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缘起法

 
 
 

日志

 
 

《中观今论》讲记38  

2014-10-11 18:33:10|  分类: 中观今论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节 ··

    体,对用而说。体与性,中国学者向来看作同一的,但佛法中不尽如此。体与性也有不同,如《俱舍论》说:「许法体恒有,而说性非常」。

    如果照《俱舍论》来讲体跟性就不一样了为什么?《俱舍论认为法体是恒常的有,性是非常——不是常有的是刹那变化的

    性可以作性质等说,如说无常性、无我性等,即与法体不同。

    注意这里两个性无常性无我性是属于性质来讲法体,这里讲法就不一样了那么另外,

    体与性也有同一的,

    前面是讲不同的现在是讲同的

    如萨婆多部说诸法各住自性,自体也即自性的异名。

    所以就看出的差别因为萨婆多部是在实有性的一种说法。

    然萨婆多部的自性,指一一法的终极质素说,与说宇宙大全的实体不同。

    萨婆多部虽然说一一法都有自性,其实他只是讲一一法都有最终的原素,跟“宇宙里面有个大的实体”的说法不一样。

    总之,佛法说体,指一一法的自体说,不作真如法性等说,

    这里很重要!佛法讲的体,是指一一法的自体比如说我们身体,这是五蕴和合的,这是我们的身体只是这个叫体,不能把它当作我们有一个真如法性是本体的意思不一样哦体只是一一法的本身叫体比如说这个杯子也叫体,而不是离这个现象以外有一个实在实体的东西本体。

    真如十二名中,没有称为体的。

    真如法性虽然有十二个名字但是都没有叫体的东西。

    现存的龙树论里,也没有以体为本体、本性的。

    龙树讲的中观就是在破本体破本性的,怎么可能会有本体本性

    此中体、作、力,三者合起来说,别处也不曾见到。

    如果把这个体作力合起来讲的其它地方也没有看到

    然在《中论·观作作者品》中有大同的词句。

    只有在中论观作作者品里面有大概相同的语句而已。

    有作如是说:「现有作,有作者,有所有作法」。此中所说的作,即佛典常用的「羯磨」karma),即是业。作者ka^raka),即能起作用的假我或法。

这里把观作作者品里面相同的地方举例出来现有作,有作者,现出有一个作的跟所作的——作者还有作法作,作者,作法,这里讲的作是羯磨的意思这个能作的作者是能起作用的假我或法,只是五蕴的和合来讲,这个叫作者,其实这个是假我或者法,就是当体而已。

如外道以世间一切作业归于神,以神为作者,或以自我为作者等。

如果是外道跟一般的人以为能作的是神在造作神在控制,或者认为里面有一个作者叫我神我。外道就认为这个叫作者但是佛法所讲的作者只假我和合的这个身体,所以叫作者,不是有一个实在的神灵魂或我为作者,不一样在这里。

佛法虽可说有作者,但这不过是顺俗假说,并无真实的作者。

我们佛法也有讲作者,但是这个作者是随顺世俗这么讲,不是有一个真实实在的我叫作者所以佛法讲的作者是假名说随顺世俗说。

如说眼能见,见是眼之用,即假名眼为见者。

比如我们眼睛能够见,这个能见就是眼睛的功能性,那么就假名眼为见者,这个眼睛就是能见的见者了,只是从功能上来假名施设而已,不是真的有一个能见的灵魂或者是神。

故此处所说作者,与体义相当。

这里讲的作者跟体就是一样了,体就是身体的当下叫体。那么这个作者呢,只是从的功能性以为有一个作者,其实这个体跟作者就变成一样了,都是假名施设的一个现象而已不是里面有一个作者不是一个真正的能见能边把它当作真实的!

依《顺正理论》卷三解作者有二家:一、约一一法的自性——法性说,二、约因缘和合相续的假名说。

《顺正理论》里面解释作者有两家不同的解释一一法的自性就是法的法性来说,一一法有的法性,我们说他是作者因缘和合相续的假名说,无实性,假名为作者,因缘所生的法是假名施设的两个解释。

依中观说,离众缘和合,无有别存的作者,即别存的作用也没有;

中观是讲什么?因缘和合因缘和合有没有一个造作者没有没有实性另外存在的作用也没有。

作者与作用,皆不过依缘和合的假有。

所以中观破什么自性见。

如《华严经》说:「诸法无作用,亦无有体性」。

华严经的这一句话其实就跟中观的缘起假合意思是一样的

由此,体——作者与作用,都约缘起假名说。中论三名中的「作法」,罗什每置一所字,如∶「诸可有所作」,「无所用作法」,原语为kriya ,指所有的作用或力用言。作即运动,所以或译为力、用、作用等。

