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缘起法

 
 
 

日志

 
 

《中观今论》讲记31  

2014-09-17 07:37:58|  分类: 中观今论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节 空间

空间,所遭遇的困难,与时间差不多。印度的外道,把空也看成实体的东西,他们将空与地、水、火、风合称为五大,认此五大是组成宇宙万象的五种原质。这在佛法,少有这种见解的。

上节谈到时间现象的“有”是相依相续相对的存在,空间也是一样。外道一切有自性见者都把地水火风空看有实体自性,是成立宇宙万法的五种元素,空是其中一种,但在佛法中很少有这种见解。

即执诸法实有的犊子、上座等,也没有把空看成是实体的。佛经里也常说到虚空,然所说的虚空,是眼所见的,也是身所触的。这眼见、身触的虚空,其性是无障碍的。唯有萨婆多部,把空分为两种:一、有为有漏的虚空,即上来所说的眼见(身触)的虚空。二、虚空无为,此是不生灭法。如说:「虚空但以无碍为性,由无碍故,色于中行」(俱舍论卷一)。一切色法——物质的起灭,皆依于虚空无为,虚空无为的无障碍性是遍于一切色法的,一切色法,由于无碍的虚空性才能起灭。这样,虚空是普遍常恒而不变的无碍性了。萨婆多部这种理论,依于眼见身触的现实虚空而抽象化、理性化的。其实,离了眼见、身触的虚空,是不会使吾人得到虚空之概念的。

即使部派佛教里的犊子部或上座系,他们认为有不可说的“我”即自性,也没有把空看成是实在的。这里只是把佛法里一些不同部派的念加以说明。佛法外道的思想差别就在于宣说无我,但外道认为有实体实法。萨婆多部把空分为二种解释:第一种是有为有漏的虚空,即眼睛看得见身体感触得到的,一般人所理解的虚空都是这样的。第二种是无为的虚空,他们认为这是不生不灭法,佛法所说的无为法性,为什么有人认为是实在的?其实也不离开萨婆多部的观念。眼见身触的虚空是有为有漏相对的,但在实有感自性见的认识中,就不会满足这样的虚空概念。一切可见可感触的法是有为的非实法,而无为法如虚空。如果把这个虚空也认为是虚有的,一般人就都不能安心,所以会将之抽象化理想化,这就是问题之所在。基督教、外道认为的自性、上帝、创造万物的主宰,难道真是可以眼见身触的吗?同样是抽象化理想化的。只有透过眼见身触的虚空的感觉,才能产生虚空的概念离开眼见身触的虚空,是不会得到虚空之概念的。

时间,幻现为延续相,现为从未来到现在,从现在到过去的;或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的息息流变。虚空即不然,虚空的幻相,似乎是拥抱了一切,如器皿一样的含容着一切,一切事物都在这无限扩展的空器中活动。所以,或以虚空为比喻,而称虚空藏、虚空器的。

时间是从过去现在未来的息息流变的过程中,产生了相续相,因而使我们感觉到时间相,所以时间是虚幻的。虚空不是从法的息息流变的过程所感觉的,而是感觉它能涵盖包容万法,一切有为法被包容在虚空里,好像都是在虚空中活动一样,所以将虚空比喻成虚空藏、虚空性。我们会感觉到虚空包容了一切,它比有为法大,因而产生了那种实有感

《中论·观六种品》,不许虚空是如此的:一、不许离存在的色法:虚空依色相而现起(心与色相为缘起,虚空相也与心有关),所以说:「因色故有无色处,无色处名虚空相」。

将虚空的“空”感觉为实有,这在中论·观六种品是不允许这样,下面所说的三点就是破除实有的空相的。因有现象色法的存在,而现象的旁边显出无色虚空相。如果没有一切现象,就不会显现出虚空相。然而心与色相也互为缘起,由一切的色才显出心灵的作用同样,由于心灵的作用才显出一切色虚空相既然是依色相而现起的,同样也是心灵的作用,心有关。

