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缘起法

 
 
 

日志

 
 

《中观今论》讲记9  

2014-08-23 06:18:20|  分类: 中观今论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龙树及其论典

介绍一下龙树菩萨跟他论著这些论典。

      第一节 龙树论略说

约在西元一百五十至二百五十年间,龙树出现于印度的佛教界。

也就是公元一百五十到二百五十年,差不多佛灭后五百年到七百年。

他本是印度南方的学者,长养于大乘佛教的环境中。据传记上说∶他出家后,曾到北方的雪山等处修学。这个环境,造成他综贯南北、空有思想的特质,成就了他的伟大!

龙树菩萨的时候,其实大乘佛法的潜流已经慢慢发扬起来了,所以他在修学的过程也是在大乘佛教的环境中。但是他有机会到北方去,那边还是在小乘的学术里面他两边都有学,所以能够把两边的思想贯穿。

龙树以前,一味的佛教,向东南方发展的是大众(又分别说)系,向西北方开展的是上座系。

佛教本来是一味的从阿王以后分成两个系:一个是上座系,一个是大众系。就后来所谓小乘跟大乘。

拘泥而保守的上座系,被呵斥为小乘;活泼而进取的大众系,渐渐的开拓出大乘佛教。南北、大小,尖锐的对立着。南空北有,各趋一极。北方已完成极端实有的大毗婆沙论;南方的偏重理性者,于因果缘起的事相,也不免忽略。这种偏颇的发展,决非佛教之福。

导师这几句话,就已经把龙树菩萨当时的时空环境跟条件已经点出来了。印度南方跟北方,就我们中国也分南方跟北方,地理环境不同,人文思想也不同。上座部重视的是戒律大众部比较活泼,他们重于法。由于第二次结集前,为了两边戒律的问题起了争论,当然开会,但是没有真正的解决。后来大乘系发展出来,更展现了活泼的一面,他不是死守教条的。所以当时的因缘环境,南北或者大小思想,两边很尖锐的对立。佛教发展变成这样子北方从小乘佛法出来的论,最根本的就是《大毗婆沙论》;那么大众系的这一边因为偏重理性,在因果缘起的事相上反而忽略了也就是比较不重视戒律的这一部分。当时的情况就是两边偏颇发展,重理性不重事相上的因果缘起,结果就出了方广道人落入恶取空。

龙树出世时,佛教正倾向于从分化而进入交流与综合的新机运,于是综合南北、空有、性相、大小的佛教,再建佛教的中道;但他是以大乘性空为根本的。

所以要出现一个圣菩萨,伟大的祖师级人物,一定还有很多条件来成就他。当时的时空背景就是这样,一边执着在有,一边执着在空。因为演变到那个时代,新的机运就产生了,开始产生两边的交流、综合,慢慢的调和。龙树菩萨就变成一个综合者、调和者了他融贯南北的思想、空有的思想、性相的问题、大小乘的问题所以他展现的是中道思想。但是导师也点出,虽然是融贯大小、性相,其实龙树菩萨本身来讲是以大乘性空为根本的要融贯这些偏颇发展,当然要找到法源。所以抉择《阿含》的正,也显出大乘空义的正确性,但是主要的是适应时代的需求,还是站在大乘性空的立场。那么导师也是这样,他能把握龙树菩萨的精神,宣扬的也是这个精神导师最后真正的本怀是归向菩萨道的修行。真正的菩萨道,当然后期的大乘佛法都在谈,而真正落实于菩萨道精神的,应该是属于初期中观大乘。这一点大家要明白!真正的行菩萨道会不会求急证?不会!虽能入门,他不进去的,愿意生生世世来人间利益一切众生。所以一旦证入了,就证入涅了,证入实际了,怎么能行菩萨道?那会不会自己求安乐?缘苦众生,是生生世世都愿意来的,哪里怕来人间受隔阴之谜,然后到一个安乐的地方去!这个不符合菩萨道的精神。真正符合菩萨道的精神,就是性空为根本的初期大乘,这个才是正确的。导师真正深受影响的是龙树菩萨的思想你们今天要用功、要下手,一定要把握这个根本,那你们今天学佛,探讨佛法就很容易把握到那个根本,你们就知道:导师今天的抉择敢把过去这么长远流传到今天的一些错误的判教推翻它,他是根据什么?根据是初期大乘性空,就是龙树菩萨的思想为主。他不是异想天开的自以为是,有根据有内涵的。所以导师的抉择是非常有智慧的,明智的抉择,不是随便的如果这一点你能肯定了,就知道导师为什么判摄三系的思想,敢认为前面的才是第一义,后面的反而是方便。但是中国祖师的判教刚好相反:前面的是不了义,后面的越圆满,这个问题是很严肃的。后面的大乘学者批龙树菩萨中观是不了义,那后面就变成自己很圆满了,而且是不共法,就是跟根本佛法是不一样的。那佛陀讲的还不够圆满,后面出来的更圆满有这样的道理吗?所以导师敢推翻祖师的判教,不是随便乱讲的,这个是天大的事啊!

