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缘起法

 
 
 

日志

 
 

《中观今论》讲记34  

2014-09-23 07:06:13|  分类: 中观今论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节 无言之秘

我们在《杂阿含》谈到十四无记,这一节无言之秘就是关系到十四无记部分,佛陀没有回答就是无记。

外道问佛:「我与世间常,我与世间无常,我与世间亦常亦无常,我与世间非常非无常」等——有边无边、去与不去、一与异等十四不可记事,佛皆默然不答。

这十四个问题是:我与世间常我与世间无常我与世间亦常亦无常我与世间非常非无常我与世间有边我与世间无边我与世间亦有边亦无边我与世间非有边非无边如来灭后是有如来灭后是无如来灭后亦有亦无如来灭后非有非无我与世间是一我与世间是异?

不但外道所问的神我,根本没有而无从答起;外道兼问法,如所云「世间」,佛何以不答?佛的默然无言,实有甚深的意义!有人谓佛是实际的宗教家,不尚空谈,所以不答。

外道问到有一个实在的自我、神我、清净的我、大我、梵我由于佛法宣说无我,所以佛陀不回答他们。但世间器世间的法的部分,佛陀为何也不回答?导师提示出历史过程中的人们的反应:有人认为佛陀是实际的宗教家,不喜欢空谈,所以不回答

此说固也是有所见的,但佛不答的根本意趣,实因问者异见、异执、异信、异解,自起的分别妄执熏心,不达缘起的我法如幻,所以无从答起,也无用答复。

导师认为这样的解释固然有某种意义,但根本原因在于问话者的自性执分别心,不了达缘起的如幻性,执着实有的我法。所以佛陀从任何角度都无法回答他就是回答也没有用。为什么?

答复它,不能信受,或者还要多兴诽谤。

不要说佛陀的时代了,即使现在,跟外道或佛教内部不同的宗派谈论法,同样会引起争论:从他们对法的表达中,你就知道他们站在自性见我执的立场上,你破除自性见观念,不但不能信受,还往往在背后大大诽谤你。舍利弗、须菩提他们懂空义,为什么会无诤了解缘起,就不会落于实有的见地里,非争个我对不可,只是随缘而已。对这我也慢慢有所体会,因此我不喜欢在台面上自性见者争论,佛法已经争了几千年了,不但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遍天下都是外道或自性论者,现在讲空无自性的还剩下多少人?争论又有何用?龙树菩萨还不够伟大吗?后面的几个中观不够伟大吗?宗巴在西藏也还是以中观来弘扬佛法的,但到今天又如何?所以逐渐就明白无诤的真正意义——争也没有用,带来的只是诽谤啊!

佛陀应机说法,缘起性空的意义甚深,问者自性见深,答之不能令其领悟,不答则反可使其自省而自见所执的不当。佛陀默然不应,即于无言中显出缘起空寂的甚深义趣。

导师的看法:问的人自性见那么的深,你回答这些问题,他不但不会领悟,也不会满意的。不回答他,反而让他反省为什么不回答我,也许会发现自己不恰当的地方,还给了他一个机会。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回答反而是缘起的空寂甚深义相应

一切是缘起如幻的,缘起是绝无自性,相依相待而似现矛盾之特性的。

我们一直强调缘起法的如幻如幻,但众生就是难以了解。人间的种种境界,大家都体验过,但有几人能知道它是如幻的?都感觉是那么实在,尤其是自己当下的身心是如此实在!因此从缘起就知道生命的迁流相变化相没有一个永恒不变的。缘起本身就是无自性的,现出的法一定是相依相待的,而又似乎现出矛盾相的特性。

本章所说的有、时、空、行四者,都有此缘起法的共同性。

存在的“有”、时间、空间、行即迁流变化的动都是缘起的,故而皆有着相依相待而似现矛盾性的缘起的特性。

如一切法的存在——有,现似极其充实的样子,众生即执有实在性;即见为虚假,也要从虚假的内在求实在。

我们不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实在?尤其是身体健康、体力充沛、职业得意、一切很圆满的人,更觉得是如此的充实。我们就是执着在那个实在性中。即使从现代科学、医学知识、法上了解到身心确实是变化无常虚假的,万法也是虚假的,却仍然希望从虚假现象的内在寻求一个永恒不变的东西。