这即是说:空相是不离存在而幻现的。

“时间”与现象的“有”是相依相缘而存在的,同样,虚空相也不离色法而有,是跟色法相对存在。这都是从缘起的角度而看出来的真相。没有空间就显不出色法,从色法也可以看出空间,所以色法与虚空是相依相缘的如果存在“有”是实在的,“虚空”也是实在的,“时间”也是实在的,那就无法产生活动了。正因为缘起的相依相缘,才显出一切法的存有、时间的迁流及虚空相。这都是由缘起的相依相缘才能显现出来,所以都有实体。

如有物在此,等到此物坏而归无,空相即现。

一件物品占有空间,等它消失坏掉时,就显现出了空间相。或在一个东西上挖个洞,那个地方就没有东西可占据了,于是便生出空间相,表明空间相是依物品而展现的。那么不同的物质现出的虚空相也不一样,圆的物体现出圆的空间,方的物体现出方的空间,没有固定的形态。

又如物与物相待,知有虚空的间距。

两个东西之间的间隔叫距离,如果只有一个东西,就无法看出距离,所以空间的距离是随着两个物品而展现的,随物质的现象而产生。

又如身体(色)的运动,感到无色为碍(色是有碍相的)的虚空。所以离色而有的绝对普遍无相的虚空体,是没有的。

这都是从中观的立场破除实有空间空相的感觉。

二、不许虚空是什么都没有空是缘起幻现而有含容无碍的特性的。

同时,也破除虚空是什么都没有的观念。因为空的特性是缘起幻现而含容无碍的。无碍就是:在空间中任何变化或现象物质的占有,对虚空都没有障碍,东西很多时是这样,东西消失时也是这样。

三、不许空是属于知者心识的甚么:

唯心者认为万法都是唯识(心)所现,虚空也是唯心所现。还有人把心比喻成能涵容万物而无障碍的虚空。这只是一种比喻而已,千万不要把虚空能涵容万物的无障碍性当成是心识所产生的什么。这点要注意。

西洋哲学就有把空间看成主观先在的格式,系此主观上本有的空间格式,这才凡是所认识到的,没有不具此空间相的。

西洋哲学认为空间是主观上本来就有(即实有)的格式化,所以我们看得到的就都具有空间相。

但依《中论》的见地:「若使无有有,云何当有无?有无既已无,知有无者谁」?

如果没有现象物质色法的“有”,哪里会产生“无”?有与无是相对的存在,“有”不存在,“无”也就不存在,因此有与无都是虚妄不实的。既然有无都非实,那么知道有无的是谁?

这是说:虚空不是离色法而实有别体;既不离色相,虚空也就不是什么都没有。

众生看一切的有是实有是实无,而佛法是离有无二边说中道。这就很难了解用虚空来代表非实有或能涵容性,心或法的虚空性一样,我们又会把它想象成“没有”。其实这就有相依相缘的相对性:色相存在时,虚空就存在;离色相的存在,就显不出虚空相。所以,虚空既不能说是独立存在本来就有的实体,也不能说虚空是什么都没有。

实有实无都不许,也不能说虚空是属于知空是有是无的知者。

这里主要是在破唯心的观念,唯心者认为有无是唯心所现,既然说有如幻的非有,空无也是如幻的非实,那么知道这个的是谁?为什么我知道空唯心论者认为这个能知的知者是实在的有,最容易执着在这个地方,也就是能所的“能”边。

不论是有还是无,如境相中毫无此意义,谁(心)知此是虚空呢!由此可知,无相无碍的虚空,是依有相有碍的存在法而幻现的。

我们所说的虚空其实只是名相而已,但执着自性的人认为能知的这个就是实有。如果没有现象的存在,你的心能知吗?所以知无知有同样是依据法的现象而产生的。佛法否认唯心就是根据相依相缘的缘起真理法则。唯心者认为万法是唯心所现,心能生万法;而从缘起论来看,身心五蕴(色心二法)的作用外在的万法是相依相缘的,没有外在的境界,哪里还能产生所谓的能知?外面有色法,所以你才能知,这还是相依相缘的。明白这样的相依相缘性,就离开了实有实无的观念,不执着能知