这里要解释的是体、力、作,让我们明白从缘起的角度,作跟作用跟作者其实都是缘起假名。主要是这个作在展现一种运动的能量而已,所以这个运动的功能又包含了力跟用跟作用。

这样,今以论的作(业)、作者、作法,配合于体、作、用三者,即是∶体即作者,作即是(作)业,力即作用。

导师这个解释我们只要把这个文字了解明白就好

如将作与作法合名为「用」,即成为体与用。体用与性相不同∶

体用跟性相哪里不一样重点要明白

相是「形他以显自」的;如说白色,白即不同于黑,有不同于其的特相,知道此法是什么。凡所认识的,必有与他不同的特殊形态,依不同他法而知是此法而不是彼法,即因此相而知某法体性∶这是性与相的主要意义。

每一个人的相,每一法的相都有他与其的法的相不同的特质。因为了解这个特质所以知道他体性不同,从特质来了解他的体性。我们现在看到每一法包括人都一样,我们看到一个人会认识他,就是因为他与其的法有不同的相状跟他特殊的特质,从这个地方来显示他的体,从相来显体。你叫某某人,为什么会认识他因为他跟其的人样子不一样,他有他的特色。这个就是形他以显自

体与用即不同,用指法体的活动

一般把体解释成本体其实不是。这里的体是讲我们的法体,就是每一个人的表相,这个叫体。比如说我个人,这个身体的样子就叫体,他的活动的作用不同那么就知道相跟用性跟相体跟用,它的意思在哪里不同每一个体都有活动的状态,那活动的状态就是的用。我们要注意的是什么?很多人处于我们现象的这个身体相状以外,都想到里面有一个超现象的特殊的某一种体性的存在,好是灵魂、自性、本体论啦,那个体是形而上的。其实这里讲的体不是那种观念,只是我们的身体相状就是这个表相而已,这个就是体但是这个体会活动会作用,所以这个作用活动就把它当作用——体用。

(此用不同于彼用,也可以称为相的,相广而用狭

每一个人的作用不一样,也可以看出不同的相状。比如说某一个人的行为,跟另外一个人的行为就不同,那表示什么他的功能作用不一样,也可以显出不同的相,所以相是很广的。但是用就比较狭小,用只是在他的功能性,每一个人可能用都一样,但是他的相不一定一样,所以相看起来是比较宽广的。

也与他法有关,

比如说我们自己某一种活动的状态行为相状不同,从哪里显出来从其的比较才显出不同所以你的活动你的功能你的作用也是跟其法有关。如果跟其法没有比较不相关就显不出不同的功能所以还是跟他法有关。

但不同相的以特殊形态而显出自己,

每一个人的举止有不同的内涵,所以标显出他与众不同的特殊形态。

用是从此法可与他法以影响,从影响于他而显出此法的作用。

这里讲的用还是跟其法相依相缘的,这个功能彰显的时候会影响到其的,从这个影响可以看出他的作用。

所以相是静态,用是动态,用即与因果有关。

这个用就是一种功能心态活动,展现某一种活动功能,就产生因果如果没有活动的状态,没有产生影响的作用,那就不可能是因果一旦产生了影响产生了作用就产生因果关系。

中论说∶「现有作、有作者、有所有作法,三事和合故有果报」。

有作用有作者有作法,这个合起来才叫因果。

可知即依法的作用而知有因果。

任何一法是在作用中产生的自他相摄才会产生影响,如果没有产生作用,那怎么样去了解的因果关系呢?

因为,凡是存在的——法体,必有作用,有用决非自性的,

任何一法既然产生了一定有的作用性这个作用不是自性有的

必然地关涉于他法而成立的。

这个就是讲缘起其实我们主要的以人来讲,说法不要离开人的本位来讲我们每一个人生存于这个人间,你看他的行为、举止、一生的所有动作,是不是跟他人一切外在的条件都息息相关如果没有这些关联相依相摄的关系,怎么能看出他的作用跟因果就是在与他法的相依相摄才产生那种作用,也看出因果关系这个叫缘起。相依相缘的关系产生的因果关系,他不是有自性的本来就自己会这样子的一切依因缘条件而有的

