里面有谈到三论宗,他认为三论宗一层一层修行,连续四层提升到最高的境界,他认为那个是最棒的他的讲法是什么?我们随着体悟,好像有一个东西一直在提升,提升到第四重,那是最高的,跟本体相近的那个才是的。方东美教授是很了不起的,对《华严经》非常有研究的,也是相当有内涵的但是他还是没有离开这个观念,他最后认为那个四重最高的那个,就跟天台宗法华讲的最高境界相应的所以导师为我们析这些观念,那我们对这个法空的问题越了解我们就不会迷惑了不然的,我们一般的论书每一个都写得很好,都非常的有境界,我们是搞不清楚的到底是了义还是不了义,你真的分不清楚所以我觉得导师为我们抉择这些真的是太重要了!所以导师告诉我们:即使四重二谛好超越了三次更高,其实还是没有离开根本一重二谛。

不过约众生的根性不同而差别说了。

跟前面是一样的,横竖说,单复,复中复还是一样,还是为不同根性的执着而产生的说法而已,根本还是在一重二谛俗谛跟胜义谛),没有离开这个的。表面上看起来一直破一直破,越来越高;其实哪里有越来越高根本没有所谓的境界如果是越来越高,那个境界就有好几层,哪里是这样佛法讲根本只有一重哪里有好几重这个我们要明白!你只要把这几个重点用心体会一下,真的明白了,你真的有择法眼!不管将来走到哪里,人家谈什么你不会颠倒,不会糊涂的随便跟着人家跑。这里太重要了!

    各位大德:我们今年新的开始了,希望今年大家都能有所收获我们上次是讲单复,下面接着讲:

三论宗的横竖说,与辩证法有类同处,也有不同处。依辩证法,有是肯定的——正,空是否定的——反;亦有亦空是综合的——合。他所说的合,实是更高级的正。正反合的辩证过程,都是顺于世俗名言而安立的。换言之,即唯横而无竖的。因为所说的合,它还归于正,不过是更完满的正而已。

西洋的辩证法——正,反,合。三论宗谈到的横竖,跟辩证法有相同的地方,当然也有不相同的地方我们讲正反合的合,其实只是更高级的正比如说,从正面看,从面看,最后综合看这个综合看其实是把正面看衬托得更精细所以这里讲合其实是更高级的正,还是衬托更正确更圆满的那个正而已。但是在辩证法的过程,不管是正反合,都是顺于世俗名言而安立的只要讲到名言,我们都知道这个是世俗谛,只要是正反合的辩证过程都一样不离开世俗名言也就是说,从横跟竖来说只有横的不是竖的横的就是俗谛,竖的就讲真谛。

三论宗所说的横竖单复,都是顺于胜义的。

这个就是跟辩证法不同的地方,辩证法是世俗的名言但三论宗所说的横竖单复都是顺于胜义,不是世俗的。

如说有是正,空是反。空义虽含有二种性质∶一、否定它——错乱的执相,二、不碍它——缘起的假名,但不碍有的空与否定戏论的空,还是空观的过程,而不是究极的。

这里就用三论宗的胜义部分来讲,比如说“有”是从“正”来讲,“空”是用否定的“反”来讲所以下面有两种空义,所谓的空,他否定的是错乱的执相我们在讲空的时候,有的人认为是在破有,其实不是在破有是在衬托出有的本质由于众生对有执着是错乱的,是执相的,一定要否定这个执着,而不是否定有的本身第二空义又可以显出缘起的假名所以一方面是在否定实有感颠倒执着的部分,一方面反而衬托出的真实内容,由空义故一切法得成的缘起假名反而是能成立的,所以这个缘起假名不碍有的空与否定戏论的空,还是空观的过程,不是究极。也就是说,从缘起的角度来看,虽然讲空是不碍有的另外在否定的错乱相的时候,是否定戏论的这一部分,这两种空都是空,但是导师这里点出来,这个就是空观的过程,不是究极,为什么?

因离执而悟得毕竟寂灭,才是空的真意。

不管是缘起的有还是错乱的形相来展现空义的时候,那个只是空观的过程,而真正用空体会到毕竟寂灭,才是空的真义。比如说我们体会到空性,是要能所俱寂,能够离开一切的执着真正体会到法性的寂灭,这个才是我们真正要讲空的目的跟意义比如说修行,我们都执着万法是实有的,产生爱染执着,那我们就讲空义,来破这个执着,理论上观念上我们在修学体会的过程,可以慢慢了解这个法义。但是了解法义跟深观空性还有距离,即使在观照空义的时候,我们可以体会到生灭现象的非实但是,如果亲证寂灭法性就不那么容易了。为什么?你真的要能所俱寂,亲证寂灭法性,那个才是真正的也就是说,我们今天不管修什么,如果不能体证到寂灭的法性,贪嗔痴烦恼是不是能止息还是一个问题。