但实在性终不可得,不可得即是实性,

然而这个实在性是怎么求都求不到,怎么观察也观察不到,怎么证明也证明不到,所以实在性终不可得。如实观照或内观禅法的目的只有一个,即从五蕴、六处、十八界的相依相缘的关系中,去观察寻觅体会我们一直执着的那个永恒不变的“我”,但结果会发现一个实相——实在性不可得,所以不可得即是实性。此即从迷而悟的过程:见为虚假,心中还要求一个实在性,最后才体会到实性不可得就是一切法的实性。

而存在——有不过是缘起如幻的假名有。

体会到实性不可得,就明白一切存在的万法(包括自己的身心)不过是缘起如幻的假名施设而已,没有实在性。说他是“某某也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哪里有永恒不变的实在性的主体?

时间,是缘起法幻现前后相,依众生的自性见执有前后,而有始无始都不通;

有万法的生灭变化流动,就现出前后相,时间的感觉其实只是缘起法幻现前后相。时间的特性是前后的,众生在自性见中执着有实在前后的时间,犹如直线型,所以前前复前前,后后复后后,找不到一个最开始的实在的第一时间——无始。这种直线形的无始不通,那有始呢?有始有一个最开始的第一时间,表明不再向前了,但是时间的特性是有前后相的,这样岂不是失去了时间的特性不再成为时间了?所以有始无始都不通。而佛法说的无始自性见者的无始不一样,这点大家要注意!佛法的无始是说时间时钟一样环状的无端,如一的前面是十二,一的后面是二,似有前后,但它是循环的,找不到一个开始这样就了解时间不是真实的,而是缘起法幻现前后相。

以自性见而执有刹那实性,而刹那实性也即失去时间的形相——前后。

自性见者的错误观念,认为最短的时间是实在的刹那,刹那累积而成前后相的时间。导师评破说:如果刹那是实在的,它就不会变如果不变,就不能产生迁流变化的前后时间相了。

这可见时相性空,观待而有三世,似有始、终、中而实是虚诳不实的。

从缘起的角度来看时间:时间相本身是性空的,三世的过去、现在、未来都是相依相缘而显出的,所以这样的观待而有就不是自性有。看起来好像有开始结束与中间,其实这是虚诳不实的时间幻相而已。再说空间:

空间,即缘起法幻现的六方扩展相。自性见者对此缘起幻现的空间相,不能了知,依六方扩展相而或执有边、或执无边,有边无边都不可能。

空间是由缘起法的存在而幻现的六方扩展相,现象的边即空间,所以空间也是相依相缘而显现的,不是实体的。如果空间是实体的,就能讨论有边还是无边。但它是存在的色法相依相缘而显现的,哪能谈什么边无边?所以有边无边都无法执着,即空间的实在性不可得。

执有自性见而推想占有空间的极微点,而不知极微的实性——无彼此分,即失去占有空间的特相。

自性见者推想存在占有空间的极微点(将物质分析到最小),有一个物质的极微才能显出空间相。导师评破道:实性的极微无大小彼此的分别,没有六方相,这样的极微怎能占空间?

缘起幻相的中、边,实是空无所有的虚诳。

在虚空中哪一个位置叫中间?哪一个位置叫旁边?这样的观念是一种虚相。再来说行:

行,即约存在者于时间、空间中所现起灭来去的动变相,若执有法的自性,此运动相即不能成立。

来去的运动相就是行,同样要依据现有的法及时间空间加在一起才能成立生灭来去的变动相,这还是相对的缘起存在。没有法的存在,没有时间空间的现象,就无法展现出所谓的来去相运动相。但这样的法不是实在的如果是实在的,那就不能变动了,一切运动相也不能成立。正因为存在的法是无自性的,才能无自性的空间时间相依相缘而幻现来去的动相。所以这还是缘起如幻的,不是实有自性的来去。

有、时、空、行,为一切法最普遍的基本概念,离此即无从思想,无可论说。

有时空动这四个角度是一切法最普遍的基本概念,有是存在的一切法,时是时间,空是空间,行是迁流变化的行动。要解释论说人间的万法,除此而外再没有其它可想象或观察的了,已涵盖了人类能知能觉能感受能体会的一切了。从缘起的角度来看“有时空行”,知道都是相依相缘无自性如幻的缘起法,这是甚深甚难的,但也是唯一能观察体会得到的,除此而外还能思维论说什么呢?要了解真相实相了解真理法则,不能离开有时空行的内容事实条件来观察理解。在如实的世间中,能观察体证的,除了有时空行外还有什么?所以佛法是如实的从一切现象中来观察,才能真正感觉到没有一个实在性。但神教者却都是离开这个如实性而想象推理一个外在的实在性,即使观察到最后没有一个实性,还是不甘心,离开这个以外想象出一个形而上的本体,这不过是愚痴的幻想产物而已!

