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缘起法

 
 
 

日志

 
 

《中观今论》讲记52  

2014-11-27 09:19:03|  分类: 中观今论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一章 中道之实践

      第一节 顿渐与偏圆

论到证悟,有偏真与圆中之分。在学习的过程中,论根机,有钝根与利根;论悟证,有顿悟与渐悟。顿渐与偏圆,是有关联性的,今且综合的说明。向来中国佛教界所称颂的证悟有二∶(一)道生的顿悟,(二)禅宗的顿悟。道生与禅宗的顿悟是不同的∶道生以为证悟到的真理是无差别的,不悟则已,一悟即圆满究竟。所以道生是主张顿悟成佛,也即是主张渐修顿悟的。在平时修集种种资粮,达到究竟时,一悟永悟,一了百了。众生流转生死至成佛的中间,都可说是在梦中,唯有佛才是大觉者。

关于顿悟的问题,我们中国也有很多不同宗派的理论都互相探讨。导师把这种顿悟的内容来开示让我们明白。他这里讲道生的顿悟跟禅宗的顿悟是不一样的,为什么?道生认为一旦顿悟成佛的时候是一了百了就解决了但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忽然间顿悟的,他还是从渐修的过程达到顿悟的,但是当他悟的这个当下,就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他的观念是这样子。

禅宗所说的顿悟,不是渐修顿悟,而是直下顿悟的

禅宗的顿悟不一定要前面的次第慢慢的来,他是当下直接就可以顿悟。

主张学者先求自悟本心——本来清净的佛性,一旦廓然大悟的,即参学事毕,也有以为从此应圆修万行。这两种顿悟论,相差极远。道生是约究竟佛位的圆满顿悟说,禅宗是约众生初学的直悟本来说。

所以禅宗的顿悟是先悟自己的本心——本来就清净佛性,当下先悟自心。那么另外一种说法是悟后还要圆修万行。这两种说法也就是说先悟本心,然后慢慢去圆满的修行。但是道生的顿悟就不一样了,他是前面先渐修的,后面悟的时候一了百了,不需要再继续了。

依大乘佛法的共义,应该是从渐修到顿悟,再从顿悟到圆修。

这几段蛮重要的,一些争论的问题我们在这里都可以得到共见。

众生最初发心,亲近善知识,听闻正法,修积功德,以及以大悲心作利他事。菩萨证悟以前,要有长时的渐修。唯识宗说∶要于资粮位积集福德智慧无边资粮。龙树说∶「若信戒无基,忆想取一空,是邪空」。若没有福智资粮的积集,即梦想悟入空性,这是不可能的。

很多人都希望自己快点悟,快点解脱但是大乘法的共义还是要从渐修到顿悟的,也就是说前面一定要有资粮有的人这一生一闻百悟,那是过去聚的资粮,不能说他没有资粮所以不管是唯识宗或者是龙树菩萨讲的,重点都是让我们明白没有福智资粮的积集梦想悟入空性是不可能的。

资粮不足,悲心不足,常会落于小乘的但空偏真。这还算是好的,堕于无想外道、空见外道的也有呢!

导师提醒我们资粮不足,悲心不足,这个大乘佛法正常道来讲都是条件不足的。如果悲心不足,那很容易落入小乘,证偏空资粮不足你要成就菩萨的证悟那也不可能。所以导师就讲如果落于偏真还算好的,还有的跟外道一样会落入无想外道,比如说悟到无想定就以为是了或者是空见外道以为在空的境界就没有了,空无边处以为就是了。

初期大乘经论,说广积资粮到无生法忍,在七地;

有的说无生法忍是七地,有的说是八地。但是,我们从初期的大乘来看,要广积资粮到无生法忍,证无生法忍以前都是在积聚资粮,因为前六度就是六地,那这六度等于都还是在积聚资粮一样的。

唯识家与后期的中观师,说在初地。

初地以前都是积聚资粮,但是初期大乘讲法是到悟无生法忍的菩萨,七地以前都是在积聚资粮,这个时候不管是初地还是七地。

此时,悟到一切法空性,遍一切一味相。空无相性,不了即不了,一了则一切了,故此也称为顿悟的——中国称之为小顿悟。

也就是说不管是证初地还是七地,悟的是空性,遍一切一味相,一切万法所有相,只是一味的,就是空性。所以我们说空性无差别无分别就在讲这个,因为是一味的空无相性,这个空性不了即不了,你没有体会永远没办法一了则一切了,一旦体证了一切都解决了。这种情形也叫顿悟,悟到什么空性。一旦悟到一切法性的平等相就是无相。所以真正明白空性的人,一切法都明白了,所以一了一切了。如果没有体悟到这里,你根本就是不了所以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半顿半悟的?没有。这个也称为顿悟,中国是称为小顿悟。