龙树造的论典,中国内地以及西藏译传的很多。主要的部分,可分为两类 ∶一、深观论,二、广行论。深观,如中论十二门论等,以探究诸法的实相为中心,为迷悟的关键所在,所以名之为深观。

龙树菩萨的论有两个重点:一个就是深观,一个是广行。深观就是个人在用功探讨诸法实相,是以个人的体悟这一方面为中心的,也是迷跟悟的关键所在,所以名为深观。凡夫愚迷,就是因为不了解实相今天正见建立了,加入观行正观,那我们能了解诸法实相就悟了,所以这个深观的部分,就是迷跟悟的关键点。这个代表的就是《中论》跟《十二门论》。所以我们要修行、要修学,理论上要证明要体会,重要的就是深观的部分。这是个人内在受用的部分,迷悟的部分。

广行,如大智度论十住毗婆沙论菩提资粮论等,这是以菩萨的广大行果为主的。

菩萨要生生世世的利益众生,这个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叫广大行果。就在事行上,对众生的关怀布施上,这个叫行的部分。

这两类,

就有不同的讲法跟分别了。

有的以为菩萨行包含归依、布施、持戒等行法,佛陀自证化他的果德,主要为引发信愿,以及积集福智的资粮。资粮具足了,成为可能解脱的根机,这再侧重于慧行的深观。

有一部分人认为:我们要解脱、要受用,如果没有福报,没有福德资粮,你根本不可能。所以认为应该先集福德资粮,资粮具足了,你的条件慢慢就有了,那个时候再来注重所谓的慧行深观。应该是以广大行福德资粮为先,深观解脱受用应该放在后面。

这即是说∶先以广大行的资粮为基础,再进而深入究极彻证的深观。

这是一部分人的看法,认为一下子要修行马上受用是不可能的,应该先去作一些福德资粮。但是另外一个看法就不一样了。

但另有人说∶般若为三乘之母,三乘学者都依此深观而证悟与解脱的;广大行才是大乘不共于小乘的特色。

意思是说:不管大乘、小乘(包括声闻、缘觉、菩萨这三乘的圣者)的学者你要体证、要解脱,其实都要依这个深观。没有深观,不管你是大小乘都不能解脱、不能受用。广大行的部分是大乘不共于小乘的,怎么能说先用广大行呢?那修小乘的人就没有广大行了?也就是说不管大小乘,应该重视的是深观的部分。小乘学者并没有注重宣扬广大行,怎么可以把这个广大行拿到前面来,深观成为后面的事这是另外一种看法。

如实的说∶声闻、缘觉、菩萨的中道行,都以出世的正见为主导的。

如实的说,就是比较实际的、比较切实的来讲,就是不要依前面两种说法,三乘——声闻、缘觉、菩萨要行中道,其实都是以出世的正见为主导。什么是出世的正见?缘起正见!不管是大乘、小乘、三乘,广行为先还是深观为先,其实这三乘圣者都同样依一个根本,就是缘起的正见、出世的正见来作为他的主导

依正见而后有信解,依正见而后能修行趣证,就是悟证了以后,也还是不能离此正见的摄导。

这个是比较如实的说法,不管哪一宗、哪一派大乘、小乘,没有正见哪里来的真正的信解呢!信,不是迷信!要归于正见!没有正见,哪里来个广行?哪里来个深观?其实广行跟深观都是要依正见而后才有的;包括证悟以后,你还是不能离开这个正见的摄导。《金刚经》就讲凡夫要学当然要学般若;声闻缘觉要学也要学般若;菩萨要学也是学般若都一样