而此同有虚诳的自性乱相,在自性见者,一切是不可通的。根本的困难,同源于缘起相依相待而有内在矛盾之特性。

所以没有学缘起法就不知中观的角度,又如何了解实相?如何破除久远来的自性见实有感?从信仰的、他力的,你如何能了解这个真相?想象为外在的神能解决问题吗?有时空动是缘起的虚诳自性乱相,自性见者是绝不会承认的。外道谈论缘起无常无我的中观正见,不管你如何说,他们就是不会了解而承认的。困难之处在于缘起法是相依相待的,内在本身就有相对的矛盾性,佛法的缘起的相依相缘性可以兼容这样的矛盾性:生不离灭,灭不离生,有不离无,无不离有,矛盾的两边是不二的。这在外道自性见者看来是不可思议而无法了解的,不允许存在这样的矛盾性。这就是要了解缘起最根本的困难。

众生为无始以来的自性见所蔽,不但不能了达缘起的寂灭性,即于缘起的幻现,亦处处不通。

由于缘起涵盖着两方面——流转边还灭边,所以要从这两方面来破除众生实有感的自性见都有困难:第一,难以了解缘起生灭的流转如幻性,从缘起缘生的这一边来看,如果落在实有感,就很难破除所产生的自性见了;第二,更难了达缘起还灭的寂灭法性:从缘起缘生到缘灭,为什么必归于灭?

佛告阿难:「缘起甚深」,这如何能为分别自性妄执根深的外道解说呢!

缘起的法则非常深奥难以了解,尤其外道的分别我执非常强、非常深,要让他们知道一切法无自性,那是非常不容易谈的。所以,

外道问佛:苦自作耶四句,佛一概不答。

此即属于无记的内容,外道都深深陷在实有感的我执自性见中,问佛陀的问题都不离自性见的执着——我们的烦恼苦乐是自作、他作、和合作、无因作?佛法是缘起论,苦乐从缘起,并没有一个实在自性的造作者,所以佛一概不回答。

龙树即解说为:「即是说空」。「从众因缘生,即是说空义」(十二门论·观作者门)。如来的默然不答,意趣在此,这里是有所得的大小乘学者所知!

很多人在解释十四无记的内容,每一位圣弟子所回答的也不完全一致。龙树菩萨是依空的立场来解说:佛陀的不回答其实就在说空只要因缘所生的法,必是无自性,无自性即是空。佛陀的默然不答,不是有所得(无论大小乘)的自性见者能了解的。

缘起甚深,缘起的本性寂灭,甚深更甚深,所以体见毕竟空寂,了达缘起如幻,大不容易!

我们上课一直在谈缘起,缘起确实是甚深的,要了解如幻缘起的流转这一部分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进一步要了达缘起万法的本性本来毕竟空寂,那就更加难以了达了!众生一般都是这样的观念:“有空是相对的,有,就是实有,有的不能无”。这样的自性见如何能了达缘起的当下就是毕竟空寂?这是最难最难体会的。

在闻思学习时,即应把握自性空寂不可得,而幻现为缘起的相待义,庶可依此深入,不失中道。

我们在闻思的过程中就要建立起基础。为什么很多人在学观照内观时不易相应?就是在闻思的过程中没有真正了达空义。如在闻思的过程中真正深入下去,就能把握重点建立正见一切法无常无我涅就是常不可得,我不可得,实在性不可得。从这个角度就能契入而明白缘起是幻现的它的本身就是相对相待的,从生到灭是缘起的必然性,这个幻现的相待性矛盾性就是它的本质明白了这个,就能理解缘生流转的当下就是毕竟空寂,生灭是不二的,这样才能把握住缘起真正中道义。这章主要让我们明白有时空动都是缘起如幻非实,只是相对的存在最后衬托出十四无记的重点,对于所有外道不离自性见而发问的观念,佛陀一概不回答。最难破的就是这个自性见能把握住佛法与外道不共的这个特质,修学佛法就不会离开中道了这一点很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