即由作用关系于他法,说为因果。

如果这个作用跟其它的法没有关系,那因果要怎么成立

对于作用,《顺正理论卷五二有二种释∶一、约正现在的名为作用,二、约过去未来——不现在前所有力用即名为功能。

作用两种解释:现在当下的作用叫作用,显现出来的好我们讲的表业一样的;另外一个是约过去与未来、不是现在展现的力用,也就是它的功能性,我们讲的无表业一样两个角度。

体与用,依佛法说,是不一不异的。

其实没有体看不出用没有用也显不出体的特质所以从佛法缘起的角度来看,不一不异。

如从众缘和合而成的,即是体,指缘起和合性的总体;

人身来讲,五蕴组合成我们这个身体,总相总体,这个就是体。

用即和合性上所起的种种作用。

我们能说话能动作能思考能造作很多的行为,这个就是用。

体与用是不可以相离的,但也不即是一。

离体没有用,离用显不出体。但是也不能把它认为完全就是一,为什么因为身体所造作的功能性作用性是有很大差别的,不能说是一的。

作者与作业,即体与用的关系,

作者表示体,作业是的功能性,所造作活动的行为。

中论·观业品说∶「因业有作者,因作者有业,成业义如是,更无有事」。

中论的解释是这样子,业就是一种造作,从业可以了解有个作者,因为有作者才会产生业就表明它是相依相缘的所有的缘起法,尤其是中论的,都没有离开缘起的法则,一定是相依相缘的没有单独作者的存在,也没有单独业的存在,一切法必是相依相缘的我们从造作的业看出有个作者,也知道因为有作者才会产生业,这是相依相缘的

作者的动作,即指事业。

作者的动作,就是行为,即是事业

常人每引起错觉,以为另有一物名为业,

以为另外有个业的存在其实这里已经讲了,作者的动作即是业我们的行为起心动念造成的行为的当下就是业。我们很容易引起错误的观念,以为另外有个叫业的东西。

作者是作者,业是业;论颂正破此以作者非业,而成为别于作者之业的。

作者是作者,业是业,那作者跟业没有关系了。所以论颂在破的就是这一点,破什么?以为作者不是业,是另外的存在其实作者就是业。

由作者而作业,故应作者不离作业。

比如我们无始以来造的业很多,无边无量那么我们要问:它存在哪里是不是离开作者另外有业的存在?如果离开作者另外有业的存在,那这个业跟作者有什么关系?如果离作者有业那业存在哪里?我们要消业,从哪里消?所以这里很重要!

业义有宽有狭

我们要解释业有广义的有狭义的

狭即吾人造善业、恶业,名之为业;宽则举凡眼见、耳闻、鸟飞、花落等无不是业。凡是作者即有业,有业必有作者,作者与业是不一不异的。

这些文字我们深度思维一下,不要读一读过去了因为我们常常会发生疑问就在这里每个人都会讲我们无始以来的业那么重,都这个观念。业到底存在哪里?这个以前我们常常问的,你说要消业,每天都要修行,要去掉业障才能解脱么,业不清净不能解脱么,那问你说多少?在哪里?不知道那我请问你每天不是在打糊涂仗怎么个消业但是我们看导师的解释是不是有点明白?不离作者有作业如果说我们过去无数劫造了无的业,那现在应该在哪里?不就在作者的身上吗?业的功能展现在哪里?不就在你的生命行为中吗?这个观念一定要搞清楚,不然修行到底怎么修?每天在那里拜呀忏悔呀求呀,消了多少业不知道业是什么样子不知道业在哪里不知道那怎么个消有没有办法发现我们的业如何观察如何了解才能发现到就在你生命的展现中!所以我常常讲,不管我们过去无始以来多深的业、多重的业、多大的业不就在你现在一生展现吗?如果我们能向内观,时时刻刻去发自己的起心动念,还有很多惯性,就可以发现自己的业所以我们要断,让那个业不相续如果现在不能你什么时候让不相续十二缘起不是环环相扣吗?那我们现在生活的每一刹那不就在相续吗你能不能在生命的活动中看清那个相续的内涵,让不相续这不就是最重要的地方吗?那这样能不能看到我们的业?能不能让如果不能的话,央掘摩罗就不能成阿罗汉照理讲杀了九百九十九个人应该业很重吧,为什么他活着的时候能证阿罗汉所以这个地方对于业的问题我们要深思!