《中论》也这样说:「空即无相,无相不能离相,离相即非有」。

我们说空是无相的,这个空的无相是建立在有一切相的基础上。如果没有一切相,怎能说无相?正因为有相,才能叫无相,其实有相无相还是相对的存在。如果虚空叫无相,这个无相也是从有相而相对来的。

《智论》也曾说:「空有集散」。虚空如何会集散?如一垛墙,破墙为洞,空相显现,即是空集;若以物堵塞墙洞,空相不现,即是空散。虚空依于存在的有相而幻现,有集有散,所以空是缘起的,不能抽象的想为绝对不变的遍在!

看这个比喻,不要误解为空有真正的集散,其实不是虚空本身有集散的功能,而是由于法的集散现出空的集散。有时间是缘起的,同样,虚空相也是缘起的。我们现在常研究空义,空义与虚空相有相依相缘的关系。如果不能建立相依相缘的理念,就很容易把空性也当为实有。站在缘起的立场就不会执着在实有挖一个洞,空就现出来了;把它补起来,空就不见了,说明虚空是随因缘变化而产生,所以它是缘起的,千万不要把它想象为有一个不变的遍在。注意听哦,这句话很重要!我们说虚空法界无所不在,感觉虚空很大,涵盖了一切——遍在,万法好像是在虚空法界中产生的一些现象而已。那么就很容易产生“虚空比一切大,而且它是实在的永恒”的这种感觉,有时形容法性是不生不灭的,是尽虚空遍法界的,千万不要把遍法界想象为绝对不变的遍在,不然会落空间是实有的感觉。讲法性空寂遍法界,有时就会落入想象中的实在,这一点很重要!“尽虚空遍法界、不生不灭”都只是形容词而已。

色法(约世俗共许说)与虚空,不是隔别的,不是一体的;

我们看到一个现象,而这个现象的外缘就是虚空。色法虚空既不是隔别的,也不是一体的,就是不一不异不是隔别即不异;不是一体即不一。

没有有相而能不是无相的,也没有无相而能离开有相的。有相物与无相虚空界,同是缘起相依的幻在。

离开有相的物体就没有无相的虚空,离开无相的虚空就显现不出有相的物体,空有是不一不异的了解这个道理,能更深入体会空义而不会执着了。除了对物质的不执着外,对心性也会更进一步不执着,从缘起的角度连空相空性都不能执着,所以连涅都不能执着,也是这个道理。

有情,依佛说:即是「士夫六界」,即物、空与心识的缘起。

以人类来说,佛陀的说法,就是物(地水火风等色法空(空间)识(心识)的缘起组合。

我们以为身体是坚密的,其实到处是无碍的,眼、耳、腠理等空,还是粗显的呢!小到电子,也还是充满空隙,物质是微乎其微。反之,如我们所见的虚空,其实尽多有微细的有相物。

从科学来看,电子尽管很微细,中间还是有空隙的。比如说这个桌子的木头很坚硬,用肉眼看不到空隙,但用几万倍的显微镜来看,就能看到很大的空隙。我们的肉眼看虚空好像什么都没有,其实在虚空中充满了很多微细的有相物质。

所以,有相有碍与无相无碍,相依相成而不离,相隐相显而不即。在我们不同的认识能力(如常眼与天眼)前,幻现为物相,幻现为虚空(这不是空性寂灭)。

这几句话我们要用心多体会,明白了,就不会落入实有实无了。肉眼天眼所看到的有为的物质色法及空间完全不一样。导师在这里特地说明虚空不是空性寂灭。佛法说的法性空寂指的是空性而不是虚空,只是用虚空来比喻空性而已。有时我也常比喻:我们的心灵同虚空一样,虽然可以有彩云、飞鸟而虚空性却本来清净无动摇。其实是说不会被染着,在法的本质上指的是空性寂灭的部分,不是指虚空。虚空中还是存在很多微细的物质,并不是空空洞洞什么都没有,只是我们看不到而已。