此顿悟空性,重在离一切相的平等法性之体验,而巨细无碍的缘起事,功德无边的悲智事,此时都没有圆满。

所以虽然见法了,或者是到八地了,还没有究竟,只是体会到平等法性而已。但是缘起的万法——缘起事,功德无边的悲智事,行菩萨道的大悲愿到这个时候都还没有圆满。

更依此顿悟的般若慧,摄导万行,修习上进。

如果是初地的话还有后面没有圆满。就像我们讲二五菩提,你明心见性了还要严土熟生,才是真正的行菩萨道,利济一切众生到圆满。

这与悟前的事修不同,

这里讲的以般若慧摄导万行,修习上进,已经悟了跟还没有悟以前的渐修聚资粮不一样。

悟前修可称为缘修,悟后修可称为性修,

前面根据的是一切缘起的万法,叫缘修。悟后是从空性的立场起修的,所以叫性修。

即与般若——称法性慧相应而修。

所谓的性修其实是从般若的智慧里面于法性相应慧而起修的。

如达到性修不二,事理无碍,福智具足,方是究竟成佛。

真正大乘的共就是应该从渐修到顿悟,然后从顿悟又开始缘修到圆满,这个才是大乘的正常道。那么前面讲的顿悟跟这个正常道的悟哪里不同我们就可以分别了。

这是大乘佛法修行取悟的通规∶因事修而起顿悟,依真悟而起广行,顿悟在实践过程的中心。

比如说从开头走到一半的地方叫顿悟,然后继续修行到圆满,所以这个顿悟是在修行过程的中间。

至于道生的直修到成佛而顿悟,是末后的;

道生讲的顿悟是在最后面,不是在修行的中间站。

禅宗的不重事修而先求悟,是最前的,

也就是修行的开头,最前面的那么正常的修行顿悟是在中间道生的是在最后面才顿悟,这样大家就明白了不管将来是讲道生的顿悟还是禅宗的顿悟,还是大乘正常道的顿悟,你们就可以分别了,什么才是正常的。

都不是大乘佛法的正

这就导师判别是什么?悟是在中间前面福慧资粮后面的广行利他都要,顿悟是在中间的。那么道生的在末后,禅宗的在最前,都不是大乘佛法的正。这样我们就可以判别了。

从凡入圣,即先从事修而后入真悟,所悟的理是什么?这可安立为悟圆中与悟偏真的两种。

导师把悟的内涵分成两种,一种悟圆中,一种悟偏真,都不够圆满。

上面曾说到,西藏传有二宗∶(一)极无戏论,(二)现空如幻,天台宗也说有偏真与圆中两类。唯识家说真见道证真如而不见缘起,月称论师也不许可见道的悟圆中理,但他们皆以究竟圆悟中道为成佛。

西藏两宗:一是极无戏论,二是现空如幻。这就天台宗偏真圆中两个一样了。那唯识家说真见道证真如而不见缘起是什么意思?就是真正见到真如的时候是不见一切法,这个是体证空性的时候,也就是能所俱泯,不见缘起一切法。那么,月称论师也不许可见道悟圆中理,见道的时候不说圆满的,他们都以究竟圆悟中道为成佛。所以只有见道的时候并不是已经真正圆悟中道,只是偏真而已,还没有完全的圆满。

中国的三论宗,不承认大乘有偏真悟,悟即是圆中的,二谛并观的。

三论宗认为大乘佛法本来一悟就是圆中的,怎么会有偏真呢?因为真正大乘的悟是二谛并观为什么?因为三论宗讲的是中观的思想,是二谛并观真俗不二的。所以他的角度就不一样,他认为如果我们学的是大乘法,你不悟就不悟,要悟的话一定是二谛并观,绝对是圆融的怎么会只是偏真呢但是唯识家认为见道见真如的时候是不见一切法,月称论师也认为见道的时候不是圆中,不是圆满,那这就不一样了。

考龙树大智度论,是有偏真与圆中二类的,

导师从另外一个角度,用《大智度论》抉择确实有这两种,一种是偏中,一种是圆悟的。

如说∶「般若将入毕竟空,绝诸戏论;方便将出毕竟空,严土熟生」。由般若慧泯绝一切而不取相,即是悟真性;