佛法为引导众生悟入胜义,所以论辩的过程,虽与辩证的过程相近,而说空,说非,却不滞于有空的总合。

佛法讲空讲有,只是为引导众生悟入胜义,所以在辩证的过程跟辩证法很相象但是佛法讲空或讲非,在否定,却不滞于有空的总合,与西洋的辩证法正反合的合是不一样的,不会停滞在那个地方。

众生的根性,是顺于世俗的,即总是顺于正或综合(正)的。

也就是说我们从世俗的角度很容易把正的或者是合的这一边执为实在的,所以说顺于世俗的,总是顺于正的或者综合的这一边。

如佛说俗有与真空,佛说的空用意是竖的,超越的,但众生从相对的见地去看,以为空是偏于一边的,亦有亦空的综合,才比较圆满。

为什么要点出这个重点?因为这个非常重要!我们今天讲空,是否定“有”的实有性,不是在否定“有”

这是顺俗的,

一般众生的根性是顺于世俗的观念。佛陀讲俗有跟真空目的是竖的超越的,讲的空不是在破有,而是在显缘起的有,是在破自性的有。这样的空跟有其实不是相对的而是相成的但是众生总是在相对的观念里面去看,以为空跟有是相对的,所以认为空是一边有是一边,应该亦有亦空才是综合的才是圆满的就会有这个观念。

三论宗的第二重二谛,起来否定它,说非有非空。

三论宗有多重的,一重二重三重四重,一直破,为什么?其实只有一个原因因为众生总是执着在相对的观念里面讲非有非空执着非有非空讲亦有亦空执着亦有亦空只要你一执着他就再用一层破。其实第一重如果明白了需不需要第二重第三重第四重的破不需要我记得过去看方东美教授有谈到三论宗的问题他是台湾大学教哲学的,研究华严的),他就很赞美三论宗的这个破为什么?一层一层破,一层一层的超越,最后面是最完美的,他的书是这样写的。但是在我个人的看法,如果我们对空有的观念直接就明白,比如说一开始就了解般若的空义,或者是中观的空义,真的当下明白,那需不需要二重三重四重的来破?根本不需要因为你对空有的关系没有搞清楚,用世俗相对观念来了解空的时候,你会执着这个空跟有相对的空,所以认为不究竟,才需要非有非空,亦有亦空才是究竟的这个空变成跟有相对的两边了,一开始就误解了,才需要再来破一个非有非空,亦有亦空因为亦有亦空非有非空还是会执着,如果第一重执着,第二重还是会执着,那第三重还是会执着,其实你第一重不执着,根本就不需要第二重的破。所以这个跟前面的问题一样,如果对中观的空义当下能明白的话,后面就不会有问题了。问题是今天所有的宗派,后来的这些体系思想都认为中观不了义,为什么?他认为中观是断灭,认为空是没有的,跟有相对的,才有这个问题。如果对中观的空义真的明白,空是不碍有,因为空所以能缘起有,那这样空跟有是不二的怎么会有矛盾呢

世间的一有一空,或亦有亦空,都是世俗,而以非有非空否定它。否定亦有亦空,虽不碍于亦有亦空,而意在即有空而泯绝无寄。

三论宗为什么第一重二谛二重二谛,然后三重二谛一直下来原因就在这里。这个泯绝无寄跟前面讲的悟得毕竟寂灭是一样的,主要的目的还是在这里。

非有非空,不是孤零的但中,但这决非不圆满,而需要更说双遮(非有非空)双照(亦有亦空)同时的。如说双遮双照同时,依然是顺俗的,是二句中的有,四句中的双亦,永远落于世俗的相对中;

这个问题就衬托出来了如果说到双遮双照的同时,依然是顺俗的,永远落于世俗的相对中你前面第一重如果不透,第二重否定,这样一重一重下来一样都是顺于世俗的,观念如果不变都是完全一样的。

竖的,即向上一而意在言外的。在这些上,三论宗的超绝论而不落入圆融论,充分的表现胜义空宗的特色。平常所说的四句或超四句,依言离言等,也可以得到正确的理解。

三论宗还是有他特殊的地方,跟圆融的不一样,他是超绝论不是圆融论,目的是什么?——意在泯绝无寄,跟悟得毕竟寂灭这空的真义是一样的所以三论宗虽然一层一层的破,只是对于那些还不够了解的人执着于相对观念的人,还要继续破他的执着所以非有非空,再来亦有亦空,一层一层的破但是中国的三论宗很快没有继续的承传,为什么?因为最后还是被天台宗融合了这里有一个重点,就是三论宗这种论破的方法,主要还是在泯绝无寄,所以叫超绝论不是中国所谓的圆融论这里导师点出三论宗还是表现胜义空宗的特色,所以三论宗是属于中观的空宗

前面是讲横跟竖的问题。再来讲

于教中假:古三论师曾提出于二谛与教二谛的名字;教二谛是说明为如何如何的

比如说佛陀以二谛说法,他的内容就是教二谛。那么于二谛是什么?