这样,不能离开有相有碍的色法,而有无相无碍的虚空——色法的容受者,但空相不即是色相。

不即不离、不一不异是中观一直在强调的,很重要!离开色法的有碍相就没有虚空相,但空相不即是色相。空相与色相是相依相缘不即不离不一不异的不能离开有相有碍的色法而有无相无碍的虚空,这即是不离不异;但空相不即是色相,这即是不即不一。

因色法的有相有分,而拟想虚空为器皿那样的有量,可以区分空间为这里那里的,固然不可通。即以虚空为无限的或不可析的整体,也还是自性见作祟,未能体会缘起的幻相。

如果在色法的有相可分的实有感里,往往会认为虚空有量的器皿可放东西。以色法的分别才产生东西南北上面下面的区分,并不是虚空真的有方位相;但是虚空是相对于色相而存在的,所以不能说它不可限量或是整体不能分析。有这样的观念其实还是自性见在作祟,如没有实有感的自性见,就不会有“虚空是有限还是无限”的问题。当在拟想虚空有限无限时,本身就是自性见在作祟。同样,如果有实有感自性见的执着,就会考虑一件事情:“我死后是有还是无?我死后要到哪里去?到底是有还是无”?那你永远没有离开自性见!因为你还不了解法的本质在讲什么。当一个人破除了我见而真正见法时,绝对不会存在“我死后是有是无”这样的疑惑!就像我们破了自性见,绝对不会讨论虚空是有边还是无边有限还是无限。有这样问题的人本身就在自性见的观念中。十四无记的问题,佛陀为什么都不回答佛陀如果回答,那就你一样落在有无的自性见观念里。佛陀没有自性见,所以他回答。如果没有断除解决自性见,不管你听了多少法,修了多少法门,最后一定还是落在“有边无边有限无限”的问题中。有些居士学了很久,基础很好,对法探讨得很多,在其它地方也结缘,如果自己对这个问题没有彻底明白,就要当心自己的说法否在“有无”里面?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注意啊!

前,外道计「我与世间有边,我与世间无边,我与世间亦有边亦无边,我与世间非有边非无边」; 此即将宇宙人生从空间的观念中去推论它的有限与无限,即落戏论而为佛所不答。

我们看导师的论,有时感受比较深刻时,真的会无比的赞叹!从佛教的历史来看,即使是过去的很多善知识大师,也很少能导师讲到这样的问题,能点出来让我们明白这个重点。即使我们看了很多经论的解释,也很少能离开自性见束缚。佛教宗派间的争论,其实也都在这个地方。不管怎么说,但要超越自性见的立场,真正从法的立场了解确实很不容易。大乘佛法二千年来一直在争论,其实都没有离开有无的实在性问题,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一再提出来让大家注意。如果不从这个根本上去体会了解超越的话,跟随传统二千年来的争论或学习认知方式,我们能走得出来吗?再争论二千年还是不能停止的,这个地方就是重要之处。

于此,从空界含容色法而色法占有空间去看,色法是立体的,有三度的。凡是现有体积的,就都有纵的、横的、竖的三度,依佛法说即有六方。此与时间不同,时间现为前后的延续相,空间现为六方的扩展相。

只要是空间就现出立体的长宽高的三度空间,因空间是以色法而显,色法是立体的,所以空间所现的就是六方相。

于认识的片面性,每想象为平面的分布。凡有三度或六方相的,即有边的,此色法的边际,依空相而显,而此空即是无相,即是边际不可得。

这里很重要!再解释一下:色法,如用我的身体来看,就现出长、宽、高度立体六方相,与此身体六方的边际相接触的六方虚空叫空相。但当现出空相时,我们往往就会执着在空相里此色法的边际(如身体的周围)依空相而显,而这个空相即是无相,即是边际不可得。依色法而显的空相边际不可得才叫空相,如果有边际还叫空相吗?边际不可得的空相就不是实有的,因为实有的就有边际,注意听!这一点很重要!