这个就是将入毕竟空,绝戏论的部分将入毕竟空就是悟空性,一切戏论都止息了。

方便智从空出有,才能行庄严佛土、成熟众生的广大行。

从根本智出方便智从空出假)。体证到空性以后回到世俗来严土熟生,这个就是行菩萨道的广大行。

大乘的慧眼,即见道的实相慧,

什么是慧眼?就是见道见法,见实相的智慧。

智论说∶「慧眼于一切法都无所见」,此即与藏传的「极无戏论」相合。

慧眼于一切法都无所见,这个是见到什么?就是体证空性的时候,一切法缘起是看不到了,这个跟藏传的极无戏论相合,跟唯识的见真如不见缘起也是相合的。

然论中也曾说:「慧眼无所见而无所不见」

慧眼见法见空性了,一切法不生但是无所不见,这就是从空出假了。

这即泯绝一切而显了一切,显了一切而泯绝一切,

一切法都已经泯绝了,不再显现但是由后得智还是可以显现一切虽然显了一切而泯绝一切虽然一切法宛然有,但是不执着

即悟圆中的根据——

一切法无所见而无所不见的时候,就在讲圆悟,空有无碍,事事无碍所以从这里也可以了解一点,我们刚修行很用功,慢慢了解一切法的如幻非实,对一切法不执着那个贪爱执取就淡了,身心自然凝聚,到某个因缘成熟,嗄!你会证入空性,身心不见,能所俱泯,但是体证到空性后永远在空性里面不见吗?不是的,你慢慢的体会到以后,又会从空出假,还是会显现一切万法。但是这时候在万法中不会执着。所以虽然显现一切,还是一样的泯绝一切——不再执着,不会生起实有感。这时候跟没有悟入空性以前是不一样的没有证入空性以前,一切法总是那么实在,那个实在感,那个贪欲占有执取还是会但是体证空性以后在万法中你就不会执着,所以说“显了一切而泯绝一切”。也就是禅宗讲的百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这个时候才叫悟圆中。所以导师是从这一点作为悟圆中的根据,因为《大智度论》有谈到这个问题。

此处龙树所依的般若经,与玄奘译不同。

因为龙树菩萨也是根据《般若经》的空义来抉择的,那么这个《般若经》跟玄奘所译是不一样的。

天台宗引智度论「三智一心中得」

这个就是宗三写《佛性般若》里面有谈到天台宗讲到三智一心中得的问题导师认为,《大智度论》不是说三智一心中得,而是二智,不是三智因为有一点争论,那么这个问题导师也提出来了。

依此说一切智、道种智、一切种智的三智,

一般来讲说一切智就是阿罗汉体证的,道种智是菩萨的智,一切种智就认为是佛的智

一念顿了即空、即假、即中,即是圆观圆证。考智度论卷二七原文,不是三智一心中得,是「一切智一心中得」。

就是为了这一句话,因为他说是三智一心中得,导师说:“不对,是一切智一心中得。这里有一点争论。

「道智是行相」,以道智得一切智一切种智,所以智论的「一切智」,指二智而非三智。

这是导师解释因为道智是相,以道智才能得一切智一切种智,也就是说菩萨必须先有道智,然后圆成的是一切智跟一切种智所以认为《大智度论》里面讲的一切智是指二智而非三智,这是导师的考证什么叫二智?

二智如在菩萨位中,即道智,道种智;

这个是菩萨的菩萨位,从道智、道种智最后才能体证一切种智。

佛果一心中得,是一切智,一切种智。三智一心中得,或二智一心中得,姑且不谈,总之是圆证的。

导师这一段就是解释前面有所争论的地方,后面才解释一心中得。

一心中得,龙树菩萨引述的解释,可有三说:(一)一心,还是有次第的,如一刹那中有先生后灭;依此,可解说为先般若智证真,后方便智达有。

一心,他这里解释还有次第,比如说一刹那中,先生后灭,那么依这个先生后灭把它解说为先证到般若,体证到法性真性。后面从空出有,后方便智达有。他认为虽然讲一心其实还是有次第,一刹那还有先后,所以先得般若智证真,后面方便智才达有这是讲一心。