于二谛可有二义:(一)从佛菩萨安立言教说,于二谛即佛智体悟的不二中道——不二是不碍二的,是教二谛所根据的;依于二谛而有言教,即教二谛。中论说∶「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所依即于二谛,为众生说即教二谛。

教二谛是说明二谛的内容是如何如何的,是于二谛说法的言教。于二谛就是教二谛所根据的内容,也就是佛菩萨所体悟的不二中道内容诸佛二谛为众生说法这个所依据的二谛就是于二谛。

    (二)从众生的修学说,佛所说的是教二谛,教二谛是依名言安立的,名言安立的是相对的,要我们从相对无自性而体悟那离言的绝对的。

佛陀所说的法就是名言名言安立的一定是相对的就在相对去体会的无自性,然后悟入那离言的绝对也就是说,真理是绝对的,是离言句的,不是名言假施设的。这些要怎么去体会?就是要从相对中一切法包括语言都是相对的体会的无自性——从相对中去体会绝对。

所以佛说的教二谛,说有为令众生了解为非有——有是非实有;

佛说二谛,谈有为生灭种种法是让众生去了解非有,就是不是实有的意思。

说空令众生了解为非空——空是不真空。

不是真正什么都没有,这几句话很重要!其实我们上课以来一直在讲空义的问题空性的问题空有的问题,重点其实就是这几句话佛陀在讲有为法,让我们了解所谓的有为法不是真正的实有自性的有,是非实的讲空反而是让我们知道,空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反而是能缘起的。

从说有说空的名言假立,悟解那非有非空的离言实相。

如果没有从缘起的有为法去观察根本就不可能体悟到所谓的离言实相。我们从中观的空义一直在熏习的就是这个观念,所以空不是离有另外有空,空就在讲有的内涵讲空又不能离有,离有什么都不存在。所以空有本身不是相对的。但是一般人用世俗的观念总以为是相对的两边,其实不是导师一再阐扬这个理论,让我们明白真正中观的空义不是在破一切法,是在成立一切法,因为空义故才能缘起一切法,因果才能成立,人间才能够千差万别的存在,才有善恶是非才能够彰显一切法的缘起相。

这样,以言教二谛——有空的假名,悟非有非空的中道。传到江东的三论宗,是侧重于第二重二谛的;以二谛为假名,中道为实相的。

这样二谛变成假名而中道才是实相。其实真正的中观需不需要这样子把它分开缘起法从论》来讲: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假名,亦是中道义。而不是二谛作假名另外有一个中道。

一般人不知有空是假名,凡夫闻有即执为实有,小圣闻空即住于但空。这样的有,于凡夫成俗谛;这样的空,于小乘圣者为真谛,悟得离相而证但空。

从这个角度来看大乘佛法都在批评这一点,不管是有是空都是假名,但是众生都执为实有。这里批评的小就是讲声闻圣者,声闻圣闻到空,他认为什么但空。但空就是偏真的意思,所以众生执为有就变成俗谛,那么这些声闻者住于但空,以为这样的空就是真谛。所以他们悟是离相,证但空。

此即名为于二谛,即与佛说二谛义不能完美的吻合。

所以这里认为于二谛不够圆满其实是因为凡夫执为实有,声闻证的只是但空,都不是佛陀的真义。

佛说二谛,令众生悟解不二中道,不是令众生闻有有,闻空滞空的。

佛陀真正的本怀没有办法了解,佛说二谛要让我们悟真正的中道,不是为了让众生去执着有,也不是去执着空。

三论宗以毕竟空为大用,而宗极在圆中。所以说小乘证但空,对凡夫说是对的,对佛菩萨的圆见中道即不对。学佛者应于俗有真空而不执有空,依此而入中道。

三论宗还是以毕竟空为大用,他的宗极目标就是在圆中,不是在但中。(反正我们中国越后面的都讲圆中的,绝对不会认为声闻证的就满意了,认为那些都是但中,不是圆中。)所以说小乘证但空,就是声闻乘如果悟的只是偏空的话,对我们凡夫来讲他是对的,他是已经有证果的但是佛菩萨的见解来看认为这个就不对。佛菩萨要圆满圆中,但中是不对的。所以我们学佛的人,对于俗有真空而不执有空,我们讲有讲空都不能执着在实有的有跟空里面,要依此而悟入中道。