作、力虽可以总名为用,然作与力别说,到底有什么意义?约法的现在作用说,二者是无差别的。

如果当下的作用来讲是一样的

因为法必有用,用即是力,也即是活动,活动即是业。但作用,专在当前的动作说;业却动词而名词化的,即通于过去未来。

这里要让我们明白用跟哪里不同。用即是力,它的展现是当下的,力是当前的作用;但是业存在于过去跟未来,通三世这个有一点不同。

如眼见的见,是一种动作,然见也可能作为一件事情。如说人作善业、恶业,此即依人的身心活动而显业相,业即动作之义。然依动作名业,业作了,刹那灭后即应没有,然法法不失,势用仍在。

这里就告诉我们业的功能性我们的行为,只要有动作有活动都是业,会产生作用影响力我们行为造作刹那就灭了,应该就没有了,为什么法法不失势用仍在呢?这个就在讲业的功能性。

刹那灭入过去,不像现在那样有明显的活动,即动作的潜在——过去化。

变成一种影响的功能作用,这个叫做潜能或者是潜在的势用。

在名言上,即动词的名词化。所以依作用和业的字义去解说,事业的业与作用的用可以作如是观∶对现在当前的法体,名为用或作用,亦可名业;对刹那灭后的法——作者,即特名之为业了。

当前的作用都叫用作用刹那灭了以后的法,这个作者就名为业

顺正理论作用与功能的分别,意义也大概相同。体、用、业,无不如幻,约世俗名言说,可有如是的相对差别。

世俗谛从现象功能性来讲有的差别性但是注意,他这里提醒我们体、用、业无不如幻。虽然如幻还是宛然有宛然有就是当前显现可以看到,但是确实是如幻为什么?缘起故无常故刹那刹那不住的所以是如幻的缘起这里谈到业的问题,我觉得蛮重要的!我们一直强调一件事情,如果我们不知道业力如幻性,把它实有化、固定化那有很多业力的问题是解不开的为什么一定要谈到缘起的如幻如化如果不是如幻如化哪一个人能解脱注意听!一切法是实有的是不变的,造了业你要怎么解决我常常讲业如果是实体性的是不变的是永远存在的,你能去得掉吗?所以这里有个重点——业的功能性不离法体离法体有没有个业单独存在?没有的如果这一点不能明白,我们修行还能解脱吗?学缘起就要知道如幻两个字的奥妙,我们才有办法超越。因为我们把一切法包括业执为实有,我们才很难超越再作一个比喻我们这个身心是缘起的和合假有对不对我们说他是什么因缘所生法——无常无常因无常缘所造成的这个身心五蕴的身体是永恒的吗?当然不是永恒的,他是如幻的再进一步,如幻的因如幻的缘所造的业是实体的永恒不变的吗?心灵的执着性自性见不破,那个执取永远存在最难破的就是这个执取的作用,那个叫最难化的业如果明白了,造的因执取消失了业还有没有攀缘的地方业还有没有存在活动的功能性这样知道意思吧我们过去不管造了多少业,今天业会产生作用的原因是什么?你在无明中、你在爱染贪欲中、你在烦恼中业要烦恼来滋润才会作用啊如果我们今天还在无明、爱染、烦恼中是不是会滋润而产生业的作用如果现在无明破了爱染断了执着消失了,还会不会滋润业成为果报会不会?重点就在这里哟!今天不了解如幻的缘起一切自性见实有感就是让你产生执着、爱染,不但业断不了,还更增加更多的执取所以不要关心我们过去造了多少业,应该要关的是我们现在有没有办法断烦恼破无明去爱染,再多的业也不能相续这个很重要!由作者而作业,故应作者不离作业。这个不离两个字奥妙就在这里。如果能明白这个,修行肯定能解脱这个自性见不破,执取力永远存在,业就有滋润、就会造作。如果无明破了爱染断了执取力没有了,那业还会有作用吗?离作者没有作业,作者已经不造作了,业会产生相续的作用吗?所以要明白过去有多少业,向内观就知道了,时时刻刻观察自己的起心动念作用性,我们的行为从哪里来都从我们的观念来的观念里面有执取,观念里面有自性见实有感,起心动念是什么,行为就变成什么。自性见破了,我执破了,知道一切法相依相缘,没有一个实在的自性跟我,彻底明白的人一切的执着爱染贪取自然就止息了。我们现在对业的观念没有深了解,所以我们身不由己但是这些观念如果明白,你真的要观照下功夫啊!把自己内在起心动念的那个惯性看清楚,业在哪里?都在哪里造作?我们现在看别人很清楚,看自己不容易,所以同参最好互相我看你你看我,你看不到的我告诉你你现在有一个问题哟!我看不到的你告诉我:你业在哪里哟互相提醒一下也可以自己观察自己不容易看别人很容易对不对互相帮忙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