    (二)一念心中得,虽顿得而用不妨前后起,即顿得而渐用。 

    悟的当下叫顿得但是没有妨碍到前后。也就是说,悟的当下是顿得,但是可以渐用。

    这是说∶悟理时,不能说但得般若或但得方便。

    方便是用,般若是体。悟理的时候,你说只有悟到般若的理还是得到方便的妙用呢?是不能这样分别的。

    虽圆满证得,然慧的作用,可以有先侧重此而后侧重彼的不同。如一时得到多少东西,但可以前后使用,不必在同一时用。此有类于萨婆多部的或得而现前,或得而不现前。

    悟的时候,你不能说只有悟到理,或者是悟到妙用。圆满的证得应该都有,但是使用有先后比如说我们得到多少东西,但是我用的时候可以前后拿出来使用,不必同时使用。但是这样跟萨婆多部里面的法义解释有一些类同。为什么?萨婆多部认为,你所得到的体或得而现前,或得而不现前。部分可以显现,部分不显现意思是一样的这是一念心中得。

    (三)一念中得,即可一念心中用。三论宗以为∶「发心毕竟二不别」的,从最初发心到最后证悟,是相应的,同一的;佛果既一心中得,菩萨也应该是圆观中道的。

这是三论宗的讲法,他认为初发心到最后的证悟是没有差别的是相应的是同一的;佛果既然能在一心中得,那菩萨也应该能圆观中道。因为三论宗是二谛并观的是可以圆证的所以也认为是这样既然一心中能得,那么初发心跟成就的时候是一样的是同一的。佛果既然一心中能得,那菩萨应该当下也能够圆观中道他是用这样的理论来成立自己的说法。

经中有处说∶根本智证真如,后得方便智起化用,这是无差别中作差别说,约偏重说,是约顿得渐用说。

导师用经中的说法,得根本智的时候是证到真如但是后得智起化众生的方便用,这个是在没有差别中把作为差别的分别而已也就是有所偏重的意思所以约偏重说是顿得渐用。

所以初修观行,缘起性空是要圆观的;悟证时也必是圆悟的。

我们的观行是不是要圆观缘起性空来讲,如果开始修观行就是圆观的话,那证悟的时候应该是圆悟的。

三论宗否认大乘学者有见偏真的;但证偏真,是小圣的眇目曲见。

三论宗认为证偏真应该是小乘的问题,不是大乘里面有问题他认为大乘学者不应该悟偏真的,应该是圆中的。

西藏传有二宗——证偏空与圆中,但宗喀巴继承月称论师的传统,不承认有见道顿证圆中的,与唯识家说的根本智见真如略同。

西藏传说中也是有两个说法两宗,也是有证偏真跟圆中的宗喀巴大师继承的是月称论师的传统,所以讲的中观就是所谓的应不承认见道圆证圆中的跟唯识家讲的根本证真如一样

但以为缘起性空的无碍观,是初修行者不可缺少的正见;

我们一直讲缘起正见,其实重要就在这个地方。缘起就是性空,性空就是缘起。也就是说空跟有,性空跟缘起,这两个是没有障碍的是相依相缘的,而不是对立的。所以我们对于缘起性空一定要很深入的去明白真正的本质跟内涵。缘起就是一切的有,性空就是讲的非实无自性。我们今天要了解佛法,要了解中观义,要了解缘起性空,一定要了解它的无碍,是相依相缘的这个叫无碍观。初学佛法修行的人一定要先建立这个正见如果这个内容都不清楚,那不叫正见。

观空性是不能离开缘起而别观的,要于缘起而观察性空的。同时,性空也是不坏缘起的。这即有而空,空不碍有的中道观,是从初修到实证间的加行观。

我们从初修了解性空缘起的道理,知见明白了,正见建立了,就在万法的缘起中去观察的性空,明白性空是不坏缘起的。这个不坏两个字最重要!这即有而空,空不碍有的中道观,在有的缘起法当下知道的空。空跟有没有障碍,没有相对,这个叫中道观。空有无碍,不着两边,这个就是加行观。体会到空不碍有,即有而空,这个过程一定要进一步的明白这个叫加行。所以我们在万法中知道一切万法的生起都是缘起的,因为缘起就是性空,所以一切法当体即空。知道空才能缘起万法,所以空也不能坏万法,反而是成立万法,因为空义故一切法得成。这个就是加行,过程一步一步的深入。

如实悟证时,必须破除众生的妄执实有性,所以必是离一切戏论的。

我们观照目的是什么?就是要真实体悟破除那个自性见实有感。所以必须离两边实有实无)的一切戏论才能真正离开实有感的自性执。

我觉得∶中观的修行者,不必自夸为圆证,或以为惟自宗能离一切戏论。

这句话最重要了!中观的修行者不必自夸为圆证,我们需不需要说我们修的是最圆最顿的最圆满的,不需要自夸这一点那或者认为我自宗我们自己才能够离开一切戏论不需要这样子了。