故深观虽共于三乘,在大乘中,仍是彻始彻终的,佛所究竟的。

所以,深观三乘圣者共法大乘佛法中难道就不重要吗?其实在大乘中还是彻始彻终的,佛也是这样唯有深观才能究竟的。

本文,即是关于深观的论述。

大家就要注意了:今天讲中论、讲缘起、讲中道、讲空,重点就是关于深观的论述。依于深观、依于正见,你自然就会有行,行还是相依相缘的,但是这个主导是在正见。所以建立缘起正见,是一切法的根本。有缘起的正见,你能深观、也能广行,两边就不会偏废偏颇了。谁在先谁在后,没有这个问题!依于正见深观跟广行是不二的,是相依相成的。这样了解吗?也就是为什么这几年来我一直在跟大家上课,目的是什么不过要建立你们的缘起正见而已。缘起的正见明白了、清楚了,你们对法的抉择就有法眼了。不管是内在的修深观,外在对万法、人际关系的广行,你们也能够相依相缘而不偏废。将来你们行菩萨道,在社会上跟人、跟万法相触,你要怎么度众生?你要怎么去利益他人?怎么样才是真正的利他?还是要依于缘起正见!今天要让各位受用、解脱,要把你们正见建立好,你们自然就会跟法相应,能深观也能广行,是不是这样子?这个就是重点!你们要利益别人要在哪里利益?还是要建立缘起正见。很多人就说:师父啊!听你讲的法我觉得很好,问题是父母亲我没有办法跟他沟通;我先生,我太太,我的兄弟,我的朋友,没有办法跟他沟通,师父要怎么办?你说要怎么办?就是要把缘起正见建立好!然后能够把缘起正见也让他明白只有这个地方最重要你要改变一个人的行为,要先改变他的知见观念嘛!是不是?所以,当你如果能够把正见建立得非常正确,你的身心行为有转化了,旁边的人看在眼里是很清楚的:哎呀!这个人呀现在真的不一样了。学了这个法身心转化,智慧有了,谈吐行为都非常好”!那人家就感动了,你还要去度他吗?他会来问你了:你是学什么?你在哪里学的?是不是他就会来问你?这个就是真正的度了他真的有兴趣了你要跟他建立的是缘起正见,知见建立好了,他也会转化、也能修正、也能成就的。这个文章看起来就这样过去,但是我们能引申、把握的重点就很重要哦!就我讲的电脑的程序修正了,行为就会端正。我们要先建立这个重要的知见。

关于龙树深观的论典,罗什三藏所传,有长达十万颂的无畏论。五百颂的中论,即出于无畏论中。罗什除译有青目释的中论外,还有十二门论,也是龙树造的;这部论,可以说是中论的入门书。

鸠摩罗什翻译《无畏论》有十万颂,是很长的。那么《中论》只有五百颂五百颂在十万颂是一个小小的部分而已,《中论》就是出于《无畏论》。还有《十二门论》,也是龙树菩萨造的。这里有一个讲法就是:《十二门论》是《中论》的入门书。《十二门论》是以十二个门,十二个方向,十二个主题,来阐扬性空的思想《中论》有二十几个主题。所以《十二门论》是比较缩小的、比较精华的重点所以如果我们要研究《中论》以前,先把《十二门论》了解一下,将来研究《中论》就会驾轻就熟了。大家如果有《十二门论》这本书,小小的没有页,可以先看看。我们讲三论宗,其实根据的是《中论》、《十二门论》还有《百论》,《百论》是他的弟子提婆造的。后面这段文章跟法义没有直接关系,大家有时间自己看就好。