有相有碍的色法是有边,色法的边即是无相的边际不可得。如执无相无碍的空界是无边的,即成戏论,无相有什么边与无边!经说虚空无边,如无始一样,否则有边无边都是邪见。

我觉得导师真厉害,文字都写得如此巧妙!以色法显出空相的边际不可得,由于色法不住地在变,所以就没有实际的边际,空间是因色法而衬托,所以空间也没有实在的边际。如执无限无碍的空界是无边的,即成戏论。如说到空界虚空相是无边的,那就有边相对了。因色法而显出空相,如果说空相是无边的,这“无边的”三个字早就变成戏论了。因为无相就是边际不可得,那还谈什么有边无边?空是以色而显的,并不是本来就有一个空相,以色而显的空相怎还会说有边无边?有边无边就不是空相而是有相了经说虚空无边,如无始一样,否则有边无边都是邪见。说无边只是时间一样找不到开始,无边的解释无始一样,这样就没有过错。如果无边是有边相对的观念,那早就变成邪见了。

常人以色相去拟议空相,看成实有自体,于是乎说:笔在桌上,桌在地上,地在空上。把空界实体化,那应请问他们:虚空在何处?

我们认为笔在桌上,桌子放在地上,地在虚空上,就像地球在虚空上一样,地球到底是在虚空上,还是虚空下,或是虚空左,还是虚空右?这都是观念的问题。虚空相是由于地球的存在而显,不要把空实体化了。刚刚说在墙上挖一个洞,空就现出来,把洞补起来,空就不见了,这个空是随缘而有的,哪里有本身实体化的虚空!

故凡有相的存在,即现为无相的虚空;

有相的色法的存在就现出无相的虚空,所以无相的虚空是从有相而显的,不是个体的。有时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落到这种实有自性的实有感里。

离有相的有边限的事物,则无虚空,故空是存在法的又一特相。

空间是从存在的“有”法的相依相缘而显出来的特相,离开“有”不会显出“空”,所以不能把空当为实体的存在,只能看为相依相缘的色法的另一个特相这个观念很重要!

不但空是如此,即如色法,每一个体,现为有相有边的,如望于他聚,即从此——假定以此为中心而扩展到彼,有边还成无边。

比如从我的角度,我认为这个身体是有边的;但如从你的那个角度,另外一个色法来看,这里的有边就变成无边了。因为如果没有这个“个体”,就显现不出这个空。所以我们不能只有个人的立场感觉来说有说无,这一点很重要!

如认识界的渐次扩大,空间中的存在——向十方也不断扩大。 

认识界就是我们能观察到的认识,就像现在科学的霹雳说,认为宇宙的产生是过去的一个点原子爆炸的。现在的星球还在向外扩,那个爆炸的力量还在延续。这是用测量距离来证明的:测算某某星际到地球的距离,过一段时间再测时,那个距离越来越大,证明宇宙还在膨胀。人类认识到哪里,宇宙就有多大,所以没有一个固定的空间相。

从前的一切——如古人所说的天下,现在仅是一小部分,极渺小的部分了。

从前古人将一个国家认为是一个天下,现在仅是极渺小的部分了。几百个国家合起来当作一个地球,但是地球现在我们所了解的天下,还是很渺小的,这里就是认识界。从我们观念的认识而产生的虚空相的大小。

缘起色法的幻现六方相,是虚诳似现而不可据为真实的;

缘起色法就是一切的物质,只要现起色法就有立体六方相,导师都用二个字——幻现,虚诳非实的又好像现出来,但不能认为是真实的。

如以为真实而想推求究竟,那么有限与无限都不可得。

我们先站在实有的立场,才会进一步去推求它的究竟是什么?比如认为物质是实在的,你就要去探讨推求它的究竟第一因;以为时间是实在的,就会往前追溯实在的第一因第一个刹那是什么。但是探讨有限无限的第一因都是无法得到的,因为缘起的万法都是幻现的,没有实在的第一因。从缘起知道一切法的幻现非实,就不需要探讨它的第一因,幻现的万法无需追寻它从哪里来,是有限还是无限,有边还是无边这个观念很重要!