总之,行者的悟证,首先要得空有无碍的正见。

前面是分析每一宗每一派每一种看法每一种理论的结构内容,最后导师会把重点再提示一次。如果我们一开始就有空有无碍正见后面那个议论就没有了,就没有那些一大堆矛盾障碍了。

这是三论、天台以及藏传中观者所公认的。

不管是从三论、天台或者是藏传佛教里面,只要是讲中观的都公认这个是重点。

此时,若功德不足,方便慧不足,即证毕竟空性,极无戏论;若功德深广,方便慧善巧,即能顿悟圆中。

如果我们没有功德福报都不作,方便慧空慧不足,那么你证入的就是毕竟空性,极无戏论,这个叫偏真。如果功德深广,方便慧又善巧,你体证的绝对是圆中——圆满的中道。那为什么会证入偏真?就是在功德不足,方便慧不足。那你要解脱到圆满的中道,般若智慧要建立,方便慧同样要建立,这两个都不能少,这就是福慧双修。如果有,那你不管多用功,了不起就证入偏真空性而已不能从空出假圆成一切的众生,没有这样的智慧。所以一旦证入空性的人,很快就想证入涅没事了所以为什么有人证入阿罗汉就解决了,有人就要行菩萨道,差别就在这里,这个发心不同了所以我们了解这些道理修行不要讲圆中了,可能要证偏真都不容易,为什么?这两个还要

二者同依空有无碍的正见,同得性空寂灭的法性,在修行的路径与目标,可说是同一的,不过因众生根性利钝不同,有但证偏真与圆中的差别。

不管是要证空性或者是要悟圆中,两个都要根据空有无碍的正见。没有正见,你要入偏真都难正见最重要啊!即使是八正道前面也是正见,六度是般若为导,就是在讲这个同一就是要依据空有无碍的正见,没有这个正见你不可能进入体会的,那么证到的是什么?同得性空寂灭的法性你悟道,悟到什么你证道,证到什么就是寂灭法性。所以修行的路跟目标可以讲都是一样的,差别在哪里?根性不同,根性的利跟钝,这个抉择于前面加行,还有就是我们的资粮有人一听很快就受用,有人怎么听都搞不懂,为什么?这个叫根性利的问题有人来上中观的课,觉得空很棒,马上满心欢喜能信受有人听了这个不喜欢,要到别的地方听别的法。为什么会有这样差别就是根性利的问题,过去资粮的问题。

月称论师等不承认见道能顿见圆中,此即主但渐无顿。

所以月称论师认为见道不是一下就能圆顿中道,他主张但渐无顿——只有渐修没有顿悟的如果是顿悟也是渐修累积的。

然藏传的宝铠律生疏,也分明承认有顿渐二机的。但渐无顿,与龙树智度论·释往生品显然的不合。依龙树意,众生根性有利钝,有发心后久久修行始得无生忍的,有发心即得无生法忍,广化众生的甚至有发心即得无生忍,现生成佛的。

导师从《大智度论》去探讨,认为但渐无顿是不符合的《大智度论》里面认为众生的根性确实是有利有的。为什么?他说有人发心以后修行要很久才能体证到无生忍但有的人发心就得到无生忍去广化众生了;再有的人发心不但得无生忍还现生成佛。这就表示确实有钝根利根不同难怪有人这一生学了法听了法,很快就悟到无生法忍有人怎么讲就是进不来。我们出来弘法跟大家结缘也发现这个问题。同样一个问题,我讲两次三次,有人就听懂了有人听一次很快就明白有人听十次二十次真的就是不懂。所以这个跟过去的根性利是真的有关系。

这种思想,见于大乘经的入定不定印经,龙树菩萨不过引用经义而已。

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所记载的,都是过去的佛经引申出来的法义几乎所有的经典他都会把重点提示出来。比如说他谈到念佛的问题,西方极乐世界的问题,他引用其的经典说到某某问题,每一本经论都有他的主题,中国八大宗都认为龙树菩萨是他们的祖师,因为《大智度论》里面几乎什么经典包括净土的问题禅的问题般若的问题都有只要谈到跟他们那一宗的理论有一样的就说龙树菩萨有说某某就是他们的祖师了我想八宗共祖应该是跟《大智度论》有关,因为他牵涉的范围很广。