十二门论引证过七十空论七十空论近由法尊依藏本译出,确乎是龙树的作品。考西藏所传,也有无畏论,但这是中论的注解,与什公译的青目释论相近。有人说是龙树作的;也有人说不是龙树作的,因为论中引证到龙树弟子提婆的四百论。但传说龙树的年寿极高,也可能有转引提婆论的事情。然这与西元五世纪初传来中国的古说,说无畏论有十万颂,中论出在其中,仍未能完全相合。这也许藏传的中论无畏注,即为青目或某论师摘集龙树无畏论意而注释中论的,多分根据无畏论,因此也名为无畏》,净名经集解关中疏。但这究不过一种推测而已,不能作为定论。有人依「中论出在其中」,推想无畏论为编集的丛书,如真谛所传无相论的性质,也无法确定。关于龙树的深观论,西藏有「诸中论」之称。凡抉择胜义空性的,都可以名为「中论」,中论不是一部的别名。平常流行的「中论」,名为「根本中」。根本论与支论,总有五正理聚:即一、根本中论,二、回诤论,三、七十空论,四、六十如理论,五、大乘二十论。这五部论,为印度后期中观师所依据的,认为都是龙树造的。在中国,根本中论都随释论译出,有什公译的「青目释」四卷,唐波罗颇密多罗译的清辨释般若灯论》一五卷,宋惟净译的安慧释中观释论》一八卷。汉文所没有的,藏方有传为龙树释的无畏注,佛护的中论注,月称的明句论七十空论,最近依藏文译出。回诤论,中国的译本,是元魏毗目智仙译的。六十如理论大乘二十论,赵宋时施护所译。施护所译的龙树论,非早期的中观学者所知,而且有「唯识」的倾向。如大乘二十论的末二颂说:「此一切唯心,安立幻化相。……若灭于心轮,即灭一切法」。六十如理论三十四颂说:「宣说大种等,皆是识所摄」。又施护译的大乘破有论说:「由此心为因,即有身生」。印度后期有随瑜伽行的中观师,即引六十如理论颂,此下更为解说

汉藏一致的传说∶传龙树中观的正统者,是锡兰的提婆论师。提婆的主要作品,名四百论;奘译的广百论,即此论后八品的护法「释论」。

不管是汉文的或者是西藏的,一致都认为提婆论师是龙树菩萨的正统传人。提婆最主要的论著就是《四百论》玄奘法师翻译的《广百论》,其实就是这个《四百论》后面的八品,是护法《释论》的部分。

什公所译的百论,婆薮开士释,也即是此论的略本。

本来是《四百论》,后来变成《百论》,其实都是《四百论》的简要“释论”。

此外,还有百字论。提婆论以「百」为名,不仅是数目的,古人解说为「无邪不摧,无正不显」,即完备的意

《百论》古时候的人一个简单的看法就是摧邪显正,也就是破邪显正。只要不是正确的他都会摧破,而显出正确的法义。

月称从语言学的见地,解说为「遮遣分别邪执」;提婆论确是侧重破邪的。

因为提婆论师所造的《四百论》或者是《百论》,都在破其它宗派或者是部派不正确的或者是还有邪执的,尽量在破除这些戏论跟邪见。所以一般研究这些论的人都知道他的重点:所有只要是错的、有偏邪的他都破,他的主要是在破邪一般的认识都是这

其后,青目释《中论》的八不说∶「法虽无量,略说八事,即为总破一切法」。

青目论师也是一样,把《中论》里面八不的论述,也是把它解释法虽然是很深广、很多,但是用八不,就是略说八事即为总破一切法。这个是一般的、差不多所有的论师都是这样的见地这样的看法。

以《中论》八不,偏重于广破一切,也许是受提婆论的影响。

注意啊!这几句话导师就点出重点。一般人以为龙树菩萨造的《中论》,是以八不缘起来讲的,也认为他在破一切法。其实会有这个观念的原因,可能就是受提婆论师的影响。导师为什么前面点出这个,因为后面这一段才是重要。前面只是让你知道一般人的判断,其实都有他的因缘,认为说《中论》在破一切法,可能就是受到提婆论师他所造论,大家对他的看法而产生的影响。那么后面是导师的看法

龙树的中论,固然能遮破一切戏论,但中论的正意,决非以摧破一切为能,反而是为了成立一切法,显示释迦的缘起中道。

这几句话非常重要!龙树菩萨的《中论》在破什么?其实是在破自性执!离两边名中道。他只是在破自性的实有,不是在破一切法!反而由空义故才能成立一切法,这个是导师他的深见!我们今天研究《中论》也是一样,不要以为是拿来破人间万法的,不是这个意思,反而是成立一切法。释迦牟尼佛显示的缘起中道,是在成立一切法,不是在破一切法是在破对一切法的实有感跟自性见,这一点大家要注意!唯识或者真常的思想,他们为什么会认为中观是恶取空不了义呢?其实就是因为错会了《中论》真正的意思!以为只是在破一切法。好了,什么法都破了,什么都非实、什么都如幻,最后不是什么都没有其实《中论》不但不破一切法,反而在成立一切法导师短短几句话点出这个重点,我们学中观把握这个重点,就不会落入什么都没有的恶取空或者是断灭见这个蛮重要的!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