因为,范成定型的限相——如国与国界限,必是待他的;其大无外,不过是神的别名。

有限的固定成型的相,如国与国的国界必是相待而有的。因为跟别的国相对,故产生国界,如没有其它国家存在,无法产生国界。界限还是待缘而有的,两个国家连在一起,就产生国界的问题。如果只有自己一国,那就不存在国界了。界限既然不可得,那就没有其大无外的本体或实有的虚空相及实有的法性了。“其大无外”是众生幻想的神的别名。

所以,如以为此是极限,此限即不成其为限。反之,如以为世界无尽,而从色法的形成个体去说,色法是不能无限的。有限与无限,世界在诳惑我们!

有极限的还叫其限吗?有极限的就不是其限了。如果不了解缘起的实相,一定会落入有限与无限,从色法、空相都会去探讨第一因,探讨边界的有限与无限。我们的生命到底是有限还是无限?有人说:这个肉体生出来是有限,但我们有一个本性是无限的,这里所说的有限与无限同样是自性见的产物。真实了解缘起一切法如幻,只是相依相缘的存在,没有永恒不变的,还谈什么有限与无限!注意听,这个地方一再一再谈,其实是在告诉我们一个很重要的讯息:只要执着在实有自性里,没有一个人能解脱的!有限无限探讨不完的第一因永远不可得,你怎么去探讨?怎么能达到安心!幻现的东西哪里还能谈论实有实无哪里能找到第一因

空间中的存在者,现为六方相,可以分析的,但最后如以为真实的,希望分析质素而找出有相有碍而不可再分析的究竟原质,即成大错!故极微论者,至此难通!

现为物质或现象的都有六方相,是可以切割分析的,但如果希望分析到最后是真实存在的不可再分的原素,那就错了。为什么?如果先站在实有的观念,一除以二除不尽,那就会以为实有一个微细的东西。但是仔细的分析:这个微细的物质如有六方相,那它就不是最微细的原素,因还可以分析;如果没有六方相就已经不是物质,怎能说它是原素呢?所以自性见者认为的那个实在的最微细的原素,你怎么找都这个问题困扰了多少科学家,至今还在。佛法说一切物质是幻现的,谁都不承认。所以极微论者认为世界总是物质来成立的,那元素的物质只是很微小看不到而已,这是积聚说。

以不可再分析的邻虚尘,若仍可分,即非极微;若不可分,即失去方分相而不成其为物质。

分析到最后的极微已不能再分析了,这叫邻虚尘这个邻虚尘如还可以分割,那就不是极微了;但如果不能分割,即失去了六方相而不成其为物质。这就是两难,自性见的难处就在此:不可能一边存在的。

存在者如幻如化,现为空间的无相,似乎空界拥抱一切而一切占空间而存在。但从外延而扩展去看,世间非有边与无边的;从内含而分析去看,有分与无分是不可能的。

从空间的外延去看,有边无边都不能成立;从分析到微尘,有分无分也都不能成立。

因众生的有见深厚,总是从自性见的妄见拟议,不是以为有小一的原质,即以为有大一的总体。否则,扩而复扩之为无边,析而又析之为有分,永久陷于一与异的倒见中!

就是导师结论:众生深深执着实有感的有见,最后总执着有一个最的原(小而无内的小一),或有一个大无边的总体(大而无外的大一)。无论小一或大,都是从自性见的妄执拟议而有的,这就是结论!不要说外道了,所有的宗教或哲学家、科学家都无法离开这个观念,甚至佛法内部很多不同体系的理论都是这样的观念。所以很多人都在传统的这种观念中讲无自性的是少数,这个法真的很不容易了解。看到这里就有无限的赞叹:导师处处在彰显如此伟大的睿智!然而了解他的人却那么少,能接受的人是这么不容易这个法真的很深细呀不容易了解。只要有自性见,不是落在大而无外的一,就是落在小而无内的异,这完全是颠倒的一与异的自性见!从“有”的存在到时间、空间,导师都是从缘起无自性的角度来解释,如果不了解缘起无自性非实如幻,而来解释世间的一切,那一定会落在有时空动的实在感中。只有从缘起的角度才能破掉对“有时空动”实有感的执着而超越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