但此所说的利钝二根,是以未证悟前有无积集福智资粮而分别。

所谓的利根根,其实在没有证悟以前到底有没有积集福智资粮而来分别说的。

未广集福智资粮的,或悲心不充,即须长时修习始得无生法忍。

如果过去没有积很多的福报智慧的资粮或者是悲心不够,那么你要时间长一点去修习才能得到无生法忍。

有因过去广修众行,福慧圆具,悲心充沛,故一见佛闻法,即悟无生法忍,甚至有证得圆极的佛果。龙树以为释迦佛是钝根菩萨,七地得无生忍;由此可见钝根菩萨,即普遍而正常的大乘根性。

这几句话很重要哦!龙树菩萨认为释迦牟尼佛是属于根菩萨,他没有宣扬说大家要学利根,为什么?他说释迦牟尼佛是七地得无生忍。由此可知真正的根菩萨普遍而正常的大乘根性要经过无数的阿僧劫,这个才是我们菩萨道的正常道。我们在上《契理契机人间佛教》的时候,最后导师讲真正的菩萨正常道是什么?是无量劫的去利益众生。导师要推广的是正常的菩萨道,就是不畏生死不住涅槃、愿意生生世世来人间利益众生的这个愿。这个在讲什么?不要急求近利了,不要这一生就要顿就要圆,那反而不是正常道菩萨的正常道生生世世来人间利益众生的,缘苦众生,这个才是真正的菩萨发心这一点我非常认同。以前我们修学很羡慕顿悟,也很想快点顿悟了快点成就了解脱了多好我现在反而不急了,觉得留一点来人间慢慢熏习好一点,还缘苦众生,真的悲心不足不能成菩萨的。我们怕苦怕生死、怕之谜,求到一个圆满的地方去都不会退转,在那边安养很自在。但是请问那边的一日一夜人间是一劫,那边的无量时间才能成佛,才来人间,地球成住坏空不知道几千万次了,那这些缘苦众生谁来缘?那还叫菩萨的正常道吗?所以我现在就不求自己享福自在清净了,还是跟导师一样愿生生世世来人间跟苦难的众生宣传法音这个是很了不起的。我们要多学这一点。

利根是极难得的,是极少数的。故月称约一般说,但承认见道的极无戏论,也就是约大乘正常道说的。

月称菩萨谈到见道极无戏论,就是在根菩萨的立场大乘的正常道来说的。

反之,天台、贤首家,发挥圆观圆证,不但非一般行者所能,而且也不能不说圆渐的修习。

从大乘的正常道来讲,是普遍真正的根性。那么反过来看,天台或者贤首讲的圆观圆证,就不是一般行者所能到达的了。所以虽讲圆观圆证到最后还是不能不说圆渐的修习还是要渐的,不是只有顿的。

禅宗的祖师禅,本是主张一悟百悟而彻底圆满的;但结果也还是安立三关,次第悟入。

不管是天台贤首讲圆顿,最后还是圆渐。禅宗的祖师禅讲一了百了,但是最后为什么还要安立三关重关牢关还是要一关一关次第的悟入,那这样讲起来还是渐啊!

故见道的圆证空有无碍是可能的,而事实是不易做到的。

在见道的时候就能够圆证空有无碍在理论上讲是可以的但是事实上要做是不容易的导师就点出个重点!真正的修行不要讲理论上的圆又顿,而事实上要做到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玄学家每轻视直证毕竟空寂,大谈理事无碍,体用不二,何曾知道实践的事实如何,不过徒凭幻想的或增上慢的错觉,和人争胜而已!

    不只是中国讲圆讲顿,包括玄学家们谈的都是最高的理论——事理无碍,体用不二,而轻视直证毕竟空寂。其实直接契入法性空寂这样的见法是比较切实的如果说直接就事理无碍,体用不二,这个事实上在实践上真的是这样子吗?导师不客气的就讲徒凭幻想或增上慢的错觉在跟人家争胜,其实真正要做到不容易啊!事实上要修哪里是这么容易呢所以体证法性空寂然后在事上还要渐修,一步一步圆满,不是当下直接就事理无碍体用不二理论上利根是可以,但是利根是少数又少数的人那!包括佛陀都是根菩萨,你说几个人是真正的利根天台宗贤首都是讲最圆满最高超的,事事无碍的其实还是讲圆渐,一步一步慢慢来的并不是一下子就顿的《阿含经》里面也谈到这个问题,佛陀也先得法住后得涅槃。还是要渐修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