这样,三论宗的正义,即中假义。但决不执取中假。如于宗义不能善巧修学的,执中执假,正统的三论师名之为中假师。

因为三论宗还分古三论师,就是比较早期的后面的叫新三论师。那么三论宗的真正意趣即中假义,但决不执取中假。讲空有不执取空有,讲中假不执取中假但是如果对于这些宗义不能完全了解的人,就会执着在中假,所以正统的三论师就叫这些人为“中假师

此等学者对中假起定性见,决定说非有非空是中道,亦有亦空是假名

一旦执着在中假上就把中假分成定性固定的)。为什么因为他说非有非空才是中道,亦有亦空是假名

这是不得中假的真义,

不了解真正中假的真义。

所以嘉祥大师呵斥为「中假师罪重,永不见佛」!

这是嘉祥大师批评的。

要知说非有非空是中道,若从依言相待的说明说,非有非空何尝不是假名?若体悟而有而空,即于有空而彻见实相,有空又何尝不是中道?

这个就是导师的结论重点!我们说非有非空,如果从名言的相待上来说明,这个非有非空当下就是假名,因为你用名言来讲本身就是假名如果你在有当下就体证的空,在有空的当下就彻见实相,那这样讲有讲空都是中道,是不是这样子一个是明白,一个是不明白不明白的人讲非有非空才是真的其实这个非有非空还是名言假设的怎么会是实有的呢真的了解有的当下即是空,有的当下就能见实相,那这样讲有讲空其实都是中道也就是说,真的明白了解实相的人说有说空都没有障碍,他不会执着,不会变成定性如果没有真的了解的人,你说非有非空,其实还是执着在假名上,以为是实在的还是执着。

嘉祥大师因此约体用而作如是说∶说中道时,非有非空是体中,而有而空是用中;说假名时,非有非空是体假,而有而空是用假。

嘉祥大师以体用来分别:讲到真正的中道义,非有非空是体中,而有而空是用中一个是讲的体性,一个是讲的用。如果说假名,非有非空都是体假,而有而空都是用假所以你要讲的体、用,讲它的中、假,只要用这个体用的方式,就可以这样去讲下面是导师的说法。

但这也不过为了引导学人作如此说,若肯定执着非有非空为体,而有而空为用,也决非三论者的本意。

这个就是导师的观念。无论怎么讲,也还是引导学人的一种方便说如果你一定执着非有非空就是体而有而空就是用,这样的讲法也绝对不是三论宗的本意。也就是说,这样的说法你知道他只是善巧假名说,不要执着。

总之,三论宗是即俗而真,重在超越而远离一切见执的,这应该也就是佛法体证的重心了!

真正的三论宗绝对跟龙树菩萨的中观是一致的即俗而真——在世俗谛里去见第一义谛那么即俗而真,重点是在超越远离一切见执!我们今天有很多知见观念不了解真相,其实我们本身都很执着。讲即俗而真的目的就是要你在俗的当下去超越,远离一切见执。什么见执?实有感,自性见。这个就是佛法要体证的重点。讲二谛就每一个角度举证来批评抉择,我们就知道从二谛的观念来看,如果解释二谛的入手方法不同看法不同,后面的差别就很大。中观的二谛唯识的二谛真常的二谛都不一样,为什么?看法不同。我们学法如果用中观见来看二谛,很容易就了解佛法的正义。如果用其你会发现有很多问题,导师已经替我们一一抉择了。所以我曾经问导师的一个重点就是这个地方,如果我们真的把中观见抉择非常清楚后面就没有这些问题因为把中观的空义当作是没有断灭了,才有这个问题争论了一两千年中观一直强调的即俗而真,即俗谛而体会真谛即有而空,当体即空,这个空有是不二的,不是两边相对的明白这些的时候,哪有后面问题所以要了解中观的立场导师抉择这些法有多重要!如果我们一下子就直接契入中观的法义,那需不需要两千年来争论这么辛苦,因为历史的过程就有这些争论这些问题今天把它厘清抉择出来让我们看得清清楚楚,那要学空学有学中假,我们会不会执着如果导师没有这样抉择我们不知道这些问题,也很容易犯这个毛病历史过程中这么多宗派的理论都为了这些争论不休,今天导师一一把它抉择得清清楚楚,那我们就方便多了。所以《中观今论》是导师对这些法抉择的心要,我们还是要多下一点功夫,重点就在空义。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